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笑了笑:“没事,你休息吧。”然后我撑着站了起来,但是站着不太稳。然后何诗雨连忙起来扶住我问:“刘煜,你要干什么?”

  我去,总不能让她帮我把尿吧。我呵呵笑了笑:“没事,你去休息吧。”

  何诗雨不肯放我:“你说啊,你是要去喝水吗?我给你去倒。”

  站起来后,感觉尿尿的欲望更强烈了。有点忍不住了,算了,还是直接说了:“我想去上厕所,怎么,你要陪我去啊?”她一听,脸黑了,不过一下子又恢复了过来:“我扶你到厕所外面吧。”

  我被何诗雨扶到了厕所门口,然后我扶着墙进去了。我正掏管准备尿,何诗雨就在外面喊:“快点哦,我在外面等你。”我去,这特么是作死啊。就在外面我特么还真有点不好意思,但是,更作死的是不是何诗雨,而是我的小伙伴,憋太久居然硬了。这下更尿不出来了。艹,都发烧了你还硬个毛。何诗雨在外面喊:“好了没有,快点啊。”我去,你急个毛啊。但是头又很晕,说话都难,就说:“你先去休息吧,我没事。”何诗雨也觉得这样不好,然后就说:“那我走了啊,你自己回来吧。”

  我慢慢尿,几分钟后,终于解决了,我穿好裤子往回走。何诗雨真的是累了,靠在沙发上睡着了。我没有吵醒她,躺着沙发上呆呆的看着天花板。还是很不舒服,感觉自己完全没有好转。快点睡着了明天再说吧。但是我越想睡就越睡不着。不知道从哪里飞来一只蛾子在台灯周围乱J8飞,晃得我眼花。我看了看何诗雨,何诗雨的脸被忽明忽暗的光线弄得时隐时现。她靠在沙发上挺在那里,恩恩,那两只白兔真大啊。我去,发烧了都能想这个。我头一侧,不看了。

  彻夜未眠,我闭着眼睛一直等到了天亮。何诗雨醒了,走过来用手探了探我的头。我睁开眼睛对她笑了笑。何诗雨拧紧了眉头说:“刘煜,还是很烫哎,还是去医院吧。”

  我微微点头:“恩,今天上课,你先去上课吧,我一会就去医院。”

  最新章J节^上I)酷M匠&《网

  何诗雨把我的想法驳回了,说:“不行,你这个样子等会说不定死在家里了。”我去,你就不会说一句好话?

  我坐了起来,说:“发个烧而已,怎么会死啊。”

  何诗雨把昨天的药丢给了我,说:“先把它吃了,一会去医院,我跟老师请假。”然后她先拨通了自己老师的电话:“喂,罗老师?恩,我是何诗雨。今天家里有点事想请一天假。啊?我是真的有很重要的事不能来了。我妈妈没在家。恩,我会把课程补上的。恩恩,谢谢罗老师。”听她说的话,就感觉请假不么容易。我把药吃了后,她就问我班主任的电话,我回答说:“多大点事啊,不用跟老师说的。”可何诗雨非要我跟老师请假,我又不知道班主任的电话。我只知道孙雪的电话,只好让孙雪替我请假了。然后我拨通了孙雪的电话。

  电话接通了,里面传来了孙雪的声音:“喂,刘煜,有什么事?”

  我没有力气的说:“恩,我今天有点不舒服,你帮我跟老师请个假。”

  孙雪好像很担心:“刘煜,你怎么了,要紧吗?”

  我装作很精神:“没事,感冒了,打一天针就好了。”

  孙雪嘱咐我说:“哦,好的,我会跟班主任说的你要安心养病哦。”

  我对着电话量笑了笑:“恩,谢谢。”

  外面还在下雨,只是比昨天小了些。何诗雨打起雨伞带着我去诊所,这次我真的蛋痛了,一个男的还让女的照顾。唉。。。到了医院医生看见我,先是说了我一顿:“昨天叫你打针你不听我的,现在严重了吧。”然后拿出体温表给我,测完后一看:“哇,高烧啊,40°7。”我自己都吓了一跳,没想到这么严重。何诗雨在一边焦急的说:“医生,快点给他打针吧。”医生让我躺着病床上。然后给我挂了几个瓶子。

  何诗雨守在床边,我则睡着了。针打到一半,我舒服多了,出了好大一身汗,衣服都湿了。何诗雨看见用自纸巾个哦我擦汗。我感觉舒服了不少,可以坐起来了。我就跟何诗雨聊天:“喂,你今天不去上课不要紧吗?”她看我恢复了不少,态度也转变了不少:“当然要紧,还不是因为你吗?”

  我跟她开玩笑,我嘿嘿笑了笑用了个错误的词语:“谢女侠救命之恩,本人当以身相许。”

  何诗雨笑了,但是很快就止住了:“相许你妹,逗比,再乱说话以后就不管你了。”我也笑了。。。

  打完吊瓶花了四个小时,这个时候已经中午了。我感觉完全好了,除了力气还没恢复其余的一切正常。医生说以后不用打字了,但是要继续吃药。走出了诊所,外面的雨已经停了。天空逐渐放出光彩来,地面上的积水倒影出天上的白云。雨后的空气也很是清新,我深呼吸了一口:“啊~~好舒服啊。”

  走在回家的路上,经过沅上的桥时,何诗雨忽然指着对面的山说:“喂,你看,有彩虹!”我一看,哇,真的是彩虹,就在沅水对面的两座山之间。有生以来第一次看见真正的彩虹啊。她看入迷在了那里,我则拿出手机拍了一张照:一个女孩子站在桥边望着远处彩虹的侧影,这张照片里的她是那么的迷人。随手一照竟然能出现这样的效果,没有任何PS。让人感觉很有意境,很唯美。我把手机放进了口袋,没给她看。

  彩虹慢慢地越来越淡,直到最后,消失了。她回过头激动地对我说:“真的是彩虹哎,我第一次看见。”

  我呵呵笑了笑:“我也是第一次看见,怎么?花一上午值不值?”她一直在笑,转身往回走没有回答我,只说了句:“走吧。”

  到了樟树胡同,这里的树被暴雨打得落下了很多树叶,踩在很多落叶的地面上上面喳喳作响。空气里也弥漫着樟树特有的清香。特别是雨后,这里到处是鸟,叫声很是悦耳。我和何诗雨并排走着,她闭着眼享着雨后的这一切。

  到了家的下面,何诗雨问我:“你去上课吗?”我当然不想去上课,就回答说:“我在家休息一天,不去了。”何诗雨叮嘱我:“恩,那你好好休息,我去上课了。”然后转身跑向楼上,我在后面喊了句喂,等下。何诗雨听见后又往回走,来到我面前:“怎么了?”我笑着摸了摸他的头:“谢谢你。”她伸手把我的手打了下来:“谁让你碰我的啊?去。”然后转身就走了。。。

  尼玛啊,这么好的气氛就被破坏了。何诗雨真是让人搞不懂啊,这丫头,我牙齿都咬了。回到家,我一眼就看来了放桌子上面的振动棒。咦,我原来不是放沙发上的吗?难道。。。难道被何诗雨看见了?我想想她应该不知道这是什么吧?我拿起振动棒把它用袋子装起来,准备明天还给校长。还有妹妹的熊玩偶也放在原地,忘记带咯。

  弄完一切,我感觉身上刚刚出汗。很不舒服,于是洗了个澡。然后泡了方便面补充体力。感觉舒服多了。但是医生叮嘱我还是要吃药,不能再着凉。所以这几天得注意一下了。衣服丢在厕所没有去洗。反正下午没事,干脆去上网得了。正好手机里面的A片很久都没跟新了,果断下载几部AV存手机里。我把手机连接上电脑,想起了何诗雨的那张照片,然后我在电脑上打开那张照片。别看这个是山寨的IPHONE,但是像素还行。在电脑上看起来这照片更迷人了,于是我把她存到了电脑里面。

  一下午没什么事,就上上网什么的。大约5点半时,有人来敲门。

  何诗雨回来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