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坏笑:“嘿嘿,你亲我一个呗。”

  话音刚落,何诗雨就用它那只海豚打我头上。“哎呀,忘恩负义啊?你那只海豚是我的哎。”何诗雨抱着海豚气鼓鼓的样子,我看着硬是感觉有点可爱。

  何诗雨只说了两个字:“逗比。”

  我无语了,真不知道该回她什么好。两个人默默的走出了广场,穿过了樟树胡同。我到了楼下:“我回去了,拜拜。”

  何诗雨抱着个大海豚对我说:“好走不送。”

  我不爽了:“哎呀,你不仅对我一点回报都没有,还对送你这个大海豚的人这态度?”

  何诗雨一脸无所谓:“那你还要怎样?”

  我嘿嘿笑了笑:“那我这海豚不给你了,还给我。”说完就准备过去抢。

  何诗雨一下子紧紧的抱住那只海豚:“啊,不要。”我使劲的拽,可她抱得死死的。

  我嘚瑟了:“嘿嘿,你到底想不想要?”

  何诗雨忽然可怜兮兮的看着我:“想要。”

  我这才感觉,何诗雨的眼神什么时候这么有杀伤力啊?我故意压低和声音:“既然你想要,那你说该怎么感谢我?”

  何诗雨一下子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我,盯的我菊花发凉。过了一会。她把海豚转过来,在海豚的头上亲了一口。我去,这丫头脑子抽了?我正在想呢,何诗雨过来把海豚头对着我的脸碰了一下。这下把我弄懵了。

  何诗雨没有表情的说:“这样行了吧。”说完抱着海豚就小跑回去了。我在原地摸不着北。用手摸了一下脸“这丫头疯了吧?”

  我抱着两只玩偶回去敲门,没人开?我再次准备敲门,发现门没锁。我就自己打开门进去了。家里客厅开着灯,但是到处没看见刘玉莹。我放下一堆玩偶,在房间里到处找,没看见人,不会刘玉莹没有回来吧?难道进来贼了?我还真有点担心这个,忽然听见浴室有动静,我去,万一真是贼我就麻烦了,我悄悄去厨房拿起了菜刀慢慢走到浴室门口。浴室门没有锁,是掩着的。我深吸一口气,然后一脚踢开门举起菜刀:“是谁?”门一开,我的眼睛聚了聚焦,然后映入眼帘的是刘玉莹那毫无遮掩的玉体,他被突如其来的这一幕吓得坐在了浴室的地板上。现在的她头发湿湿的,身上到处布的有水珠,胸前可以看见那两个白白的小笼包。。。下面也是很白净的一片。。。。。虽然是我的妹妹,但是这么久没见还是看得出有点发育了。我尴尬的朝他挥了挥手:“哟,原来是你啊。我还以为是小偷呢。”

  下面即将转播实战画面:刘玉莹丢出一个洗发水瓶子,刘煜顺利躲过。刘玉莹气贯丹田丢出一坨肥皂,刘煜再次躲过。但是肥皂落地后不小心踩了一脚差点摔倒,HP-5。刘玉莹乘胜追击,把浴室所有东西都往外丢,刘煜看招架不住逃跑脱离战斗。战斗结束。

  还好我躲得快,不然准被砸一身。我坐在客厅沙发上,过了一会刘玉莹裹着浴巾气哄哄的出来了:“刘煜,你是想怎么样?”

  我解释道:“我一开始看见家里门没关,还以为进来贼了。所以才。。。”

  刘玉莹一下子过来咬住我的脖子:“呜啊咿。我咬死你。”

  我痛得大叫:“啊,我真的不知道啊,啊!~~”我再不反抗肉都要被撕掉了,我伸手推她的头,她被我推开了,然后又冲过来对准我肩膀,我哪能让她得逞,连忙伸手去挡,她过不来,继续换位子进攻,我们一直在僵持着,她再一次冲了过来,然后一脚把裹在身上的浴巾踩掉了,然后全身都暴露在我眼前,我惊呆了。可刘玉莹才不管那么多,好像也不害羞似得。趁我呆在那里直接过来把我压倒在沙发上,使劲咬我。“啊~~~刘玉莹,你没穿衣服啊,别别,你的胸,你的~~啊。。”她不管我说什么,反正就是不松口,我痛,并快乐着。。。个毛线啊。

  她咬够了,终于松口了,可她这个时候还没穿任何东西。“刘玉莹,你没穿衣服哎?”

  刘玉莹好像这才发现连忙捡起浴巾裹住:“刘煜,你怎么这么爱流氓,妹妹都不放过。”

  我就不服了:“为什么是我耍流氓,明明是你自己什么都没穿跟我闹的好不好。”

  刘玉莹听了我说的,一脚对准我小伙伴,还好我躲过了。我问劝她:“好了,不闹了,你的衣服呢?”

  刘玉莹把身上的浴巾裹好:“我没有带衣服来。”

  我摇了摇头,然后去我的房间给她找了两件我的衣服:“先穿我的吧,内裤就不要了吧?”

  H酷匠j网m正版首$~发

  刘玉莹没好气的的说:“才不要,用来拖地都脏。”

  我没空瞎扯,被她一闹,现在热的全身是汗:“我洗澡去了。”

  玩了一天,感觉挺累的,洗了个澡舒服多了。妹妹的衣服全都丢在架子上,都这么大了还是和小时候一样啊,从来不洗衣服。我没办法,洗澡的同时把她的衣服内裤一起洗了。洗完澡出去,看见刘玉莹真在摆弄那个熊布偶。我过去拍了下她的脑袋:“哟,怎么了?这么大了还玩熊?”

  刘玉莹并不在乎我说的:“哥哥,你给谁买的啊?”

  我问:“河边套的。你想要吗?”

  刘玉莹眯着眼睛点头,我笑了笑:“那这个熊就送给你吧。”

  刘玉莹高兴极了,抱着熊过来在我脸上亲了一口。呵呵,还是妹妹亲哥哥比较容易啊。我摸了摸刘玉莹的头:“时间不早了,你明天还有事要办,快去休息吧,你睡我爸妈那边房。”刘玉莹点头抱着熊跑去了房间。我关了客厅的灯也准备去睡觉了。

  今天一天玩的很累,一上床就感觉晕乎乎的了,正在我意识模糊的时候,我感觉我被鬼压床了,胸口闷闷的透不过气来,全身很难动得了。然后就感觉鼻子痒痒的想打喷嚏,咦,为毛鬼压床会想打喷嚏?我一下子睁开眼:“刘玉莹,你干嘛呀?”这个时候,刘玉莹正压在我身上,脸贴着我用头发丝挠我鼻子。我一个转身将刘玉莹摔床上。然后用两只手挠她脚心:“你喜欢玩是吧,我今天玩死你。”刘玉莹最怕这个了,被我一挠直接差点没笑断气。

  刘玉莹求饶:“哥哥,我错了,哈哈哈,不要啊,雅蠛蝶。。。”

  我抓住他的脚说:“还敢不敢?”

  刘玉莹眼泪都笑出来了,含泪摇了摇头:“不敢了。”然后大口大口呼吸着。

  我放开她的脚装作成功人士说:“小样,跟我斗你还早呢。”

  话刚说完,然后就听见“咔嚓”一声。我去,刘玉莹手上正拿住一卷透明胶带。直接过来往我身上缠。老虎不发威你挡我是HELLOKITI?我一下子就崩断胶带,然后抓住她抢过她手中的胶带。直接把她来了个五花大绑。妹妹被我用胶带绑住了,手脚完全动不了,像个毛毛虫一样扭来扭去。妹之错,哥之过。这次我真要好好调教调教。

  我把手轻轻的放在了她细细的腰上说:“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啊。”说完就使劲的捞。刘玉莹在床上使劲的扭,一边笑一边呻吟。搞得好大动静,不知道的人听见了还以为我在和那个妹子啪啪啪。。。我捞满意了冷脸对她说:“还闹不闹?”

  刘玉莹笑的没力气了,一边喘气一边说:“不,不了,真的不了。”

  我满意的笑了笑然后点了点头,解开她身上的胶带。这下刘玉莹真的被我征服了,直接趴在床上不动了。都笑的没力气了。我在他屁股上打了一下:“快回去睡觉吧。”

  刘玉莹转过身来,然后抱着我的枕头说:“哥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铃风说:

  这章被编辑重命名了,结果我又换了个名字。原来的调教二字太敏感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