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冷不防地被我踹到了深水里,慌了手脚,在水里乱拍起来。我笑了:“有救生衣你怕什么啊?”她被我一提醒好像才知道了自己有救生衣。她穿着个防弹衣,慢慢地往我这边游了过来。你这玩毛啊,我对她喊:“你往深一点的地方去啊,往我岸边游什么?”阿拉?不对啊。这是要报复我的节奏啊,嘿嘿,我冷笑一声。过去拖着他的防弹衣。把她往深水里带。“啊~你干嘛,快放开我。”她使劲挣扎,我不管直接把她往那块大石头那里拖。那里最深,李松正在那里玩跳水呢。刘玉莹看见我拖着个防弹衣过来:“哟,你还不会游泳啊?”何诗雨笑了笑。我就把她拖到这里,我和李松去上游玩漂流去了,留下三个女的在这:“刘玉莹,石栏,你们教教她吧。”

  上游这里水浅,但是很湍急。最适合漂流了。“李松,你女朋友如何?”“嘿嘿,那还用说?”“你不说小孩子不喜欢?”李松不爽么么哒,然后试图把我按水里,我早已看穿翻身将他按水里思密达。他吃了一口水,“我X你M。”

  我和李松从上游漂下来,他要和我比谁快,这小子边漂边游,也不怕石头撞蛋蛋。我不敢乱来,慢慢摸着前面漂。这样玩了几次,过瘾了就回去。何诗雨和他们玩的挺开心,不过她一直在那块石头那里。我都怀疑她有没有动过。她看见我来了:“刘煜,你快看,我抓到鱼了。”我干,她这样子都能抓到鱼?我立马游过去看有多大一只。她两手捧着水,伸到我面前给我看鱼。我去,还真有几只鱼。这鱼就是喜欢在石头边的一些比虾米还小的鱼苗。“你放过它们吧,它们还要去找妈妈呢。”“你看,小小的好可爱哦。”我伸手准备去抓她的鱼:“拿来,给我烤着吃了。”她一下子把鱼洒水里了。“去死。”石栏和刘玉莹也在旁边用手抓那些小鱼。“你们不是要教他游泳吗?”石栏转过来看着我:“她怎么都不肯脱掉救生衣,我们就让她自己游咯。”我摇了摇头:“算了,还是我来教你吧。”“没事,我学得会。”“你在这抓鱼就会了?往岸边游,快点。”她穿着救生衣往岸边游去,我先游过去在岸边等他。真特么龟速啊。花了好长时间才游过来,有这阵时间我都可以撸一管了。

  我用命令的口气:“给哥把衣服脱了。”拍了一巴掌水给我。“不脱衣服你怎么学得会?”她白眼看着我:“是救生衣,不是衣服。”“好好好,快把你的防弹衣脱了,这里没敌人了。”何诗雨把那件防弹衣脱了后,我看见了里面的衣服,湿湿的皱皱的。贴在胸前。看得我小伙伴有反应了,我去,这个时候搞毛啊。我一头扎进水里好清醒一下。

  。@酷匠‘网正u版qt首发}|

  我往深一点的地方走了一点:“过来吧。”她有点不敢“这里水很浅,淹不死你的。”何诗雨慢慢地走过来,每一脚都试一下水的深浅,真是无语。“你知道怎么游吗?”“大概知道吧。”“那你游一个试试。”何诗雨站在我面前不动:“我不敢。”“我在你旁边,没事。你试试吧。”何诗雨慢慢地把身子浸下水,然后脚一蹬。直接往下面沉,我干你特么是神啊。何诗雨貌似呛了口水,上来直咳嗽。我伸手过去:“你先抓着我的手,然后脚划试试。我慢慢教你。”

  我拉着他的手,她就浮在水面上用脚划水。“恩,感觉有浮力了吗?”她在水里吃力的点头。“好,那我放手了,你试试看能不能浮起来。”我把她往深一点的地方带了去。“我放手了啊,准备。”何诗雨现在手脚并用,能浮起来。我往后退了一点:“恩,很好,你现在往我这边游过来试试。”她努力的往我这边游,但是毫无痕迹,完全就原地没动。“刘煜,我没力气了。”“加油,没力气了就站起来,你能站的倒底。”她没动了,然后试图站起来,不过我高估了她的身高。她一下子梭进了水里。就剩个头在外面。然后手脚乱抓。我干,你太牛了。连忙过去,拉她上来。她急了,摸倒了我的手,一下子像蛤蟆一样贴着我的手不肯放了,我用手拖着你游吧。她一只手抹了抹脸上的水。“不学了,好累。”我不干了:“才这么一会你就不学,怎么学得会。”说着我就用手臂拖住她的肚子那里。“啊,你吃我豆腐。”“谁要吃你豆腐,快点,继续学。”

  我拖着他的肚子让她慢慢游,她慢慢地能游动了。但是动作有点乱。我想把它往深点的地方引,何诗雨发现了:“啊,我不要去那边,回去,回去。”两只手乱划。乱抓着,她的手不小心把我的小伙伴碰了一下,我小伙伴不干了,直接上膛了。何诗雨可能没注意,可我注意了。在这样下去就要被发现了。“何诗雨,我放了啊。你自己游回去。”“啊,不要。”她扯着我过来直接抱住了我的脖子,我干,她到底有多怕啊。她贴着我的时候,她没注意,腿一直在我小伙伴上蹭。这是干鸟啊,不行了。“行行,你别勒着我,我带你回去。”我伸手过去准备再次托起她,可是,这一不小心摸到她的小白兔了。。。

  “啊,你干嘛!”“嘿嘿,不小心的。”何诗雨脸红了“流氓,快带我回去。”我她把她拉到了水浅一点的地方。我放下她,准备撒丫子跑。可这个时候刘玉莹跑过来了。“哥哥,我给你看个东西。”刘玉莹手放在后面走了过来。“什么东西?”她走到我面前,突然把我内裤一扯开,然后从身后拿出一只螃蟹丢我内裤里面。我干,特么这是要死啊。这东西要是夹到蛋蛋就死了。我赶快掏下面,可这位螃蟹兄毛手毛脚的挂在我内裤上不肯下去。眼看着它张大了钳子,我蛋蛋都吓缩了,我赶紧脱掉内裤。然后小伙伴展示在妹妹面前。刘玉莹害羞的笑了笑:“哥哥,看见了哦,和小时候一样嘛。”这特么是故意的吗?我欲哭无泪。连忙转过身去,可是,我忘了何诗雨还在我后面,这下她也看见我小伙伴了,我不知道她心里什么感受,反正我脸是红了,她比我更红。“流氓。”然后一下子转身蹲在了水里。看见何诗雨蹲水里,我顿时感觉怎么这么2,当初怎么就没想到蹲水里呢。我蹲水里把内裤上的螃蟹兄清理下来,再穿上内裤,我都要哭了。“刘玉莹!”我过去把她抓住然后使劲掐她脸。“呜~哥哥,好痛。。。”“痛死你。”

  收拾完妹妹,我回头看了看何诗雨。吓我一跳,她就在我后面。“嘿嘿,都是这丫头害的,要怪就怪他。”她没说话,她把刚刚那只螃蟹兄拿在手上。我背脊骨凉了,她难道也要像刘玉莹那样?我赶紧压住内裤。“流氓!”她大叫一身然后把螃蟹往我身上按。螃蟹兄毫不留情的一钳子,差点夹到我奶头了。。。我痛得叫了一声。一把把螃蟹兄扯下来。我痛,并快乐着。。。艹。

  玩了几个小时,到下午了,何诗雨狗刨式也能刨一段距离了。刘玉莹还有李松和石栏早就上岸在哪吃我买的东西。时间不早了。

  李松招呼我们回去,说要请客吃东西。那感情好,今天把他吃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