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七章 何诗雨的亲生父亲

  何诗雨回头看见了我,点头让我进来。这是我第一次去何诗雨的房间。她的房间很单调,一个衣柜一张书桌,还有一个小小的单人床。没有其他的什么装饰。但是房间收拾得很整洁,看着让人有一种舒服的感觉。

  我走过去,她刚好挂了电话。我过去问他:“什么事?谁的电话?”她明显一下子心情有些沉。低着头说:“是我爸打来的电话。”

  “你继父?”

  她摇头回答道:“不,是我亲父亲。”

  我对她亲父亲的映像不是很好,何诗雨母亲和她亲父亲离婚的原因,就是她亲生父亲很喜欢喝酒,醉酒后就打人惹事。记得我小时候,那个时候她家在院子里开了一间小杂货铺,我去她家玩的时候,正好碰见她亲父亲一次醉酒。那个时候她父亲正满身酒气的在家里乱摔东西,王阿姨被她的父亲打了伤了,正无力的坐在地下,血流了满脸。何诗雨就抱着她父亲的腿求他不要打她妈妈,但是她父亲不仅没有停下来,还一脚将何诗雨踢走了好远,重重的摔在地下。我后来叫来了邻居帮忙他们才停的。

  我有点奇怪:“他给你打电话做什么?你们不是都不联系的吗?”

  她神色黯淡的说:“我父亲她得了肝癌,晚期了。”

  我好笑道:“这不他活该的吗!然后呢?”

  显然,何诗雨对她的亲父亲也不是很喜欢,以至于我说这话她也没有发脾气。她只是淡淡的说:“刘煜,你也别这么说。不管怎么样,他也是我亲生父亲啊。他现在只是希望能见我最后一面。”

  我问:“这事你妈知道吗?”

  何诗雨点了点头:“恩,他也找过我的妈妈,希望能再见最后一面。但是我妈妈是不会去的。”

  其实这事和我没什么关系,毕竟是别人的家事。但是我和何诗雨的关系不一般,从小玩到大的朋友、邻居。我就问她:“那你要不要去?”

  她咬住了嘴唇,没有说话。明显很纠结这事。我给他建议说:“我看你就不要去拉,想他这种人就应该。。。”我话没说完,何诗雨捂住了耳朵。看来真的很纠结啊。我不说了,拍了拍他的肩膀:“好了,先吃饭吧,我饿死了。”何诗雨点了点头,然后我们俩一起去吃饭了。

  饭桌上,何诗雨老是心不在焉。她只顾吃饭,菜都不夹。我也不知道应该说点什么好。就给他夹菜:“吃菜啊!”她忽然放下饭碗看着我说:“刘煜,我看我还是去看看他吧,毕竟是我亲父亲。”我吃了一口饭说:“反正这是你自己的决定,我没办法干涉,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呗。”何诗雨又沉默了。吃完饭,我帮他收拾了碗筷。她一直坐在椅子上,像个木头一样。我收拾完东西准备走,说:“我先回去了,这事你自己决定吧。”

  “刘煜,你等一下。”她忽然叫住我。

  “还有什么事?”

  何诗雨站起来,看着我说:“我决定了,今天晚上就去看他。”

  我“喔”了一声:“那你路上小心。”她点了点头,我就回去了。到了家里,我坐在沙发上,发现桌子上还有一本化学书,是孙雪忘记带回去的。真麻烦啊,孙雪的事还没解决呢。我拿起书翻了几页,书上笔记很整齐字也写得很好看,她的字也和她人一样软软的感觉。我真的很后悔当时那样对她。我看着她的笔记,忽然有人敲门。“谁啊?”我过去开门,门一打开,我就看见何诗雨挎着个包站在门外。

  “你要去了啊?”何诗雨点点头。“那你去啊,找我有什么事吗?”

  何诗雨抿着嘴说:“刘煜,你陪我一起去吧。”

  我问:“你要我去干什么?”

  何诗雨回答说:“我有点怕。”

  我去,你这是什么理由:“好吧,陪你去吧。”

  两个人走过樟树胡同,来到了大街。何诗雨说:“我们坐车去吧,在镇第一医院。”我点头。

  来到医院,走到了病房的外面,何诗雨走在前面推开了病房的门。这个病房时两个人住的。我一眼就看见了她的父亲,她父亲旁边的病床上的人周围有很多家属。桌子上放着各种水果。可是他父亲这边,显然没有什么人来看他,周围一个人都没有,桌子上只放着一卷纸巾,还有一个热水瓶。他现在的样子瘦的只剩下了骨头,手上和脚上同时插着管子在输液。鼻子上还插着氧气。样子挺可怜的。不过可怜人必有可恨之处嘛,这个样子我并没有什么同情。

  她父亲听见了开门的动静,侧头往这边看,看见何诗雨来了好像诈尸了一样一下子坐了起来。盯着何诗雨看,嘴唇一直在颤抖。我就站在门边,何诗雨走了上去。坐在床边的凳子上。

  她的父亲好像想说话,但是咕噜咕噜半天也没说出一句话,好像喉咙卡着什么东西。一看就是快要不行的人了。然后他父亲剧烈的咳嗽起来,一直不停。何诗雨看着也没什么动作。旁边的人看着这边发现她父亲的情况不对,连忙按响了床边的呼叫。马上护士就来了,护士看见她父亲这样,马上过去将他父亲按躺下,按压住胸部。过了一阵,他父亲停止可咳嗽。护士很不耐烦的说:“真实的,你们是他家属吧,病人不能乱动的,你们竟然让他坐起来了。”我去,你特么太会冤枉人了,明明就是他自己坐起来的好不好。护士交代完就走了。说让我们不要让他有太大的动作。

  酷@:匠◎*网首4i发P

  护士走后,他的父亲说话了,一直诗雨诗雨的,叫个不停。他说话很费力,声音比老头子还沙哑。很难听。他一个人喊着喊着,然后竟然哭了。我心里想都快挂了还哭个毛。何诗雨把手放在了她父亲的被子上,算是安抚吧。过了好一会,他父亲才停。然后说了起来。

  他的声音很沙哑:“何诗雨啊,我对不起你啊,我对不起你妈妈啊。你知道吗,自从你们走了以后。。。我才发现我是这么的。。。咳咳咳。。。何诗雨,我知道你妈不会原谅我,但是我之后一直在该啊,这么多年来。。。咳咳。。我从来都没喝过酒了。我现在真的只希望能当着你们母女的面道个歉啊。何诗雨。。。。”

  我在旁边听得有点不舒服,小声的嘀咕了一句:“早知如此何必当初。”虽然声音很小,但是还是被她父亲听见了,她父亲这才注意到我,往我这边看:“你是,刘煜吧,长。咳咳咳。长大了呢。”我不知道为什么,看着他的样子,我不仅觉得不可怜,反倒还挺痛快的。心里想:什么长大了?JJ长大了?我没作声继续站在门边看着他们。他父亲也知道我不喜欢他,然后把头转过去。

  她父亲伸出另外一只干枯的手,颤颤巍巍的抓住何诗雨的手。何诗雨像个木头一样盯着他病危的父亲,不做声也没有什么举动。他父亲又哭了,然后哽咽着说:“何诗雨,我这一辈子最对不起的就是你和你母亲啊,你母亲一直忍受着我的气。我真是个废物。。。我。。咳咳。我从来都没认真照顾过你。。。这下真的遭到报应了啊。”

  何诗雨还是呆呆的看着他,他父亲更加伤感了:“何诗雨啊,你知道吗,你们走了之后,我一只都很想在看看你,每次偷偷在路上看着你上学。我其实多么想看见你长大。看见你结婚,还有将来。没机会。。咳咳咳咳。。。。”话没说完,他的父亲又是一通咳嗽,但是这次很快就止住了。咳嗽之后,他的父亲没有再说话了,而是呜呜呜的哭了起来。

  这个时候,我发现何诗雨低着头,几滴水珠落在自己的手臂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铃风 说:

  看完这章大家什么感受?留个言呗。

书库 目录 2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