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家的时候,已经四点半了。就这么走回家,又出了一身汗。在家里我就脱了上衣,赤膊凉快多了。我想上网,可在爸妈的房间里有些不习惯。想把电脑搬到自己房里,果断开始搬。这电脑搬起来真特么复杂,后面还托了一大坨线。废了好大劲才完全将电脑转移阵地,这个时候又有人敲门。我擦了一把汗,去开门。真是热死了。爸妈都不在,是谁找我?

  门一打开,是何诗雨。这个时候我打着个赤膊,她一看见我竟有些不好意思。我问她:“你不是回去了吗?有什么事。”“那个,我今天早上钥匙放家里了。我妈也出去了。暂时回不来家。”“我去,你干嘛不把人也忘家里?进来吧。”她想掐我,可看我打着个赤膊又不好下手,只能干瞪眼。她走进来我把门关了。心想你也有害羞的时候。何诗雨正在脱鞋,我走了过去,双手撑着门,把她围在中间。我离她很近,她惊吓了一下贴在门上:“你想干嘛?”我故意坏笑:“嘿嘿,你说呢?”然后我越贴越近。她被我吓到了,手摸索着门把手一下子把门开了。。。

  我本来就是用双手撑着门的,重心有一半全压在门上,被她这么一打开,我直接失去咯平衡往她怀里扑去。她没站稳先是惊叫了一声。后来被我这么一压,两个人就这样倒了下去,我怕她摔下去撞着头,连忙抱住她用手护着她的头。。。然后楼道里发出一声沉闷的响声。我两只手的手肘磕在地板上,顿时觉得一阵钻心的痛。我放开他,转过身平躺在楼道里。看着我很痛苦,何诗雨还在发呆,不过她连忙回过神:“刘煜,你没事吧?”我摇摇头痛苦的站起来咧着嘴说:“刚刚跟你开玩笑呢,这次真的亏大了。”她见我没事,松了一口气:“活该,看你以后还敢不敢。”我手痛的厉害,也不和她争。打着赤膊摔倒在楼道里,弄了一身灰。

  =看》正版章l{节上酷5匠网M

  好了不闹了,进来吧,我洗个澡去。我一转身往家里走,还没走到两步,她在后面喊:“喂,你的手流血了哎。”我把手举起来一看,果然,刚刚摔倒的时候双手手肘都被磨破了很大一块皮,现在正在流血。我做出轻松的样子:“没事,我洗个澡去就好了。”正准备走就被他拉住了,她好像很担心的样子:“不行,你现在这样会发炎的。”我回答:“我去,我现在一身灰,身上这么脏怎么办?”她反驳:“那也不行,伤口发炎了就不得了了。你家里有药吗?”我指了指电视机柜下的医药箱。她去拿药箱,然后很小心的帮我手上擦了些碘伏。被她这么一擦,就觉得非常的刺痛,她在给我上药,我就坐在沙发上。忽然瞟见了老爸的身份证,这下好,刚刚完全把这事忘记了。我连忙对她说:“我去办点事,你在家里等等吧。”你现在这个样子去那啊?我身上一身灰,穿衣服又怕弄脏。本准备就这样赤膊出去的,可何诗雨又说我耍流氓的节奏,我有点不耐烦:“你又不准我洗澡,那现在怎么办啊。”她低着头:“算了,我帮你擦擦吧。”擦就擦,谁怕谁。

  何诗雨接了一盆水,让我去浴室。呵呵这是我人生第一次被女孩子擦背,想想还有点小激动。她把沾水后把毛巾拧干,在我背上细细的擦着。我擦,本来我以为没什么,可被她这么一擦,竟然感觉很不好意思,更何况还是孤男寡女的在一个浴室里。我的小伙伴来始激动了,我忍不住颤了一下。她发现了我的举动:“怎么,伤口痛吗?”我摇头:“没有,你快点。”我发现她的脸也红了。她还在往下擦,一直擦到腰。这感觉有点微妙啊,我的小伙伴特么竟然可耻的硬了。我连忙抢过毛巾:“好了,剩下的我自己来。”她看了看我说:“那你先让我把毛巾洗一遍吧。”我把毛巾递给她。她在盆里洗了洗交给我。我拿起毛巾赶快在身上乱擦了几下就往房间跑,待会让他看见了下面顶起了帐篷就真不好意思了。

  在房间里我穿好衣服,打开风扇吹着下面,想让我的小伙伴静下来。风吹的我pp都凉了,可是小伙伴现在依然厚着脸皮死撑在那里。艹,我们的小伙伴啊,你怎么这么没用啊。我坐在凳子上等小伙伴平静,何诗雨在客厅喊了一声:“死啦,怎么还不出来。你不是要办事去吗?”我擦,我要能出来还要你叫?我没好气的回答:“我看av别吵我。”她听见了,很是反感:“你就不能正常点啊。”我回答:“我正常的很,你先看会电视吧。”她就没做声了。

  看样子还真的只有撸一发才能安抚我的小伙伴,果断打开电脑撸。待我撸完小伙伴平静后,出门看见何诗雨在沙发上睡着了。客厅有点闷热,她脸红红的,几根头发被汗沾在脸上,看起来很有诱惑力,不过人一撸完了,就算是苍老师我也没兴趣啊。我没叫醒她,我把我房里的风扇拿出来给她开了,然后拿起身份证就去了申通快递。。。

  花了15元邮老爸的身份证,余额加上上次老妈给剩下的还剩670块。看来以后的生活都要计划着用了。好在我以前也做过饭,手艺还算不错。一顿饭还是能吃饱。我去超市买了很多能放很久又好弄的菜,这样以后就不用天天跑。

  到了院子已经六点了,院子里飘着菜香。这个时候正是吃晚饭的时候,我肚子饿的很。一打开门我就闻到了抄鸡蛋的味道。我看了看沙发,没人。但厨房有炒菜的声音。哟西,看来何诗雨在给我做饭。我悄悄的潜入厨房,看见他正在拨弄着锅子。我特意走到她后面,把音调压低:“干嘛呢?”她一下子把手里的铲子丢掉,回头一看。我嘿嘿的笑。不过,这并不好玩。没想到她一脚踩在我脚趾上大吼:“你吓死我了!”艹真痛。她过来掐我腰,我去,还是老办法对付我。我痛流眼泪了:“对不起对不起,蛋要糊了。”她这才停手,连忙去翻锅里的鸡蛋气呼呼的说:“我真是白给你弄了,倒掉算了。”我嘿嘿一笑:“真想做我的贤妻啊?”她听完脸红了。转过来继续掐我的腰,也不管锅里的菜了。我怎么求饶她都不肯停。直到她闻到了鸡蛋烧焦的味。

  她站起来把蛋乘碗里,然后盯着我:“这个鸡蛋你必须一个人吃完。”我看着黑那乎乎的鸡蛋,有种蛋蛋的忧伤。“你考虑过蛋的感受吗?别闹了,我刚刚出去买菜了,看哥给你露一手。”我拿出刚刚买到的肉,和几个土豆。我举起两个土豆:“看我青椒肉丝和酸辣土豆。”我那个样子可能有点滑稽,把她逗笑了。她笑眯眯的对我说:“那你还是要把那个鸡蛋吃完。”一时无语。。

  我把菜做好,她还在客厅看电视,我喊他:“喂吃白饭的,来帮忙啊。”她反驳道:“那你今天早上吃的是什么饭啊?给我吐出来。”何诗雨走到厨房帮我拿菜。我问:“嘿嘿,早上那个已经变成大便了,给你拉出来?”她一脸嫌弃:“刘煜,你恶不恶心啊。”我给他乘了一碗饭,她也不客气直接就坐下夹菜。好像要把我菜吃完一样,好像真的是饿了呢。“没人跟你抢,你急什么。”她口里含着一口饭:“看不出来你做的菜味道还不错。”我笑了笑:“比你那个黑鸡蛋好吧?”她瞪着我:“冰箱里只有鸡蛋,要是有其他的我也能做啊。”“你会做黑鸡蛋啊?”她没说话,一边吃饭一遍瞪着眼看着我。恨不得把我瞪死。

  刚把饭吃完饭,她就要走。我问:“我受伤啦,你不给我洗澡啊?”她一听脸红了:“洗你妹。”啪门走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铃风说:

  有错字吗?提醒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