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胖气喘吁吁的走过来坐下,把一支冰淇淋向我丢来。我接住了冰淇淋刚准备打开,那个四眼妹又从后门来了。

  她先是到处看了一眼,然后向我走过来开始嚷嚷了:“喂,姓刘的,孙雪还没有来吗?”

  我看着卢慧慧,摇了摇头。卢慧慧走到我面前,看我手机拿着一只冰淇淋:“哟,吃冰淇淋啦。”然后一把把我手中的冰淇淋躲了过去。

  卧槽,这四眼妹子才认识多久。就这样?我不爽的又一把把冰淇淋抢了回来:“搞什么啊?抢我东西干什么?”

  卢慧慧被我这么一枪,退了几步。然后被坐在后面的王胖绊了脚,一屁股坐在王胖身上。王胖爽翻了,张大了嘴眼睛都翻白了。

  四眼妹先是摸了摸背后,发现是一坨人。马上站了起,王胖傻了吧唧的对卢慧慧笑着说:“嘿嘿,我,我这个给你要不?”然后王胖举起手中的冰淇淋。

  卢慧慧也不客气,拿起王胖的冰淇淋说了声:“谢咯。”然后剥开舔了起来,吃了几口后,卢慧慧对我说:“你看人家多大方,你怎么就这么抠呢?”

  王胖在一边傻笑:“嘿嘿,没,没什么。冰,冰淇淋而已嘛。”

  我没理她,只顾着自己吃冰淇淋。卢慧慧又问我:“姓刘的,孙雪怎么还没来?”

  我没理他,只顾着埋头吃冰淇淋。

  卢慧慧似乎对我的态度很不满,走过来开始继续踢我椅子:“喂,跟你说话呢,怎么不理人啊。”

  我瞪了卢慧慧一眼:“踢毛线,没来我怎么知道?”

  卢慧慧似乎很有理的说:“你不是她同桌吗?”

  “同桌就要知道她所有事情啊?”我反驳。

  卢慧慧也不问了,然后说:“好了我知道了,等孙雪来了你告诉我一声。我就在隔壁四班。记住啊,姓刘的。”

  卢慧慧走后,王胖还沉寂在刚刚的桃花之中。我踢了一下王胖的椅子,王胖这才回过神来说:“刘,刘煜。那,那个妹子你认识啊?”

  看着王胖那猥琐样,我邪恶的说:“嘿嘿,当然认识。要不我介绍给你啊!”

  王胖听完,脸都笑变形了:“真,真的啊?好兄弟,我跟,跟你说。只要这事你帮我办,办成了,我这辈子都感激你。”

  我一身冷汗的说:“这辈子就免了吧,给点好处费就行了。”

  王胖听完又开始傻笑了。

  一会,开考钟声又响了。下一堂考试又开始了。这堂考试是政治,题目一发下来我头就晕了。我最怕的就是文字题目,而且一写就是长篇大论。尼玛你个什么经济什么理论管我鸟事,没事来让学生答这种无聊的问题。

  酷¤匠C6网首R《发!

  王胖这回没有睡觉,而是拿了一本政治书在课桌地下翻。我政治不擅长,看见王胖一下子就像看见了救星。待王胖全部写完,我趁监考老师没注意把王胖的试卷抢了过来。

  王胖被我抢了试卷,转过头看着我。傻笑着,似乎还挺有成就感。我稀里哗啦的写完了各种理论各种精神,把试卷退回去就开始睡觉了。

  上午的考试结束了,中午教室里基本上没几个人。我准备去食堂打饭,可是刚刚准备出门又和那个四眼妹碰上了。尼玛你这是准备缠着我终身,白头偕老吗?

  我想从四眼身边走过去,可刚刚走几步。就被卢慧慧扯上了,她扯着我衣服问:“喂,你干嘛去啊?”

  “我去哪关你什么事。”我冷冷的回答。

  卢慧慧来了气:“我就问问你都不行吗?你这人态度怎么这么差啊?”

  尼玛到底是谁态度不好?我扯开继续往前走没好气的的说:“我去吃饭你也要问问?”

  没想到说完,卢慧慧就跟了上来:“正好没人陪我去吃东西,你跟我一起去吧。”

  我是极度不愿意的状态,但是对于这个厚脸皮的丫头实在没辙。于是卢慧慧就一直在我身后嚷嚷,一直嚷嚷到食堂。

  这四眼妹的确挺泼辣的,一点也不注意自己形象。说话声音又大,搞得食堂的很多人都对着这边看。我对着卢慧慧说:“你就不能闭嘴吗?注意点形象好不好?”

  卢慧慧白了我一眼:“我乐意。”说完后,就不说话了。

  我感觉一下子清净好多,打完饭我就坐在食堂吃。卢慧慧没有打饭,而是买了一个面包。然后从口袋里掏出一个苹果,坐在我对面吃。

  我有些好奇的问:“你午饭就吃这个?”

  卢慧慧看着我,咬了一口苹果:“老娘要减肥。”

  其实卢慧慧看起来并不胖,不属于需要减肥的那种类型。不过这关我鸟事,于是问其他的:“你是寄宿生?”

  卢慧慧摇了摇头。

  我又问:“那你家住的远?”

  卢慧慧又摇头,口里塞着一坨面包,口齿不清的说:“我家就住学校外面。”

  我更奇怪了:“家这么近,那你干嘛不回去?”

  卢慧慧把一坨面包咽了下去,捶了捶胸口说:“爸妈太忙,回去也无聊。”说完又继续啃苹果面包了。

  饭吃到一半,我忽然肚子一阵剧痛。然后菊花处十万火急,看样子是早上的冰淇淋吃坏了。于是马上站起来准备奔厕所,卢慧慧看我饭还没吃完。然后又把我衣服扯住了,问:“喂,你干什么去啊?”

  艹,这丫真让人蛋痛。然后回头说:“劳资去拉翔,你也要去吗?”

  卢慧慧听完就放了手,咧着嘴露出满口牙套:“你怎么这么恶心啊。”

  这明明就是你要问的啊,不过我没时间和她瞎扯了。马上跑到了操场边的厕所,清空了肚子里的回收站。

  不过,当我正准备完事时。

  尼玛我竟然没带纸,我当时就崩溃了。于是在厕所到出口有没有其他人,我很快就失望了。中午厕所空空的,一人都没有。我想等有人来了,再叫别人帮忙。可是蹲了快十分钟,脚都麻了。还是没有人,我快顶不住了。

  就在这时,厕所门口出现了一个人。我顿时像看见神仙一样,那个人的周围都出现光晕了。

  那人进厕所后,就掏出管子撒尿。这人头发长长的,看起来怎么这么面熟?不过越熟悉就越好办事,带他撒完尿我就叫:“喂,哥们。”

  那人一回头,我菊花都凉了。熟话说冤家路窄,这人不是上次被我打的那个高瘦吗?那个高瘦向我走来,完了完了,会不会发生什么事?

  高瘦走到我面前,面无表情的看着我。虽然我们俩关系不太友好,但我还是对他笑了笑,然后试探着问:“哥们,那个。我忘记带纸了,你有不有?”

  那个高瘦先是看着我,然后冷笑一声。转身就走了,尼玛看来真的不行啊。

  高瘦走后,我无力的站起来一点点。掏出口袋里的人民币,难道真的要用这个了吗?我心痛的看着人民币上的头像,然后默默的说:“对不住了,毛爷爷。你的人民有困难,需要伟大的您来帮助啊!”

  我正准备擦时,那个高瘦又出现在了厕所门口。他手上拿着一坨纸,向我走来。高瘦把纸丢给我了,我接住了纸。啊,好感动。我为这高瘦的不计前嫌而感动,心里把高瘦全家都感谢了一遍。

  完事后,我终于站起来了。此刻我多么想和帮助我的同志握握手,但是我还是先去洗手了。

  洗完手,我回过头感谢:“那个,真的谢谢你啊。”

  高瘦没说话,而是从裤兜里掏出了一包烟。他拿出烟,递给我一支。这个时候必须得给面子,高瘦先把自己点了一根。于是把他那闪闪发光的打火机给我,我也把烟点着抽了起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