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长拿起黑色袋子,用她那轻盈的玉手慢慢地撸开。然后一个灰白色的震头展现在校长面前。校长看见这个东西脸一下子白了,但是过了一会又红了。这个时候校长的脸好像春夏秋冬一样时刻变换着。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校长转过来看着我:“刘煜,这个是你拿的?”我心里那个不好受啊,连忙解释:“不,不是,这个,这个是我妹。。。”我不想出卖自己的妹妹,忽然停住了。

  校长伸手招呼我:“你把门关了,先进来。”

  我有种不好的预感,我关好门,捂住菊花走上前去。

  校长把电动棒放在抽屉里面,然后对我说:“你说这个是你什么?”

  我骗她:“没,这个是我在你桌子底下捡到的。真的。”

  校长低下头自己嘀咕:“桌子底下?”然后抬起头问我:“刘煜,这个真的是你在桌子底下发现的?那为什么还包着朔料袋?”

  我摸着自己的头:“我不知道,我是捡到的。”

  校长半信半疑的看着我,然后问:“你知道这是什么吗?”

  我毫不犹豫的回答:“当然知道,这个就是女的用的那个。。。”尼玛,一不小心就自找麻烦了。校长的脸色越来越难看,我开始冒汗了。校长站起来慢慢向我逼近。然后走到我跟前,我感觉汗从鬓角流了下来。

  不过校长的眼神一下子从严厉变成了恳请,一下子向变了一个人一样。完了完了,有什么事要发生了。我一步步的退后,校长就一步步的逼近。我特么都靠到墙上了。我闭上眼睛等待着末日来临。然后就听见校长用坑求的语气说:“刘煜,这件事你不要告诉其他人好吗?”

  我眨了眨眼,然后恍然大悟。原来校长室想要我帮他保密啊,顿时松了一口气。我拍着胸脯说:“放心吧,我的嘴巴牢如肛门。。。”尼玛,最近看暴漫看多了,不自觉就说错话了。

  校长脸又沉了:“你说什么?我告诉你,你别以为知道这件事就可以威胁我,你听见没有?”

  我连忙解释:“没没没,我一定保密。一定保密。”

  最k{新b章节m$上)z酷匠网Au

  校长点了点头:“好,这件事就当没发生过,知道吗?”

  我点头点的跟鸡啄米似得,然后校长终于放过我了。艹,大难不死。我走出校长室,背后已经全部汗湿了。吓屎我了,我拍着胸口大口喘着气。

  回到教室,孙雪本来在和别人聊天。看见我回来和对面的说了几句,就果断趴下装死。看样子是真的不想理我了。我走过去坐在她旁边一直盯着她,她就一直趴着。我拍了拍他的背:“喂,孙雪,昨天的事对不起了。我当时发烧还没好脑子有点糊涂了,对不起。”

  孙雪还是趴着,没有要动的迹象。我继续问她:“喂,你原不原谅我?你至少也告诉我一下啊。”孙雪还是不做声,我没意思了。也不知道该怎么办,算了,让你继续。我转过身玩起了手机,这时候孙雪起来了:“刘煜,看来是我错了,我不应该多管闲事的。对不起,以后我也不会再管你的事了。”不知道为什么,她说到不会管我的时候,我的心冷了一下。但是我听得出,孙雪是认真的。

  都到这个地步了,我还有什么好说的。只是淡淡的说了句“对不起。”孙雪说完,还是爬下去了。这大热天的,教室气氛却冷冷的。我一个人走出教室,心里莫名的来火。我踢了一脚墙:“艹。”

  还没吃午饭,我也完全没胃口。一个人去了学校后面的凉亭。这里这个时候正好有一堆情侣在凉亭里面亲热,我特么就厚着脸皮坐在了他们对面。那个男的呆呆的看着我,我也就盯着他恨不得把火全发在他身上。他身边那个女的那着那男的的衣服小声说:“走吧。”那个男的多看了我几眼,就带着边朋友走了。我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想笑,尼玛劳资看你们亲热就是不爽,怎么了!?

  中午的时间就在凉亭里坐光了,下午的时间也就呆呆的坐在教室。一个下午过去了,我推着自行车回去。回到家也是无聊,我想着就去了游戏厅,玩玩游戏算了。

  这服务员认得我是昨天打架的那个,看着我递过去的十块钱有点迟疑。我面无表情的对着服务员说:“买币呀,怎么了?”那个女服务员吓的有点抖,然后拿出一坨游戏币给我。我接过币就去了游戏机那边使劲的玩。

  忽然,我听见一声闷响,然后一阵冲击力把我撞到了地上,背上猛地一阵剧痛。我抬起头看,是昨天的那两个杀马特,后面还有一个满身肌肉的抠脚大汉。我不知道是被谁用折叠的凳子拍倒的。我完全忘了这里还有他们,然后我被那个抠脚大汉拖起来夹着按在游戏机上。力气好大,我完全没办法反抗。那个花头发走过来,脸都快和我贴一起了,说起话来一口臭气:“你是刘煜是吧,劳资记住了。”然后对着我的脸吐了一口口水。

  “真臭。”我说了句。

  然后那个抠脚大汉把我按的更紧了,我一时觉得呼吸困难。头上的经都暴起了。那个爆炸走过来,抬起脚对着我的腹部就是一脚:“这是昨天还你的。”我顿时胃里一阵翻江倒海。我想挣开那个大汉,但是完全使不上劲。我的脚还能动,就使劲踢那个大汉,但是那个大汉原地不动毫无痕迹。周围的人看着都不敢上来。我继续踢,大汉被我热毛了,一巴掌把我拍在了地下。我刚刚想站起来,头上就是被不知道什么东西重击了一下,然后感觉四周一片黑暗。我趴在地下完全都不能动了。

  我眼前黑黑的,看不清周围。只能感觉到身上无数个地方同时痛着,然后什么都不知道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我醒了。“啊,好刺眼。”然后我听见了妈妈的声音:“刘煜,刘煜,你醒了?”

  我慢慢地适应了光线,然后看清了周围的环境。白白的天花板,白白的床单。我的头上也包着白白的纱布。手上还挂着药水。这里是医院,爸爸妈妈这是正在我床边。我感觉嘴里干干的,舔了一下嘴唇。妈妈看见我这样连忙给我倒了杯水。我想起身喝水,但是手一动:“好痛。。。”妈妈连忙按住我让我不起来,老爸就在那头把床摇起来。床被摇起来的时候我感觉全身都好痛。我喝了一杯水,感觉还不够,让妈妈再给我倒一杯水。妈妈给我喂水,我看了妈妈一眼,妈妈正在流眼泪。

  我只记得那天在游戏厅被人打晕了,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没想到现在这么严重。我就问:“妈妈,我怎么了?”妈妈一下子捂住眼睛,说不出话来。爸爸走了过来:“刘煜,你已经昏迷两天了。那天我接到了何诗雨的电话,说你被人打伤了,很严重就和你妈赶了过来。我到医院时,你就已经这样了。何诗雨说你在游戏厅被人把头打破了,流了很多血晕死过去了。”我听完爸爸说的,就知道了一定是那些人干的,怪不得感觉这么没力气。爸爸显然很想生气,但是我都这样了,还是憋着的:“刘煜,我告诉过你,不要惹事,劳资刚刚走一个星期你就这样?”然后爸爸越说火气越大,妈妈看见扯住爸爸让她平静。

  我解释:“我那天只是去打游戏,我也不知道会这样啊。”

  老爸终于发火了,大声吼我:“你他妈的没有惹事会有人把你打成这样?”老爸气的都站了起来,妈妈连忙安抚。

  这个时候,何诗雨来到了我的病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