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教室我吃完饭就趴着睡了,醒来时时被尿憋醒的。这个时候快上课了,由于睡姿不对我的双脚已经麻了。我一瘸一拐的去上厕所。回来时却发现教室门口围了一群人。难道班长出事了?我马上跑过去,果不其然,有六个外班的在找班长麻烦,旁边的人不敢插手。我看见那个胖子把班长抱住,然后其他的人就开始了,张亮边哭边扯着那个高瘦求他别打。

  酷匠Z☆网首y发

  “我艹你x。”我大吼一声冲过去,跑到那个胖子身边,把那个胖子手一把,一个过肩摔把他摔的起不来了,然后又是对着那个高瘦一个边腿把他扫翻在地下,班长挣脱胖子后,也挺屌的,直接一拳把前面的一个长头发打流鼻血了。我刚刚用的都是散打的招式,从特校学的。对付这些人足够。剩下的几个人看我不好惹,都不敢动了。那个高瘦从地下爬起来:“你们四个人怕他个屌?打死他。”然后有人从后面抱住了我,我一时挣不开,我用了何诗雨的真传,一脚踩我后面这人脚趾头上,然后用后肩撞。那人被我撞开了,坐在地下用手捂着脚。看样子痛的不轻。忽然我头被重击了一下,我感觉一下子眼前冒星星了。回过神一看,那个高瘦不知道在哪弄了本字典砸我头上,虽然是字典,但是那么厚和砖头没太大区别。这下我真的火了。我抱起手腕冲过去对着那个高瘦的锁骨来了个肘击。然后那个高瘦一下倒在了地下打起滚来。其实我刚刚的肘击没有用全力,不然那个高瘦的锁骨绝对会被我击裂。这下其他人不敢再过来了。我感觉我右手有热热的东西在流动,然后从我指尖滴在了地上。我的手肘伤口又裂了,而且比原来更严重,血流个不停。老师也来了,这时我的手肘被人用东西捂住,我回头一看,是孙雪,她用纸巾给我按住了伤口,眼睛红红的,看来早就看见我打架了,一直不敢叫我。

  开学第一天就摊上这事我真够倒霉的。而且再这样下去我手肘的伤永远都不会好了。老师把其他人叫去办公室了,让我我先和孙雪去医务室疗伤。我今天真是悖时到家了,到了医务室校医又不在。我回过头对孙雪说:“回去吧。”孙雪的样子很着急:“可是,你还在流血啊。”“没事,一会就好了。”我把纸巾拿下来:“你看,已经不出血了。”她看见我没出血稍微放心了点:“你先把手洗一下吧,你看,全是血。”孙雪又拿出纸巾沾水给我擦着伤口。看着她认证的样子我不知道为什么有一种想哭的感觉。我轻轻的摸了一下孙雪的头:“谢谢你。”她被我这么一摸看,一下子脸红了:“没,没事。”我对她笑了笑:“你快去上课吧,我还要去老师那里。”她点点头咚咚咚跑回去了。

  办公室里,老师还在骂人:“程瑞,亏你还是班长,在学校还有不少荣,你却带头打架。”虽然这件事起因和我没关系,但是我还是参与了。不过班长再次体现出了他的大哥精神,把所有的罪基本上都顶了下来。结果他被记过,并撤销班长职务,我被提出了警告。处理完后,我却被校长单独召见了。我心想这下完了,那个中年妇女肯定会告诉我老爸。这才开学第一天,我爸准回来扒我的皮。我怀着必死的心态来到校长室,那个中年妇女看见我就笑了笑:“刘煜,你坐”艹,这难道就是暴风雨的前奏?我顿时觉得心里一阵发麻。我咧起嘴:“王校长,我还是站着吧。”“没事,你坐。”我不安的坐在沙发上等待着死亡判决。王校长站起来坐到了我旁边,我顿时感觉一阵不自在。“刘煜,事情我听说了。你也是看不习惯才打架的是吧?”我点头。“嗯,这次的事情我就不再追究亲,不过你以后千万不能这么冲动了知道吗?有什么事都要告诉老师,老师会处解决的。”我听到这里长舒一口气,马上点头哈腰:“谢谢王校长,下次一定不了。”本以为我就没事了,可王校长不依不饶的给我上了一个多小时的政治课。还要我写3000字的检讨。我哪敢不答应,捡回来一条命都不错了。

  下午就在办公室渡过了,我从办公室出来时已经五点半了,都已经放学10分钟了。我去车棚取出自行车直接回家。家里的感觉就是好。一到家果断倒在沙发上,这一天把我累坏了。没躺多久就睡着了。

  睡了一会,我被敲门声吵醒。想都不用想,一定是何诗雨。我去开门,只见他穿着个校服站在门口。“何小姐,请问有何贵干?”她没说话,直接走进来坐在沙发上。我关门走过去:“怎么,今天想和我睡?”她瞪着我:“刘煜,你今天打架了是吧?”我惊:“靠,你哪里得的消息?”“你不知道啊?你在你们学校都出名了。开学第一天就打架,你就不能安分点啊?”“嘿嘿,何小姐如此关心我真是感激不尽啊。”“哼,少贫嘴。给我看看你的手好些了没。”我一身冷汗:“好多了,不用看了。”她一把抓住我的手,反了过来。“啊,非礼啊。。。”她看着我的伤,然后哭了。我去,我都没哭你哭毛。“哎,何诗雨,怎么了?你别哭啊。”她擦了擦眼泪哽咽着说:“你怎么这么不爱惜自己。”“我真的没事,这点小伤一会就好了。”她越哭越厉害,哎,真没办法。我往她身边挪了挪,手搭在她头上:“好了,真的没事,这伤过几天就会好了。”我一边安慰一边抚摸着她的头,我顺着她的头发一直摸到背,这才感觉她就像一个很容易受伤的孩子。过了一会她止住了哭泣:“走,去医院看看吧”我不愿意:“这点伤真没事,不用去医院的,你给我上点药就行了。”可她非拉着我上医院看。我只好从她。

  这里离医院挺远的,最近的一家诊所走路也要十多分钟。我到楼下拿出自行车让他做我后面。“你还能骑车?”我点头:“放心吧,真的没事。”她犹豫了一下还是坐了上来。一般女孩子坐车都是侧坐的,不过何诗雨坐车时跨着的。呵呵,她绝对从没坐过别人的车。

  到了诊所,医生说我伤口已经感染了。建议我打针消炎,我没同意。让医生上点药就行了。医生给我手包扎了一下,然后给了我一些药让我吃。说这只手洗澡不能沾水,这只手不能洗。从诊所出来后,何诗雨问我:“你吃东西了吗?”我摇头。“走吧,去我家吃吧,我做饭给你。”呵呵,这丫头其实还挺温柔的。“这样不好吧?”她摇摇头:“没事,反正我妈没在家。”我奇怪了:“没在家?”“嗯,妈妈去继父那边了,大概去一两个月,我现在一人在家。”我去,这是什么节奏,全是同居?不过何诗雨突发奇想说:“上车,我带你吧。”呵呵,这感情好,体验一下女的骑自行车带男的的感觉。

  坐在她的后面,她先是一蹬,然后自行车左右摇晃着龟速前进。风里吹着她的气息,那种淡淡的香味太迷人了。太阳已经到达了地平线。天的尽头满是红晕。自行车穿过街道,穿过那段樟树胡同。回到了家里。她下车擦了擦额头上的汗。:“你比死猪还重。”我假装惊讶:“啊?你以前载过死猪啊?”她嘟着嘴:“你就是死猪。”“哈哈哈哈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