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诗雨趴在我怀里,哭了许久。最后,终于停了下来。我轻轻拍着他的肩膀:“现在就跟你妈妈好好谈谈好吗?”她默默的点头,然后拿出手机拨通了王阿姨的电话。

  电话接通了,何诗雨按了扩音。电话那头的语气不是很好:“何诗雨,有事吗?”

  “妈妈,我想跟你商量个事。”

  电话那边没有回答,过了一会才回应:“你说。”

  何诗雨在电话亲用恳求的语气:“妈妈,我知道你对他已经。。。但爸爸真的已经没多久了,你就回来看他一眼吧,好吗?”

  电话没有声音,然后忽然被挂了。

  何诗雨呆呆的看着发黑的屏幕,泪水一颗颗落在了屏幕上。我深知其中的矛盾,但是发生这样的事情,我也无能为力。我只能给他建议:“何诗雨,我看还是去找她当面说吧!”

  酷匠z8网6e首发…

  何诗雨呆呆的看着我,只顾着流泪。不知道为什么,看着何诗雨现在的样子我有点厌烦。我站起身瞬间爆发:“你哭,就知道哭,哭有什么用?能解决问题吗?”也许是太过在意,也许是这件事复杂的让我都很纠结。我吼了何诗雨,房子里一下子变得很安静。何诗雨咬着嘴唇,眼泪大串大串的流。我以前从来都没有见过哭成这样的她,也许这才是她内心最真实的一面。

  我蹲下把手放在她的头上,换成了柔和的语气:“一起去,好吗?”何诗雨紧咬嘴唇让自己不哭出声,然后重重的点头。终究,还是何诗雨的哭声打破了屋里安静。

  何诗雨的爸妈都在怀化,他继父在怀化工作,也有房子。我和何诗雨决定明天早上就乘车去怀化。回到家后,我跟妈妈说明天会出门,但是妈妈担心我的伤,始终没有同意。该怎么办呢,我回到自己房间躺在床上。今天天气很好,天上到处可以看见星星。我看着星星然后睡着了。

  由于最近几天的昏迷,让我睡眠充足。到凌晨四点就醒了,我醒来后还是满脑子是何诗雨的事。忽然,我把手心一锤。“恩,就这样。”我拿出手机,拨通了何诗雨的电话。何诗雨马上就接了,看来一直没睡啊。她接过电话:“喂,干嘛?”

  我平静地说:“我们现在就出发。”

  何诗雨有些质疑:“啊?”

  我跟她说明的情况然后再肯定的说:“我们现在就走,去车站。”

  何诗雨这才相信,然后同意了让我在楼下等她。我这次偷偷出门,妈妈是不知道的。我还刚刚出院,妈妈是不准我出去的乱跑的。我悄悄的出门,何诗雨已经到了楼下等我了。夜色很深,再加上路灯是不开通宵的。这胡同里漆黑一片。走着走着,忽然前面跑过去一只黑猫。按理来说,何诗雨是不怕的。但是她今天好像变得胆子很小,愣是把她吓得全身发抖。

  从刚刚开始,气氛一直就很凝重。我想改善一下,于是跟她开玩笑说:“何诗雨,遇见黑猫你知道是什么征兆吗?”

  何诗雨还在发抖,但是好像很在意我问的:“什么征兆?”

  我压低了声音说:“一般碰见流浪活着野生黑猫,都会遇见不幸的事情。可是到了晚上。。。”我说到一半就没说了,但何诗雨被我吊起了兴趣。睁着大眼睛问:“晚上,会怎么样?”

  我装作很认真的样子,然后看着他眼睛:“会遇见。。。鬼~~”我特别把那个鬼子声音压得很低,这样一来,感觉就更恐怖了。没想到何诗雨一下子过来缠住我的手:“啊,你别说了。”我乐了,没想到这丫头还怕鬼。我继续骗她:“这个是真的,你看特别是这凌晨。。。”何诗雨捂住耳朵然后尖叫起来。想用叫声来掩盖住我的恐吓。我笑了起来:“哈哈哈哈,瞧把你给吓的。快走吧,在不走真的就来找你了。”

  何诗雨真的被吓到了,颤抖的说:“刘煜,贱人,你给我等着。”虽然她现在看起来很讨厌我的样子,但还是挽着我的手不放。我笑着说:“我等着?你有本事放手自己走啊。”何诗雨听完后把头埋我身上,推着我往前走。一下子我感觉心里畅快多了,别说,这种感觉还真挺好,夜深人静的时候,和一个女孩子挽着手走在漆黑的胡同里。是不是有点幽会的感觉?

  走过了樟树胡同,大街稍微亮了一点。但是几乎没有过往的行人。只有偶尔零零散散的几辆车子经过。到了大街何诗雨还是挽着我的手,我的手关节有点痛。刚刚一直忍着的,但是现在就没必要忍了,于是说:“怎么,挽着我上瘾了啊?”何诗雨被这么一说,马上把我的手甩开:“上瘾你妹,你个逗比真害人。”

  走了二十多分钟,到了车站。车站的候车厅是24小时开放的,但是现在这里面没什么人。有人也躺在椅子上睡了。这里面没开几盏灯,环境暗暗的。弄得我都感觉有点恐怖。何诗雨可能又害怕了,走到我身边挨着我:“喂,我们要在这里等?”我反问:“你怕啊?”何诗雨被我这么一刺激,恢复了小姐气质:“谁怕?”然后走到一排座位那里一下子坐下了。我也过去坐在她旁边,掏出手机玩游戏打发时间。

  何诗雨一直低着头坐在凳子上,可能是累了坐在凳子上玩钓鱼。头一低一低的。我乘机录了像,准备等他醒来时高价出售给他,嘿嘿。过了一会,她猛地睁开眼睛,然后看着我。我奇怪了,梦游么?她看着我,我也看着他。两人就这么对视着。过了一会,完全不注意形象了,倒头直接睡在我腿上。看来人累了的时候什么都不会注意的啊。

  可是你枕我腿上就算了,为什么还碰到了我小伙伴呢。我的小伙伴蠢蠢欲动,我努力让他平静。最终还是忍住了。何诗雨的长发洒落在我的腿上,侧躺的样子能看出她身体的曲线。胸前的两只兔子也跟随着呼吸一起一伏。尼玛,不行了,小伙伴又不听话了。我特么是作死,自己让他硬了。我怕待会都会把何诗雨的头顶起来。就把她头向前挪了挪。何诗雨貌似被弄醒了。然后把头向后转盯着我。。。

  何诗雨一开始是盯着我,然后慢慢地感觉头上被什么东西顶着。我连忙把她扶起来,然后绅士一样的让她靠在我肩上:“你还是这样睡吧,躺腿上小心落枕。”结果何诗雨就在我肩上靠了几个小时。

  早上,7点钟就有到怀化的车。我早早买了票就坐上了到了怀化的车,我知道何诗雨晕车,这次特地要了前面的位置。一上车,何诗雨就进入了冬眠的状态。就算外面核弹爆炸了,她都不会看一眼。一开始她是靠在车座上,然是觉得不爽,就往我身上靠。最后还是觉得不舒服,直接趴我腿上了。从这里到怀化车程花了两个小时。何诗雨在车上吐了一次,现在的状态很不好。一下车,何诗雨竟然又吐了一次。这晕车也太严重了吧。

  我的肚子饿了,然后扶起他问:“要吃点东西吗?”何诗雨没胃口,我就在车站边的小摊买了几个包子吃了。市级城市就是大啊,到处都是高楼。这里的车和家里不能比,如果没有红绿灯简直就是一条超级无敌加长加粗版的蜈蚣。想穿过公路,没门。

  我不知道她怀化的家在哪,就一直让何诗雨带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