• 1

  微凉的初春,地上还残留着斑斑雨迹,青瓦屋檐上的水珠平静有序的被风带落。

  女孩捏着精致的蜀绣衣裙,悄悄附在古木门板上,听着里面的人交谈。

  她细细的蛾眉微微叠起,闪着灵光的大眼睛忽的瞪住,细密的睫毛不由自主的颤抖,像一片帘子。

  “方神医,瑾儿就交给你了。你定是知晓的……我要保全瑾儿。”

  最后一个尾音已经沉的消失在喉中,仿佛是一声无奈的叹息,带着满满的复杂与不经意间的沧桑,沉甸甸地打在她心里。

  她背靠砖瓦,顺着墙面滑落,素手不由得抚上心头。

  父亲许久没有这般挫败了。自母亲去世以后。

  瞬间她的不解和躁动就在这声叹息之中化的无影无踪,只留下其余杂七杂八的思绪在她脑海里盘旋,整的她眼前平白出现了星空。

  门内的交谈还在继续。

  “这……也罢。桑瑾到也算是我看着大的,你我之间的情谊更不是常人能比拟的。就算是了了你的遗愿罢了。”

  她眉心猛地一跳,身形一个不稳便险些撞开那木门。无暇顾及别的,她提起裙子便冲进了那间清雅的书房。

  “爹,你不要桑瑾了么?为什么要让桑瑾走?”

  端坐于书房正中的林子墨握着毛笔的手猛地一颤,眉间带着怒气:“瑾儿,你怎的如此无礼?!还不见过方神医!”

  林桑瑾小嘴一撅,眼眶霎时便红了,豌豆大小的泪晃晃悠悠的荡在睫毛之中。

  自娘亲去了,世上便再也无人敢如此对待她了。即便是爹爹,何尝不是手心里捧着,嘴里含着生怕摔着?

  只是……林桑瑾将目光移向旁边那个蓄着山羊胡、正在低眉沉思不知想些什么的老头儿,眼光霎时就带着几分怒嗔了。

  若不是这个老头儿,爹爹何尝会凶我?!

  眼看着林桑瑾一副委委屈屈、怕是将要闹起来模样,林子墨只得揉着眉心,不在收敛怒意,沉声到:“好了,明日你便随着方神医清修,好好治一治你这脾气!”

  酷%L匠+“网%c唯一正J版l?,…其他J;都k/是盗版

  随即林子墨起身,高大的背影竟已显得有些萧条。他朝着方老头长辑,带着不为人知的坚定与释然,平静地道:“有劳方神医了。”

  那方老头并不躲过,只扶着胡须嘿嘿一笑,弯着白眉:“好说,好说。”

  林桑瑾斜眼瞧着方老头,深深浅浅的皱纹配着那怎么看怎么无耻的笑意,便是让人心生厌恶的。

  见父亲如此敬重方老头,林桑瑾心里更是委屈,便恨恨一跺脚,瞪那方老头一眼,冲回院子里去了。

  林子墨疲惫的瘫倒在太师椅上,闭眼叹息:“这娇纵的性子,可如何是好?”

  方老头并不言语,只收了适才那笑意,望了林子墨一眼,便飞身而去。

  翌日清晨,院子里还浸着朦胧的白雾,一架朴实无华的马车便停靠在了林府大门。

  几个壮实的婆子半扶半拉的将还迷迷糊糊的林桑瑾塞进那辆马车,又将包裹放进马车,叮嘱了车夫和方老头几句,便带着几分不舍的离去了。

  方老头也不看林府外站着的林子墨,自顾自的跳上马车前端,便命车夫挥起马鞭,在白雾中渐行渐远。

  林子墨的瞳孔之中渐渐消失了马车的身影,取而代之的是明亮的朝阳。事已至此,再多不舍也只是徒劳。

  他最后深深的望了一眼马车离去的方向,就着渐渐热闹起来的林府,踏进了那座对他来说已毫无意义的家。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