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到这座阔别已久的小镇,我并不觉得有太多的伤怀。一年的时间,这里还是一样的平淡。要说变化,无非就是添加了几栋高楼新建了几条街道而已。巴士穿过沅水到了车站,终于回家了。没有人接我。还好我离开这里的时候没有什么行李,回来时也是如此,现在是八月份,发骚的太阳作死的顶在当空,晒得我蛋痛欲裂,头发早就汗湿了。我抹了把汗:“还是早点回去吧。”

  可是,天有不测风云,无情风水乱转。这不,我特么刚刚下车,就撞到了一个老太太。这老太太晃了晃,果断倒在了地下。尼玛坑爹啊,我特么没多用力啊,这怎么就倒了呢?艹。

  老太太呻吟了起来:“哎哟我的老腰啊。哎哟我的椎间盘啊,哎呦我的脊椎骨啊……”(此处哎哟省去无数字)

  反正那老太太是把全身的骨头和器官都哎哟了一遍。最后就一句重点“赔钱”。他妈这就是传说中的讹诈?我解释说:“老太太,我刚刚只是稍微碰到了你一下啊,有这么严重么?”她可不管,扯着我的脚就是不准我走,就是要我赔钱。

  我冷了冷脸:“老太太,别再闹了,我叫警察了啊。”谁知那老太太顿时黑了脸破口大骂:“好你个龟孙子,有娘养没娘教的,把我撞伤还有理?今天我不管,你不赔钱就没完。”围观的人越来越多,我渐渐红了脸,也不知道了他是真的还是假的。

  旁边有个年轻人悄悄对我说:“兄弟,你这下麻烦了,这老太太专门讹诈人的。上次就有人被她讹了钱呢。”我顿时心里冒火,但是在地下的是一老太太,我又没辙。哎,这都什么社会啊,认了吧。

  我慢慢的掏了掏口袋,只见那老太太眼睛都亮了。她又在地下呻吟:“哎哟,这下好了,全身痛啊,路都走不了了,我还怎么活啊。”我一下来了火大吼:“有完没完啊,陪你钱行吗?算劳资倒霉。艹。”围观的人发出一阵唏嘘。我丢下一坨十块的,那老太太也不抱我的脚了,直接去拿那一坨钱。我心里把她全家都问候了一遍。转身就走。

  到了家,晒得半死,家里没人。老爸老妈还可能在上班。家里也是没有什么新变化,我果断脱光去浴室冲凉。清凉的水浸湿全身“好舒服啊。”

  无聊的家里蹲一直蹲到了六点,终于,母亲回来了。她看见我回来,似乎也不吃惊,只是说我变结实了、晒黑了。完全没有重逢的感觉啊。这是都什么情况啊。我先开口了:“老爸呢?”“你老爸去湖北了,以后他在那边工作”“啊?”我一惊“对了,刘煜,九月份我也会去那边工作,你也和我们一起去那边读书吗?”我一时没反应过来。母亲接着说:“我知道这有点突然,但是公司调整,那边需要我们过去做技术。而且工资也跟可观,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反正我们会隔一段时间回来一趟的,你自己想想吧。”我点点头“我先去做饭了,家里买了电脑在我房里,你先去玩玩吧。”我一下高兴了,老爸什么时候这么高端啦?我出去一年就买了电脑回来。早知道就不用在家里蹲一下午了。

  想想,我有一年时间没接触电脑什么的了。我坐在椅子上,呆呆看着屏幕。风扇吹出闷热的风。我想起了一年前离开的时候。。。

  同样是一个炎热的天气,我正在网吧和小伙伴打游戏。玩的正嗨呢,突然从后面传来吼声:“刘煜。”我吓得菊花一紧,差点把鼠标砸屏幕上。

  回头一看,是我老爸。他把我像狗一样从网吧提到家里。

  “他妈叫你好好学习,你天天打游戏,就是不肯读书。劳资辛辛苦苦赚钱,你就天天玩,后天就开学了,你作业都没动。”我爸情绪激动,说话间射了我一脸唾沫星子。我不敢作声,这个时候作声就是作死的节奏啊。我爸接着骂了我一大堆,最后做了一个决定:“好,既然你不肯读书,老子把你送去特校。”说着说着,就开始筹备。

  所谓的特效校,就是特殊学校,专治叛逆或者是戒网瘾什么的,总之就是全是一些问题学生的学校。我本以为他只是说说,谁知他真的第二天就把我送了去长沙的一所特校。结果我就在那个学校特殊化了一年。要说一年有什么结果,我个人感觉也没什么变化。无非就是获得了一副好身体。天天被一些当兵回来的教官训练。我去的时候还是瘦不拉几的一个矮穷帅,回来就变成一个高穷帅了。

  性格也稍微变了一些。。。吧,如果是以前,很可能会扇上午讹诈钱那老太太几个耳巴子。其实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明明知道她是讹我,结果还是妥协了。

  我玩着电脑,看着我一年未登的扣扣。上面有无数条信息,毕竟一年没上扣扣了。我慢慢一条一条的看。无非就是一些问我为什么不上网啊,好久没看见我了啊。基本都是半年前的一些留言。也不知道为什么,感觉不想再和以前的那一些朋友玩了。我估计很多人都不知道我去了哪里。还以为我去外地不会回来了。哎,不知道也好。我莫名的有点伤感。

  我一条一条的关闭着对话窗。关着关着,直到最后一个,我正准备关,突然看见了名字,何诗雨,我停了。这个人是邻居王阿姨的女儿。她的父亲和母亲在她四岁时就离婚了,她一直跟着她妈妈住。她比我小两岁,我从小和他玩大的,怎么说呢,算是青梅竹马吧。但是至从我上了初中,迷上了玩游戏,就很少和她有来往了。碰见了也只是招呼一声。

  我看了看对话框,她给我发的信息,有很多。快速浏览了一遍,没有什么特别的,但是她好像知道我去了那个学校,说让我好好改造。我差点一口老血喷在屏幕上,我特么又不是去劳改,改造个毛线啊。我继续看,最后一次发送是昨天上午:“明天就回来了吧,记得联系我。”我心里暖暖的。心想还有人记得我啊。

  老妈饭做好了,让我去吃饭。我好不开心,今天只吃了早饭,现在肚子都饿的贴在一起了。当即关电脑去扒饭。可能是我回来吧,这一顿饭做的很丰盛。有红烧肉啊什么都有。反正很是丰盛,和我在特校的菜相比简直就是天上和地狱。特校虽然每顿都有肉,但是那肉都是连毛带皮,还有点发臭的那种。今天我果断扒了三大碗,差点没撑死。

  母亲看着我直笑:“以前怎么没看你这么能吃,每次做饭都只吃一点点。”我说:“真的太好吃了好久没吃到这样的饭菜了。”吃完饭,直接向母亲诉苦,说那个特校有多么的惨无人道。里面的生活有多么的黑暗。我说着说着,母亲竟然流泪了。感情我一回来,她的平淡都是装的啊。我心里也明白,那里有父母不疼自己子女的。果然还是心痛我啊。

  我安慰了母亲:“其实在那边没什么,多亏了那边我的身子可壮了呢!你看我回来身板硬朗呢,在那边一次病都没生过。”

  i=更☆6新n☆最T快#上=酷03匠网

  最后,妈妈还是笑了。

  吃完饭,寻思做点什么,突然想到了何诗雨,她不是说让我回来了找她嘛!何诗雨是我的邻居,是朋友,关系很好。而且还是个大美女哦,只不过我上初中后她感觉就变了性格了。一年没见面了,快去调戏一下这个美女吧。我跟老妈道别,说晚上回来。

  她塞给我几百块钱,让我自己去买点衣服什么的。我拿了钱就出门了。先去找何诗雨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铃风说:

新手第一次发文,谢谢各位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