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诗雨来到病房,看见了我跑过来:“刘煜,你醒了?”

  我勉强的笑了笑:“我没事。”

  拿出拿出烟,点了一根吸了起来。我被烟熏得咳嗽了两声。妈妈看见了夺过老爸嘴里的烟,掐灭了:“在这里你抽什么烟?”老爸看妈妈护着我,有点不爽又来继续审问我:“你说你没有惹事,那是他们惹你?”爸爸的脾气我知道,如果没有一个满意的答案他是不会放过我的。就在这时,何诗雨却对着我爸爸说:“对不起。”

  老爸被何诗雨的举动搞得不知所措,何诗雨擦着眼泪跟我爸说了那天在游戏厅发生的事。老爸听了一下子好像气消了很多,直点头。然后跟我说:“刘煜,是这样你怎么不早说?你帮何诗雨的忙就算了,为什么还要打架?以后不准再去游戏厅知道了吗?”

  我点了点头,老爸拿起放在桌子上的包:“老婆,既然刘煜已经醒了,我就先回公司了,这一段时间你在家里照顾他吧。”

  老爸公司忙,先走了。结果留着妈妈在这里照顾我。第二天,我身体无大碍,就准备出院。但是我身上不仅没力气,而且痛得厉害。结果向医院借了个轮椅,推着我回去了。我真没想到这辈子还会坐轮椅。我妈妈就在家里照顾我,给我洗衣做饭。我恢复的也很快,第二天就能勉强走动了。何诗雨有时间也会来我家陪我聊天。我头上包着纱布,一直没有取下来。我也不知道伤势怎么样,反正每次照镜子都感觉头上那一坨好笑。还好没毁容。

  家里向学校请了一个星期的假。下午,我正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吃水果。有人来敲门,我行动不便,叫我妈去开门。我难得管事谁,就继续看电视。我听见我妈妈说:“咦,你是?”

  外面传来一个女孩子的声音:“阿姨,我是刘煜的同学。”

  我同学?我转过头一看,是孙雪。孙雪来我家了。我和孙雪都已经闹僵了,她这个时候来我家干什么?

  妈妈招待孙雪进来:“你来看刘煜吗?谢谢,进来坐吧,他没事。”然后给孙雪洗水果去了。

  孙雪拿着书包走到我面前,我对她笑了笑。她也笑了笑。感觉好尴尬。妈妈给孙雪洗了一个苹果,孙雪拿着苹果说:“谢谢阿姨。”

  妈妈去做饭了,孙雪把那个苹果吃了后,对我说:“刘煜,你已经缺了几天的课了。我还是给你补补吧。”

  我点头让她去我的房间,我站起来一下子脚痛。没站稳差点摔倒,孙雪见状马上扶住我。我尴尬的很,孙雪也低着头。到了房间里,我把门关上。孙雪一直坐在桌子边没有动。看来孙雪是想原谅我了,我心里很高新。

  我坐在她旁边:“孙雪,那天真的对不起,你能原谅我吗?”

  “没有,我才要说对不起,如果我不那么任性的话你就不会这样的了。”孙雪充满自责的说。

  “怎么会是你,这是和你没好关系。是那些人早就想找我麻烦了。”

  孙雪还是坐在那里,不知所措。我推了一下她说:“你不是给我来补课吗?开始吧,我一定认真听。”

  孙雪这才开始慌乱的翻自己的书包,拿出一些书来开始给我补课。她坐在我旁边,细心的给我讲解着这几天的每一题。我看着她短短的头发,和温柔的样子。心里暖暖的,孙雪啊,你怎么就这么傻,为了一个问题青年做到这样。此时此刻的我很想摸摸她的头,我有这么一种感觉。我只是感觉到只要每次看见她的时候,就会很在意。我不知道这是为什么,只是她的纯真和温柔时刻打动着我。

  “喂,刘煜,你在听吗?”孙雪看我在发呆,叫了叫我。“哦,我在听,我在听。”

  孙雪拿着笔:“你看着,这里很重要。老师说了考试必考的内容。”“哦。。。”

  过了许久,孙雪给我讲完了今天安排的课程,我也听的很认真。补课过后,孙雪告诉我以后我请假的这几天,每天都会来给我补课。

  孙雪要走。妈妈问:“孙雪,饭做好了,你留下来吃饭吧。”

  孙雪拒绝:“不用了,我还要回去呢。”

  孙雪走了,我忽然看见摆在客厅桌子下面的两个玩偶。那个熊是妹妹的,还有一个海绵宝宝。反正我没用,送给孙雪好了。我去窗户边:“孙雪,你等一下。”

  孙雪看着上面:“有事吗?”“你在那里等一下。”

  我拿起海绵宝宝下楼,虽然脚痛,但是还是小跑下楼了。楼下,孙雪站在楼梯间看着我:“有什么事?”

  我从身后拿出那个玩偶:“为了表示歉意和谢意,这个送给你吧。”

  孙雪瞪大了眼睛张起小嘴:“啊,刘煜,你怎么知道我喜欢海绵宝宝啊?”

  我笑了笑:“果然还是小孩子啊,喜欢海绵宝宝。”

  孙雪被我这么一说脸红了,然后跟我道谢:“谢谢,我已经原谅你了,你也不用给我礼物什么的啊。”

  我扶着楼梯说:“送给你的,喜欢就拿回去吧。”

  孙雪很高兴的点头:“拜拜。”我向他挥手道别。

  回家吃饭时,妈妈说明天必须要会回司了。反正我现在也没什么大碍了,就对妈妈说:“恩,放心吧,我没事。过几天就可以去上课了。”

  吃过饭妈妈告诉我:“何诗雨好像找你有事,能走吗?”

  我拍了拍大腿:“你看,没问题。”“那就好,我也放心了。你去找他吧。”

  我到了何诗雨家,何诗雨给我来开门。门一开,我就闻到一股沐浴露的香味,何诗雨刚刚洗澡。穿着一件宽松的衣服。咦,怎么感觉她比平时小了一些?我仔细一看,嘴巴噗的一声。何诗雨竟然没穿内衣。乳头顶在衣服上凸显出来。你特么也太不注意了吧。

  何诗雨奇怪:“你怎么了?”

  我擦了擦喷出来的口水:“没什么,没什么。”

  最新p章v节1上酷-2匠网¤#

  我进了她的屋子问她有什么事找我,可一问,她的神色却黯淡了。“何诗雨,发生了什么事?”

  何诗雨低头说:“是我爸爸的,医院说我爸爸快不行了。但是我妈妈还是不肯去看他。”

  她明明就不喜欢他原来的父亲,可为什么现在却这样。于是我问:“你亲父亲为你做了什么啊?别想太多,她十多年来看过你吗?”

  “可是,可是他毕竟是我亲生父亲啊。”说到这里,何诗雨有些哽咽。

  是啊,无论他的父亲对他如何,毕竟也是亲身父亲啊。我安慰道:“要不,你再跟你妈妈谈谈吧。”

  孙雪摇头说:“没用的,我每次打电话妈妈都很不开心,每次我给她打电话说这事她都很不高兴。而且我的继父那边也是这样的意见。”

  我第一次感觉到这样的家庭关系是多么的复杂,在中间的人才是最痛苦的。我叹了口气不知道说什么好。两个人这样沉默着,过了许久,何诗雨才说话:“刘煜,你说我该怎么办?”我哪里知道怎么办?坐在沙发上呆呆的看着地上。我没作声,何诗雨开始抽泣了。然后哭声越来越大,一边哭着还一边说着“我该怎么办,怎么办啊。。。。。”

  这个平时很坚强的何诗雨,今天却哭的那么悲伤。我也不知道该如何安慰他。她越来越悲伤,趴在沙发上两只手直锤沙发。我稍微坐过去了一点:“还是和你妈妈好好谈谈吧。”

  “我怎么谈啊,我到底该怎么办啊。刘煜。。呜呜。”

  我拍着她的背安慰:“没事,我帮你想想。”

  何诗雨一下子扑到了我怀里大声哭着,她哭的很伤心。湿热的泪水浸湿了我的衣服。我忍着身上受伤地方的痛,让她尽可能的找到一点点的依靠。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