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叹了口气,这个人会是谁呢?”老人把目光从手下的身上移开,看向了窗外。

  他的手下见了,集体松了一口气。

  我说,从倩倩描述的录像带里面的内容上看,这个人似乎对我很了解。因为据倩倩说,录像带里面的那个人无论从神色,还是行为举止都与我像极了,她甚至以为那个人就是我,试问如果不是一个对我很熟悉的人,怎么会模仿的如此的惟妙惟肖。

  老人说,这倒是很关键性的一点,让我想一下,一个对你很熟悉的人,同时又对我很熟悉的人,并且知道我们要去做什么事情,具备以上几点的人……“这时老人好像想起了什么”自言道:难道是他?

  我说,“他是谁?”

  老人没有回答我的话,而是对旁边的一个人说:阿福,这几天“他”与你联系没有?

  阿福摇了摇头“自从那次他离开以后,就再也没有与我联络过,算算时间,他也应该回来了,难不成,背叛您的那个人是他?”

  老人的脸色一下子变得很不好看“如果是他的话,事情可就不好办了!”

  老人继续焦急涩说:阿福,你赶紧派人跟他联系一下,看看到底是不是他?

  阿福点了点头,说:知道了!

  从老人与阿福的对话中,不难看出,这个人似乎是一个很重要的角色。

  于是,我再次问老人,这个人究竟是谁?

  老人说,他就是我安排在你身边的那个人。

  酷匠¤U网/@正J版首●发V

  我说,要是这样的话,就不奇怪他为什么会对我的一切都了如指掌了。但我还是很奇怪的问老人,这个人似乎就是一个小角色,为什么他的背叛,会引起您如此大的惊慌。

  老人说,你有所不知,这个人跟了我快三十年了,很有能力,而且我非常的信任他,就是因为这样我才把所有的事情告诉给了他,希望他能够帮助我一起处理。

  我说,也就是说,我们目前的行踪他都是一一掌握的。

  老人点了点头,可以这么说。但老人似乎还是不相信这个人会背叛他,就深吸了一口气,平静了一下心态说:现在还没有证据能够证明他就是那个叛徒,也许是我们多虑了。

  这个时候,老人包厢的大门一下被打开了,一个健壮的青年人拿着电话对老人说:老爷子您的电话。

  老人显得很不耐烦“什么事情?是不是生意上的事情,如果是的话,你去处理一下就好了。”

  青年人一只手握着电话的听筒,一边小声的说:是公安局的刘副局长,他说找您有急事。

  “刘副局长!他找我会有什么紧要的事情?”老人接过了电话。

  “喂,刘副局长吗”!

  ““对,对,是我!””

  “什么?好,好,谢谢您,回头我一定登门拜访。”

  老爷子挂断电话以后,表情变得很严肃,对身边的那个青年人说道:去通知一下大伙,我们马上下车。

  青年人听了老人的话,稍稍迟疑了一下说:知道了,我这就去办。

  他走后,我问老人说,出了什么事情?

  老人说,刚刚刘副局长打电话通知我说,他们已经通过卫星定位找到了你的位置,并已经向所属辖区的警方提出了协助要求,我想他们此刻已经行动了,我们必须马上下车,要在他们到来之前,离开这里。

  我听了吴老爷子的话,对他说:对不起了老爷子,是我托了您的后腿。

  吴老爷子示意我不必放在心上,同时他说,这件事情不仅是冲你,也是冲着我来的。

  我刚要开口,老爷子制止了我,说:时间不多了,有什么事情,一会再说,现在要做得事情是抓紧时间离开这列火车。

  这个时候,所有老人的随从都来到了车厢中,除了我和老人以及刚刚那个青年人外,剩下的一共有九个人,其中的六个带着一副很大的墨镜,满脸的横肉,体型壮硕,不用问都知道,是属于保镖这一行列的。剩下的三个人,一个四十左右岁的中年人,背着一个急救药箱,应该是这伙人的医生,剩下的那个是一个女人,相貌平平,但却很有气质,她并没有把目光放在这里,而是正目不转睛的盯着窗外看,似乎这一切都与他没有关系,我看不出她的年龄,也看不出她是干什么的,这个女人显得很神秘。

  老人说,现在人员都到齐了,我们准备出发!

  我疑惑的问老人说:这里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没有任何的停靠站,我们该怎么下车,难不成真相电影中演的那样,从飞驰的火车上跳下去吧。

  老人打趣的说,如果你要那样做,我们也没有什么意见。

  “说完大家就都笑了。”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间就听到车厢外面响起一阵很大的喧哗声,于此同时,窗外飞驰而过的事物,也在这一瞬间变得慢了,变得清晰了,我知道这是火车正在慢慢的减速。

  我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造成的,但想想应该与老人存在很大的关系,因为这世上的事情不可能这么巧合,偏偏在我们想要下车的时候,它却自己停了下来。

  我问老人,到底是怎么办到的?

  老人笑笑没没说话。

  这个时候,火车也彻底停了下来,老人对边上的那个青年说:都安排好了吗?

  那个青年点了点头,都按照您的意思交代下去了。

  老人点了点头,说:好,那我们就先到乌老四那里去。很多年没见了,也不知道他变成什么样子了!

  从火车上下来以后,路边早早的就停着一辆很大的商务用车,原来一切早就安排好了,就在这个时候,眼前的火车再次发出一阵轰隆的声响,在缕缕白烟的簇拥下再次出发了,看着逐渐远去的火车,我的心情很复杂。

  我做梦也不会想到,有一天自己会变成一个逃犯。

  老人似乎看出了我的心情不太好,他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膀说:事情马上就要结束了,到时候会还你一个清白的!

  我点了点头,没有说话。因为我实在不知道此刻应该说些什么,也不知道老人说得话会不会实现,或许说,会什么时候实现,什么时候才会结束,我又什么时候可以恢复自由,这些东西都是未知的,我们现在的猜测,也许只是自己对自己的一种心里安慰罢了。

  眼前的一切都充满着未知与迷惑,但就目前来说,我们已经没有了选择的余地,因为我们入局已经太深,现在能做的只是向着这个看不到任何希望的目标不断的前进。

  只是不知道前方等待我们的东西到底是什么,是死亡,是死亡,还是死亡!!!

  我跟随着老人来到了商务轿车上,在一路灰尘的伴随下,我们来到了附近的一个小镇,但我看街上的人打扮都十分奇怪,现在已经是七八月份了,他们还穿着厚厚的皮衣。而且街上不时的会有牵着骆驼的商队经过,我心说,这是哪里,难道是到了新疆?

  老人对我说,你说得不错,我们此刻的确处在新疆。

  我说,我们为什么要到这里来?

  老人说,一方面是为了躲避警方,一方面是为了等待叶翰林的到来!

  我说,叶翰林会到这个地方来?

  老人说,不确定,不过他之前说过,根据麒麟上的信息显示,终极在西北部的一片死亡之地中。

  “西北部的死亡之地?”

  老人说,西北部大概指的就是新疆,而死亡之地,如果我猜的不错的话,应该就是塔克拉玛干大沙漠!

  塔克拉玛干大沙漠!您的意思是我们此行很可能是要到沙漠腹地中去,寻找那个终极!

  老人点了点头,这的确是一个不小的考验。

  我说,叶翰林什么时候会来?如果我们找错了地方怎么办?

  老人说,这些我都不清楚,也无法回答你,但我有一种预感,这一刻已经不远了。

  我说,真希望这一天早日到来,说实话这样的日子,我可真是过够了。

  老人之前要找的那个乌老四是当地一个做皮革生意的商人,与吴老爷子是越战时的战友,有过命的交情。

  乌老四本身就是新疆人,他用一口并不流利的中文,硬生生的像我们问了个好,同时把我们带到了他的家中,安排我们住下。

  晚上的时候,乌老四嘱咐我们千万不要出门!!

  我们他为什么?

  他神神秘秘的说:每年这个时期,正是沙漠里面的真主阿拉脾气最不好的时候,每天夜里它都会无情的嚎叫,用来宣泄自己这一年来的怨气,这些怨气会变成一股黑色的沙雾,吞噬那些在夜晚出来的人。

  我对他说,这都21世纪了,您说的这些都是封建迷信,在发达的科学技术面前,都是会被推翻的,这世界上根本就不存在您说的什么阿拉真主,也许这只是一种目前我们还无法解释的科学现象。

  乌老四说,年轻人,你相信你自己的眼睛吗?

  “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么问?”我当然相信自己的眼睛!

  乌老四说,我就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因为之前的我和你一样,是一个无神主义者,直到那件事情之后,我才发现原来我错了,而且错得很彻底。

  从那以后,我就不敢相信自己但我眼睛了,因为有些时候,眼眼看见的东西不一定就是真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