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一走,我感觉一下子清静了,没想到女的这么麻烦。以前还想要找一个女朋友,看来真的要找了女朋友我的生活不就崩坏了。大热天的伤口很容易发炎,我身上黏黏的又不敢沾水。这种感觉真不好受。特别是热的时候还会有一些刺痛。不过我不愧是智商250的天才,用纱布垫着伤口外面粘上透明胶,勉强洗了个澡。结果第二天。。。

  我昨天睡得早,第二天早上六点半就醒了。由于伤口原因,我一夜是趴着睡的。我本想双手撑起来可我手一动就感觉伤口一阵剧痛。我去,真的发炎了?我滚下床一看,果然。。。看来是我昨天洗澡还是进了水,我高估了我的智商了。。。可是今天开学第一天,我可不想出状况。自己找出医药箱给自己上了些药。不过还好早上只是结痂被我一动破了才痛,现在擦了药后缓解了不少。至少还踩的动自行车,我在小区外吃了豆浆油条当早饭了。

  我踩着自行车,开的很快,早晨的风吹的很舒服。一会就到了学校的那个上坡,虽然是上坡,但我这车的性能好,一口气上五个坡都不费劲。我到学校时才7点,有够早的,我把车停好。这个时候在学校没看见几个人。我记得我是五班,可是教室在哪里呢。上次班主任说的我完全忘记了。“刘煜。”这个时候有人在背后喊我,我回头。在校门口有一个矮个子向我跑了过来。是孙雪。她跑到我后面穿喘了口气:“刘煜同学,你来的真早。”我回答:“哟,真巧。”“嗯,我们真有缘分呢。”她点头笑了笑。她这一笑我整个人都软绵绵咯。“哎,刘煜同学,你的手怎么了。”我看了看我的手:“这个啊,昨天被火车撞了。”她小嘴一张一脸问号:“啊?火车?”我乐:“呵呵我逗你的,没事就是不小心磕了一下。”她笑着:“你真会开玩笑。”

  还好碰见了孙雪,我和她一起走到教室。这个时候班上没有几个人,但是我和孙雪一进教室,班上的几个人都看着我们。我有点不习惯,可孙雪一脸微笑的和班上的几个同学打招呼:“你们好,我是这学新期转来的。我叫孙雪。”我估计有几个男生也被她软到了,傻逼一样对着她笑。孙雪用手肘捅了我一下:“你也打下招呼啊。”我没她那么自信,我就对着他们笑了笑。我的肩膀被人拍了一下。我回头:“张老师。”孙雪我也看见了:“张老师好。”张老师笑了笑,然后继续拍着我肩膀说:“你们两个还没座位呢,自己去教务处去搬两张过来。”艹,这班主任真会用人,哎?为毛是两张?我还在想,班主任看我不动:“教务处在那边教学楼一楼,快去,一会开学典礼。”艹,还在那边教学楼。心里真不爽啊。孙雪碰了我一下:“走啊。”哦,原来是让我和她的意思搬过来。帮助这个棉花糖我还是挺乐意的。我点点头:“嗯。”

  到教务处也没老师,但是外面走道上有一排桌椅。我当即把两张桌子重在一起搬了起来:“你拿两张凳子就好了。”其实这两张桌子对我来说并不算重。可我一看孙雪,就感觉平时是个千金,没干过什么活。她一只手提着一个凳子,一会又磕了脚,一会又掉了一个。我看不下去了:“你把另一张椅子也给我吧。”她看着我抬了这么高一叠,有点不好意思:“不行,你都搬那么多了。”她执意不让我再多拿一个凳子,我有点不耐烦了。放下了两张桌子,过去把一个凳子抢过来堆在桌子上。她勉强的笑了笑:“那就麻烦刘煜同学了。”我搬起好高的一叠桌椅就走:“以后就直接叫刘煜吧,加个同学听起来别扭。”“嗯。”

  这个时候学校的人开始多了,其实我搬这么多也不是装逼,的确不算重。不过路过的学生看着一个男的搬了这么多后面跟着个拿一张凳子的女生,而且还这么可爱,不说我装逼说什么?这个时候孙雪也不好意思了:“刘煜,还是我自己来吧。”我呵呵笑:“你啊?等会开学典礼开始了你都只到操场。我搬没事,快走吧。”我加快了步伐,她也把凳子举在头上跟在我后面小跑,样子怪可爱的。

  到了教室,人基层上都到了,不过李松不是和我同班么?怎么没看见人。班主任走过来,指了指靠四组窗的最后:“你们两个暂时坐哪里吧。”和孙雪同桌,我高兴的蛋都痛了。孙雪看我在笑:“刘煜,你笑什么?”“没。没什么。。。”我就在众人的目光下,搬着好高的一坨凳子往最后一排走去。把桌位放好就坐了下来。“呼,累死我了。”孙雪把凳子拿过来:“谢谢你了。”放下凳子一座,她坐下来时凳子撞到我手肘“啊~~~”。我痛的叫了一声。孙雪惊慌失措的说:“啊,对不起对不起,我没看见,痛吗?”其实真的很痛,但我咬牙装逼回答道:“没事。”“啊,刘煜,你那里流血了啊。”“可能刚刚结的痂又破了,真特么悖时。”她连忙掏出纸巾,让我把手抬起来给我止血。她的手把着我胳膊,另一只手用纸巾按住伤口。然后还时不时给我吹吹。我感受着这温暖的气息。这种感觉就算是肋骨断了也不会觉得痛。这个棉花糖很单纯,这对于情窦未开的我来说根本就把持不住啊。我注意到了班上一部分男同学的眼神,像八路军看见日本鬼子一样看着我。这分明就是羡慕嫉妒恨。我摇摇头对我说:“喂,好了吧?这样被人看着不好。”被我这么一说,她才发现她的行为有点。。。皱她着眉毛咬着小嘴唇,脸一下子红透了。尴尬的说:“嗯,你自己按住吧,对不起哦。”她这样子更可爱了,软的我力气都木有了有木有?

  r`酷匠网首发√q

  我按住伤口在班上扫视了一圈,还是没发现李松。艹他不是说在五班么?我电话震动了,正好,是李松打的。我接电话:“喂,你人呢?”李松喜欢爆粗口三句话离不开艹:“我艹你妹的,我还要问你呢,你人呢?”我没好气了:“我艹你妹,你不骂人会死啊。我在五班教室啊。”孙雪听见我骂人,拍了我一下摇头示意我不要说说脏话。那边电话又说:“我也在五班教室啊,没看见你人啊。”他说完这句话我意识到一个问题,我是留级到5班的,这么说他就是初三年级我是初二年级的。我回话说:“我忘了告诉你了,我留级了,现在在初二。”李松又开骂了:“我草,怎么不早说。”我真受不了他骂人,正准备还口,但孙雪正盯着我看。我咽了口口水:“好了不瞎扯了,我没事来找你,挂了。”我关了电话,发现班上又有一群人在看我,我去打电话有错啊。怎么跟看奇葩一样,不过我注意到我的iphone5的跑马灯在闪。。。艹,真特么丢人。早知道就把跑马灯关了,别人可能还会以为我是高富帅,这下好了,不想装逼也成装逼狗。

  这时候班主任过来点名了,他先清了清嗓子:“现在点名。张三,李四,二狗子,王蛋子。。。”(以上人名纯属补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