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等这一刻都等哭了,但是我又担心万一她和爸也回来怎么办。我立马躲在沙发后面。要是拧了几圈,门开了,然后一个矮个子急急忙忙跑进来:“刘煜,对不起,刚刚有事。刘煜?”她往房间跑去,我此时在客厅的沙发后面,她没看见我。我想吓唬一下她,就悄悄走过去。她还以为我在衣柜里,但是开门没看见。然后就在整个房间到处找。我悄悄走到她身后,她一会趴下去看床底下,就在这个时候,我蹲下来:“找什么呢。”她被我这么一吓,脑袋一抬,直接撞床板上了。这样的的场景一般只有动漫里面的萌呆女才有,我竟然看见实物了,我忍不住了:“哈哈哈哈,瞧把你吓的。”她被撞了一下之后,躺在地上不动了。咦,不对劲啊。上前去看了看,她竟然哭了。我连忙扶她起来,她在发抖。“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她眼泪一直流着呆呆的看着我:“你吓死我了,你吓死我了吓死我了。呜呜呜~~~”她的小拳头一拳一拳的砸在我身上。软软的一点力气都没有。我不知道该怎么安慰才好。她渐渐地哭声越来越大,我感觉有点玩过了。我轻轻把她抱住。。。

  “对不起,没事,是我。”她一动不动的躺在我身上,抽泣着。我感觉她的身体是那么的娇小,这种感觉以前重来没有过。我抚摸着她的头,一边安慰着她,她慢慢的闭上了眼睛。。。哭累了很容易睡着,她竟然靠我身上睡着了。我轻轻的抱起她将她放在床上。放下她的时候,我正对着她的脸,她的眼睛周围红红的,鬓角的头发也被汗打湿,粘在那张恬静的脸蛋上。我看着她的脸,不禁有种怦然心动的感觉。我轻轻的将她粘在脸上的头发拨开。她的样子更让我心动了。

  不行不行,我站起来使劲摇了摇头。再心动就不行了。看样子今天晚上是走不开了。一下午没吃饭,现在肚子饿的叫,我想看看她家有什么能吃的。我到他家的冰箱看了看,哇,好多鸡蛋。。不过有牛奶,就拿了一瓶牛奶喝。我将它房间门关上,自己去了客厅,我拍了拍沙发,把上面的灰拍掉,然后睡在了沙发上。这沙发比我家的床还舒服。。。

  “刘煜,刘煜。”我被叫醒,揉了揉眼睛。“哦,你醒了啊?”孙雪醒了,这个时候透过窗户看,窗外的天空泛起了鱼肚白。我在她家睡了一晚。。。她在我旁边坐了下来:“昨天,真的对不起,我不知道我爸会回来。然后有点事就走了。竟然让你。。。”“没事没事,我才要说对不起,昨天的事。。。对不起。”她脸微微红了:“没事,你一直都没吃东西吧,我下面。。。给你吃吧。”我的肚子真的顶不住了,现在竟然还不争气的咕咕抗议起来。孙雪笑了,然后站起来往厨房走去:“你等会吧。”我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7点02分,还早。。。个毛线啊,我还要去接我妹妹啊。我连忙告诉她:“孙雪,不用了,我现在有点急事先走了。”“你不吃东西啊?”我没时间解释:“下次吧,有点急事。”

  我赶紧下楼,打开自行车锁往车站飙去。还好这里离车站不远,只用了六分钟就到了。到了车站外面,我远远的就看见了刘玉莹。她背着个书包,站在候车厅外面。我把车开过去:“莹--子。”她一看见我气就来了,直接过来咬我的手臂。“啊,哥哥你身上好咸好臭。”我笑了:“哈哈,专门为了等你才没洗澡哦。”“恶心死了,你知道我等了你多久吗?9分钟啊,你知道9分钟可以干什么吗?”我挠了挠头:“9分钟啊?9分钟可我以撸一管。你可以干什么?”刘玉莹直接踹了我一脚:“哥哥你还是没变啊,低端土气掉档次的213。”我拍了拍裤脚:“快点上车回去吧,昨天没洗澡痒死了。”“我才不要坐你的车,你身上臭死了。”“那我走了哦。”她抓住后座。然后上车了。。。

  她坐在我后面,双手抱着我的腰。不过我对妹妹完全木有感觉:“你不是说我身上臭吗?怎么抱着我?”“我乐意。”

  很久不见了,刘玉莹长高了不少,样子也变了,她小麦色的皮肤给人一种健康活力的感觉,穿着整套的纯白带粉色边运动短袖,微卷的褐色头发扎成一个轻松活泼的辫子,总是那自信可爱的表情。我有肚子饿得不行,于是问她:“你吃东西了吗?”她坐在我后面回答:“没有,哥哥是不是要请我吃肯打鸡啊?”“肯打鸡?那种东西吃了小心发育过快哦。”她任性的摇自行车:“你就是小气嘛。”“别摇。”她摇的更起劲了,还好我车技好,不然准掉进路边没有盖子的井里。有句谚语说得好,真是`车后坐个妹,亲人两行泪`啊。

  当然我不会请她吃肯打鸡,也没钱。就在一家粉馆要了两碗肉丝粉应付早饭了。回到家,我先洗了个澡。洗完澡后,发现她完全霸占了我的电脑。正在下载撸啊撸。我走过去说了句:“这么小就玩撸啊撸。着撸啊撸还真是害了不少人啊。”她不爽了:“你还会撸吗?”我嘿嘿坏笑:“我会撸啊,要不要我撸给你看。”她对我做了个咔嚓的手势,然后转过去和好友聊天去了。我擦了擦头发:“说,你这次干什么来的?”她好像来了兴趣,把椅子转过来:“嘿嘿,我下学期就来这里读书。”搜噶,妹妹要来这里读书啊,我寒颤了:“你来这里读书?”“是啊,我要和你同校。”我擦了把汗:“我勒个去,还和我同校?”她坐在椅子上摆动着脚:“是啊,我还要住在你家里么么哒。”我快要哭了:“你这是要我命啊思密达。”我一拳捶在床上。“哥哥,床是无辜的哦。”“这么说你才是有辜的是吧?”我过去扯起了他的脸。。。“啊,不要,我踢你蛋蛋了啊。”。。。

  原来妹妹是来打听学校的,而且下学期还会住我家,我的生活彻底完了。这个时候有人敲门。我坐在床上:“刘玉莹,去开门。”她无视我,又转了过去继续玩电脑。请问妹妹有什么用?我过去开门:“哟,何诗雨,你怎么来了?”“我不能来啊?”刘玉莹听见动静也咚咚咚的跑了过来。何诗雨没见过我妹妹:“哟,昨天还是个萝莉,今天又换了个?”我刚准备解释,刘玉莹过来就直接挽住我的手:“好啊,你趁我不在还找个情妇。”刘玉莹鼓着腮帮子看着何诗雨。呵呵,我特么是跳进黄河洗不清了。我对着刘玉莹脑门使劲弹了一下。“啊,哥哥好痛。”“看你还乱说话。”何诗雨好像松了口气的样子:“原来是妹妹啊,挺可爱的啊。”刘玉莹看着我眼神怪怪的,然后又对着何诗雨说:“别以为是妹妹,我可不准某个胸大无脑的抢走我哥。”“是吗?你们感情真好啊,我怎么可能和你抢一个逗比呢?”我呵呵,躺着也中枪。我招呼何诗雨进来:“别胡扯了,你有什么事?”“没什么事,就看看你在家没。”哦,先进来坐吧。对了,忘记告诉你了,这是我堂妹刘玉莹。。。

  .看Um正lI版章:j节◇G上酷%L匠☆“网(

  说着,李松给我打来了电话。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铃风说:

  我才发现其实我的好多格式都不对,下次要把自己的格式改正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