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雪吃惊的看着我:“刘煜,你行吗?”

  这鱼缸虽然重,但我还是能承受:“我不行谁行?没事,我来抬。”

  孙雪有些疑惑,好像不原意一样。我不等她说话,直接往外走。孙雪这才急急忙忙跑出来,跟着我往回走。回去的路上,我两只手拿的发软。就把鱼缸放路边休息了一下,孙雪看着过意不去:“要不,还是叫店里的人送那。”

  我拍拍手说:“怎么?不相信我?”

  孙雪连忙解释:“没有没有,不是不相信你。只是这个太重了吧。”

  我糊弄孙雪说:“还好了,很轻的,估计你都能抬起来。”

  孙雪这才放心。我休息好了,继续抬着鱼缸上路,终于到了她家。孙雪是一个人住的,家里依旧没人。我将鱼缸卸在了桌子上,然后告辞:“好了,我回去了,拜拜。”

  孙雪问我:“这就回去了,要喝口水吗?”

  “不用。”孙雪说什么都要送我到楼下,电梯壁是透明的玻璃,这样看着外面很有感觉。我看见了孙雪的影子倒影在玻璃上,不知道为啥就越看越想看。忽然我看见那个影子朝我走进,我转过身去:“怎么。。。”孙雪一下子把手抬起来踮起脚,脸快贴到我的脸了。这么近的看着孙雪,我的脸竟然有了火辣辣的感觉。我屏住了呼吸,眼睛睁的大大的看着孙雪的脸。孙雪在我头上捣鼓了一下,然后从我头上拿下来一片树叶举在我面前:“树叶拿下来了,你看。”

  我拿起了那片树叶,这是一片很小的樟树树叶。不知道在那里落在了我的头上,我笑了笑说:“呵呵,谢谢。”到楼下,告别了孙雪。我到了街上狂奔了起来,想想刚刚在电梯里面。艹,那是什么感觉?回到家我冲了个澡,躺在床上回想着我这么久来发生的事。第一次的见面,后来的流血。还有很多很多,孙雪给我的感觉总是那么软绵绵。我竟然慢慢地对孙雪越来越心动。我使劲的摇了摇头,躺在床上努力的想让自己睡去。可是心里就是越来越不平静,这感觉是我以前从来都没有过的。

  可是为什么我想孙雪的时候又会想起何诗雨?我想起了曾经和我打闹的何诗雨,生病照顾我的何诗雨,以及很多很多。。。

  慢慢地,我静了下来。也许,这种感觉只是被人关心后有的好感而已。应该是这样,我躺在床上静静的想着。

  一周过得很快,星期六的早上。我还在睡觉,可以我被一整啪啪啪的拍门声吵醒了。尼玛啪啪啪也找个妹子啊,啪我家门干什么?我无奈的去开门,然后看见。。。

  刘玉莹正拿着一个大纸箱站在外面,这是什么情况?我把门一开,刘玉莹就往里面挤:“你知道有多重吗?害我在外面等了好久。”

  我惊讶的问:“你来干什么?”

  刘玉莹把箱子放地下,然后打开给我看:“你不是住院了吗?奶奶给你带了些吃的,叫我来看看你。”

  箱子里面装的有很多土特产,我摸了摸妹妹的头:“早就没事咯,已经好了。回去吧,替我谢谢奶奶。”然后就把妹妹往门外推,妹妹很听话,也乖乖的走了出去,刘玉莹站在门口笑着说:“恩,哥哥要好好休养啊。”我啪的一下关了门。

  一会咚咚咚,门被刘玉莹敲的很大声:“啊,哥哥,你干嘛?又被你骗了。”

  我得意的说:“我说了我已经好了,没事了,你回去吧。”

  “不行,难得我过来看你,你就对我这样啊?快开门。。。”

  妹妹麻烦死了,这次来又不知道要闹哪样。

  酷匠网x正}版E首!Z发“

  刘玉莹在外面又拍又喊:“我来那那只玩具熊,你快开门啦。”

  我想起来了,妹妹还有一只玩具熊没有拿。然后我把熊拿了出来,开门丢给刘玉莹。

  刘玉莹趁我开门的时候想溜进来,我早有防备。用手把她抵住,刘玉莹怎么挤就是进不来。可是刘玉莹也够聪明,看着既不进来,开始撞了。我吃不消手一下滑了,刘玉莹一下子没了支点直接撞进了家。

  我看着摔在地下的刘玉莹,她脸对着地板趴在地下没有动。我本来只是想和刘玉莹闹闹的,这下玩脱了。我赶紧过去扶她,可刘玉莹赖在地下不肯动。然后开始抽气了,我意识到不好了:“刘玉莹,对不起,我只是开个玩笑。”刘玉莹没有听,然后呜呜呜哭起来。我一下子自责起来,一个当哥哥的竟然把妹妹弄哭了,真特么有成就感。。。

  我安慰刘玉莹:“好妹妹,别哭啊。开个玩笑思密达,你这么么哒就没意思了。”刘玉莹还是不停,我只能哄她:“好了,今天带你出去玩行吗?”

  我刚刚说完,刘玉莹一下子就不哭了。我的哄这么有效?刘玉莹一下子抬起头看着我:“哥哥,说真的?”尼玛这丫头哪哭啊,原来刚刚的哭是装的呀。我冷着脸看着刘玉莹:“你没哭?”刘玉莹一下子露馅了,然后撒娇的说:“刚刚真的摔痛了啦。”看着撒娇的妹妹,我毫不留情的使劲挠妹妹的腰。妹妹很怕这个,一下子就像一只虫在地上扭来扭曲:“哥哥,我错了,别。。。哈哈哈。”我对刚刚的事感到特别不爽,继续挠。刘玉莹真的都笑哭了,然后两只脚乱踹。我小心的躲着她的脚,然后。。。小丁丁被踢了一脚。

  我痛得立马松手,缩在地下捂着蛋蛋。痛炸了,刘玉莹起来后看我站不起来。马上过来挠我的腰,我特么也怕这个啊。我被妹妹挠的哭笑不得。在地下扭的样子真丢脸,这尼玛真是痛并快乐着啊。

  妹妹挠够了,站起来得意的说:“看你还敢不敢。”我被刘玉莹挠的没力气了,自己慢慢爬回房间。刘玉莹跟了进来:“哥哥,你不是说带我出去玩吗?”

  我躺床上,还想睡个觉:“我刚刚出院还没恢复,不行。”刘玉莹不干了,过来使劲蹂躏我。还让不让人好好休息啊,我一下子坐起来命令妹妹:“刘玉莹,我饿了,你去帮我做早餐行不行。”刘玉莹开心了:“那做了早餐你就带我出去玩好不好。”我点头说:“行,吃了早餐就走。”刘玉莹高兴的给我做早餐去了,我还想睡觉直接躺床上睡了个回笼觉。

  睡着睡着我感觉脸上凉凉的,我睁开眼睛就看见了刘玉莹。刘玉莹一见我睁开眼睛,立马站起来双手放在后面站在我床边。“早餐做好了?”我问。

  刘玉莹点头说:“恩,快起来吃东西吧。”

  我懒懒的爬起床去洗脸,一般我洗脸都习惯先用手抹的。我打开水把手大湿在脸上抹了两下,然后发现我的手变黑了。我抬头对着镜子一看,尼玛我的脸现在到处都是黑块。像毛线一样。浴室门边传来了刘玉莹的笑声:“哈哈哈哈,你的脸。。”刘玉莹都笑蹲下了。不用想,刚刚睡觉时凉凉的感觉一定是刘玉莹干的。我关了水一步步的朝妹妹逼近。刘玉莹一直在笑,没有注意我。等注意到我时,我已经在她面前了。我抓书她,然后把脸使劲往刘玉莹脸上蹭,把手上的黑也往妹妹脸上抹。抹完后,刘玉莹也和我的脸一样了。看着妹妹的样子,也乐了。到处是黑块,我也笑了起来。

  结果两人都没得到便宜,到浴室用肥皂搓起脸来。这墨水挺难洗的,脸都抓红了才干净。妹妹也在洗,她抢过我手中的肥皂。然后肥皂忽然从刘玉莹手中滑了下去,刘玉莹弯腰下去捡肥皂。妹妹的屁股正对着我,我立马就邪恶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铃风说:

  小伙伴门,我是从来不捡肥皂滴。不信你丢一坨试试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