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那个人,一步步的向水中走去。我脑子转的飞快,心想尼玛去哪里死不好,偏偏在我眼前寻死。我哪里能不管啊,飞快的冲下去。那人已经下水了,然后越走越深。我跑到水边大喊:“不要,快回来。”那人愣住了,回头看我。在他看我的时候,我看清楚了那个人的面貌。厚厚的眼睛,圆圆的脑袋。这不是何诗雨班上的学霸班长吗?我继续叫:“别下去,快回来。”学霸愣完之后,回过神来加快了速度往水里走。尼玛你是不听劝啊。

  我想都没想,迅速下水。我加快了速度,那学霸也拼命的往前跑。我离他还很远,但是能追的上。可是他那边的水越来越深,都淹到胸部了。忽然,学霸好像一下子脚下踩空了,直接窝了下去。水面上冒出了很多泡泡。我心想:完了,这下麻烦了。

  过了一会,那个学霸冒了出来。拼命的挣扎着,然是越挣扎就越漂的远。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连忙不用走路的了。直接游了过去。学霸喝了几口水使劲咳嗽,但是他越咳嗽就越喝水喝得多。我离他还是有十来米的距离,学霸眼看着就没力气了在慢慢往下沉。我再次加快了速度。可是当我距离他还有五米时,那个学霸突然浮出水面往岸边游。。。

  尼玛你会游泳啊,真特么害人啊。学霸自己往岸边游,看来是不想寻死了。我松了口气,跟着游了回去。到了岸边,学霸坐在码头上,大口大口的喘气。我上岸后走到他身边,也坐了下来。虽然我不是很喜欢这个学霸,但是人家都这样了还是得关心关心他。我过去搭着他的肩问:“哥们,怎么了什么事想不开?”学霸被我搭住愣了一下,转过头一看,认出了我。然后眼泪立马就从镜框下直接飚了出来。直接转过来抱着我嚎啕大哭,眼泪鼻涕粘劳资一身。尼玛我不搞基啊,你抱我干什么。

  我推开他,他还在哭。等他哭完,我就开始问了:“怎么了,兄弟。有什么事不好好想想到了牺牲啊?。”

  学霸稳定了一下情绪,然后抽泣着说:“我,我考试考了全班第六名。”

  听完劳资差点吐血,尼玛第六名你特么还嫌少?于是问:“第六名不是不错吗?”

  可是那学霸听完后又哭着说:“可是,可是我一般都是班上第一啊,这次何诗雨考了第一,我却在第六。不仅被老师说了,回家还被爸妈骂了。我真的。。呜呜。。。”

  我听完后,真不知道他心里是怎么想的,但还是安慰:“兄弟,你功力尚不足啊。我全校最后都考过,不一样活过来了,这么点事你干嘛这样?”

  那个学霸擦了把鼻涕摸了把泪说:“可是我不是你啊。我一直都。都。都是第一的。”

  我听完他这话就不爽了,但是不能发怒,以免他再次自杀到时候就说是我害的。我拍了拍他的肩膀:“没事的,下次再考第一不就好了。你这次没考好也一定有原因的吧?”

  那学学霸好像被我戳中了心事,又哭了起来。我心里很不爽,尼玛就知道哭。这么大个人了还哭。他哭完后断断续续的说:“其实,其实我一直暗恋一个女生。最近花心事怎么跟她表白,所以学习就放一边去了。”

  听完后我又差点吐血,尼玛本以为学霸只会学习。没想到学霸还可以有爱情啊,于是鼓励他:“暗恋?是谁啊,跟他表白不就完了?这样一来心事放下了,对方同意了还成了呢。”

  e酷%匠网ea首发q

  学霸继续哼哼啼啼的说:“可是,可是我真的很喜欢他,怕她不接受啊。”

  我好奇的问:“她是怎么样的女生?让我给你想个办法。”

  那个学霸擦了擦脸:“就是何诗雨,你的那个朋友。”

  我听完后又是一口血,尼玛就你这鸟样,除了成绩好、长得高、还算帅、稍微有点钱,其他哪里配得上何诗雨?何诗雨可是女神级别的存在。。。不过我现在可不能打击他,告诉他说:“兄弟,这是别放心上,船到桥头什么来着?恩,船到桥头自然直。自然会好的。”

  学霸听完后,好像一下子了却了心事。然后带着眼泪点头:“谢谢你啊,如果今天没有你,我可能就。。。”我笑着说:“没事,应该的,下次不能再这样了!”

  那个学霸重重的点点头,然后说:“你是叫刘煜吧?刘煜,我能让你帮个忙吗?”

  我拍着胸脯说:“什么?只管说。”

  “就是,就是何诗雨的事,你能不能帮下我?”

  我一听,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有些不情愿。但是顾于刚刚说的话,还是答应了:“好,包在我身上。”

  那个学霸很感谢我,临走前差点跪下来。我潇洒的转身离去,深藏功与名。

  回到家,第一件事就是洗澡。刚刚在河里泡了现在身上还是湿的,洗完澡后累得很。撸完管直接睡了。

  第二天,睡的很晚才起床。他们都在上学,我还在请假。没事做就一直上网,吃东西就是泡面。标准宅男的生活。今天下午五点,孙雪又准时来到了我家给我补课。她今天还带了冰淇淋一起吃,这样的补课何乐而不为?自然很认真。

  当孙雪给我补最后一门的时候,我还在想要不要再留孙雪吃个饭。这个时候电话响了,电话是何诗雨打来的:“喂,刘煜吗?”电话里的声音很虚弱。我回答:“恩,是我,怎么了?”

  “我爸爸快不行了,我现在要去医院,你陪我去行吗?”

  这事不简单,我“恩”了一声挂了电话。然后笑着脸对孙雪说:“孙雪,今天就到这吧,我现在突然有点急事。”孙雪很理解我,说明天会再来的然后就走了。我送完孙雪出门后,立马到了何诗雨家。何诗雨的样子很着急,看见我来直接拉着我小跑了出去。

  我们拦了出租车去医院,一到医院医生就跟何诗雨说,她父亲已经转移到了重症监护室。我心想反正都是死,还瞎折腾什么。我和何诗雨走进病房时,就感觉气氛不一样。周围没有一个医生,明显就在暗示你准备后事。我看见病床上的人身上插满了管子,床边的心率监视器一直滴滴滴的响着,这种感觉让人真不好受。

  我和何诗雨走到床边,她父亲带着氧气罩眼睛是睁着的。看见何诗雨来,嘴里一直嘀嘀咕咕的叫。我不知道他想说什么,何诗雨却走上前去握着她父亲的手。她父亲就这样嘀咕着,头一直摇个不停。都快死的人了,就留点力气多活一会吧。

  她父亲摇着头嘀咕着。然后何诗雨哭了,边哭边说出几句话:“对不起,妈妈不能来了。”

  她父亲听完后,一下子安静了很多。然后也留下了眼泪。过了一会,她父亲的呼吸越来越艰难,旁边的心率监视器也越来越不稳定。何诗雨紧紧地握着她父亲的手。我知道,这里马上就会有一个人死去。我不愿意看到这种场景,默默的走出了病房在外面坐了下来。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听见房间里面传来一声刺耳长鸣。然后一些医生好像听见什么召唤一样一起进入了病房。不久,何诗雨被一个护士搀扶了出来。何诗雨两眼红红的,但是却没有流泪。那些医生在里面不知道忙活着什么。

  护士把何诗雨交给我后,让我带她回去。我带着何诗雨打车回去了。我送她回家,何诗雨总是呆呆的,走路路都不看。上楼梯的时候差点和我一起摔倒。我把她送到家扶她坐在沙发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铃风说:

  三章了,顶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