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两个人看见乌老四以后,显得很震惊,尤其是吴老爷子手下的那个人,他对乌老四说:怎么会是你?我听刚刚的脚步声不像是你。

  乌老四说: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这么晚了,你们鬼鬼祟祟的在这里谈论什么?

  “这好像与你没有什么关系吧!”那个与吴老爷子接头的人说。

  乌老四点了点头,你们说什么的确与我没有关系,但是如果你们谈论的事情,事关大漠,就与我有关系了。

  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我只是奉劝你们不要打大漠的注意,否则后果自负。

  “后果自负?我倒想看看会有什么样的后果。“这个人的语气显得很不屑。”

  乌老四说,这么说你们是承认了吗?

  承认什么?

  你们的确再打大漠的注意。

  你真的很啰嗦,好!就算我承认了,你又能怎么样?

  如果是这样,那么你们会为此付出惨痛的代价!“乌老四的语气显得很冷漠。”

  惨痛的代价?你是在威胁我吗?“那个人伸手指了指自己的鼻子。”

  就算是吧!“乌老四的语气没有一丝感情色彩。”

  那好,我到要看看,你今天有什么本事说这样的话?

  乌老四的嘴角露出一丝冷笑:马上你们就会知道了!

  那个人听了乌老四的话,变得很气愤,他用力握了握手中的尖刀,就要扑过来,但吴老爷子的手下在这个时候拉了他一下说:先不要冲动,这个人与老头子是多年的好友,杀了他,只怕会惹怒老头子,对我们的计划造成一定的影响。

  那个人说,这个人已经见过你了,如果今天我们不除掉他,他把这件事情告老头子,老头子询问你的时候,你要怎么说?你觉得老头子会相信你的话吗,那可是一只成了精的老狐狸,到头来,结果还不是一样,也可能会更糟。

  吴老爷子的这个手下说:这个……我确实没有考虑到,对……不能让他见到老头子,我们要除掉他。

  那个人拍了拍他的肩膀说:放心吧,这件事情就交给我,我不会让他坏了我们的事情的,只是你以后出来时要小心点,我不想在看到类似的事情发生。

  “是,是,我一定注意,但……请您不要把这件事情告诉胡爷,不然的话……胡爷的脾气您也知道,我这条小命可就……”

  那个人叹了口气:看在我们这么多年的关系上,我不和胡爷汇报这件事,但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你明白我的话吧。

  “明白!明白!”不过……”这个人似乎有话要说。

  “你今天怎么变得吞吞吐吐的,有什么话直说!”

  这个老头以前跟老爷子是战友,当过兵,老爷子的身手你见过,这个老头只怕也差不到哪去,而且他在沙漠中摸爬滚打了很多年,毅力和耐性也非常人可比,总之,他不是一个容易对付的人,你要小心。

  这个人点了点头,说:关键时刻我知道应该怎么办,你就在一边准备看戏吧。

  乌老四说,你真的打算要跟我动手,这点你可要想好了,一但出手可就没有回头路了,要是我不小心失手杀了你,你可别怪我。

  “”是吗?“这个人目露凶光”你就那么肯定你能杀了我,而不是我杀了你。

  “肯定!”乌老四这两个字刚刚落下,他就像一只老猿猴一样,飞快的扑向了眼前的那个人。

  那个人也不甘示弱,举刀变迎,高手过招并没有那么多的花架子,招招致命,我在围墙后面都看傻了,我先说:这两个人都不是什么善茬,这家伙打得,真跟拍电影似的,我要是上去,只怕一个来回,就得被打的吐了血,甚至赔上自己的小命。

  这个时候,我也着实为自己捏了把冷汗,同时心里也很感激乌老四,如果不是他在危机时刻挺身而出,只怕现在我已经成了这个人的刀下亡魂了。

  这两个人虽然都很厉害,但还是乌老四更胜一筹,二人打了一会,那个人可能是见自己杀不了乌老四,变得心急起来,他刺出去的刀一刀快似一刀,但已经没有什么套路可言了,完全是凭借自己的蛮力,在乱刺。

  乌老四抓住了他一个弯腰的机会一把抓住了他握刀的手,手下一用力,这个人的刀就拖了手,同时他的嘴里发出一声惨叫。

  乌老四一把把他甩在了地上,同时捡起那个人刚刚掉落的尖刀“我记得我告诉过你,这么做你会死的,可你就是不听,你说这能怪谁呢?”

  这个人一脸的惊恐:你的确很厉害,但今天我想死个明白,你能不能告诉我你是谁?

  乌老四说,我的名字,已经多年没有人叫过了,就连我自己都忘记了,如果你非要知道我的名字,那好你就称我为“撒旦”吧。

  “撒旦”来自地狱的魔鬼,这个称号好像真的很适合你,但唯一不同的是,你不是来自地狱,而是来自沙漠,更为重要的是,你这个“撒旦”并不能带走我。

  “哦?”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

  那个人冷笑了一声,对吴老爷的手下喊道:还不动手!

  乌老四条件但我反射般的回过头:只见一个黑漆漆的筒状物体对准了自己的头部。与此同时一个声音也响了起来:别动!在动打死你!

  听了他的话,乌老四一动不动的站在了原地。

  一阵风吹过,带着些许细细的沙粒,打到胡杨树的枝叶上,发出一阵凌厉的响动,在漆黑的夜色下,显得很刺耳,也很诡异。

  那个人从地上爬了起来,摇了摇自己的手腕,对乌老四说:我不得不承认,你真的很厉害,厉害到我对付不了的地步,可是在它的面前,你的一切就失去了意义。本来我是不想这样做得,但是没有办法,因为你实在很恐怖,留你这样的人在世上,一定会坏了我们的好事,所以你必须死,只有你死了,我们才会安心。

  那个人叹了口气继续说:我都为你感到可惜,这么好的身手就这样死了,你一定心有不甘吧,但没有办法,这就是一个人的命,上天早已经注定好了。我敬重你是条汉子,说吧,你还有什么未了的心愿,只要我能做得,我一定会替你完成它。

  乌老四说,你这个人的本质并不是很坏,但我不明白,你为什么会走上这条路,如果我猜测的不错,你们要进沙漠的背后,也是为了那个秘密吧,是不是,回答我!

  那个人说,上面的意思,我不好猜测,但我可以告诉你的是,我们确实是要进大漠去寻找一个地方,至于那个地方在哪,我们找它又是出于何种目的,这些我并不清楚,也无法回答你。

  这样啊,那你的上面又是谁?

  这个问题你没有知道的必要。

  为什么?

  一个死人有时候知道得再多也没有任何意思。

  你就确定你们一定能够杀了我?

  那个人点了点头:现在抢顶在你的头上,只需稍稍的扣动一下扳机,你的生命就结束了,你说我能不能够杀了你。

  你很自信,但有的时候,太过于自信,并不是一件好事。

  哦?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这么说,有什么样的勇气这样说,但似乎都已经不重要了,因为下一秒你就要死了。

  乌老四摇了摇头,你还是没有能明白我的意思,所以说你一辈子,都只适合做一个莽夫,永远寄居人下,为别人卖命。

  说话的同时,就见乌老四以及快的速度低下了头,但他接下来做了什么,因为动作太快,加之天黑的缘故我并没有听清楚,只是知道在他完成这个一系列动作的时候,吴老爷子手下手中的那支抢打响了。

  清脆的枪响划过了大漠寂静的夜空,在此刻沉闷、诡异的气氛下显得尤为刺耳。

  枪响过后,一个人缓缓的倒了下去。

  三秒中,又倒下去了一个人,而他们的身边,还站着一个人。

  这个站着的人是谁?是乌老四,还是那两个人其中的一个。

  因为他是背对着我的,所以我看不清楚他的脸,才会发出这样的疑问。

  就在这个时候,那个站着的人,也缓缓的倒了下去,但就在他身体即将完全落到地面上的那一刻,他用一只手支撑住了,最终没有倒下。

  我这个时候才看清楚,这个人正是乌老四。

  我立刻从掩体后面跳出来,想要过去扶起他,毕竟他是为我才受了伤。

  乌老四抬头看了一眼,似乎对眼前的我感到很诧异,他说:怎么会是你?

  我说,当然是我,除了我还有谁,对了,你伤的重不重?

  乌老四没有回答我的话,而是自言自语到:难道是我眼花了,那个人并不是他。

  我听了乌老四的话说,什么他他的?你说得到底是谁?

  yf看q正5?版2章节Vb上酷R:匠'(网

  乌老四又恢复了之前的冷漠:这么晚了,你到这里来做什么?

  我心说,这句话听着怎么这么的熟悉,我突然想起,这句话乌老四之前对那两个说过,而现在那两个都已经死了,他对我说这句话的目的,是不是,我的下场也会和地上的那两个一样,这难道是某种暗示,或者说某种前奏。

  我咽下一口吐沫,有些心虚,对他说“我……我出来方便,只是路过这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