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看Y正版章《节√上!/酷h,匠7网“

  我把这件事情的前因后果对曾公北讲述了一遍。

  他听后也沉默了,我知道他是相信我的话了,因为在一起共事这么多年,他了解我的为人。

  过了片刻,曾公北对我说,我的调动安排已经批示下来了,过几天我就要离开这里去北京了。

  我说,这是好事,我要恭喜你了。

  但曾公北并没有我想象中的喜悦,他叹了口气“你今后有什么打算?”

  我听着这句话心里感慨万千,就在不久前我才刚刚对李队讲过,此刻却发生在了我的身上。我也很迷茫,对曾公北说:没想好,我打算先回趟老家,安排一下家里的事情,然后在思考这些东西。

  曾公北说:这整件事情归根结底,还是我的责任,如果当初不是我一再坚持去考古现场,也许就不会发生后面这些事情,你落得今天这个局面,也是我对不起你。

  我对他说:这就是命,有些东西早已经是注定好的了,逃也逃不掉,况且,老康“一提到老康,我的心里就会产生一股莫名的东西,这种东西讲不出,也道不明”本身就是一个心怀鬼胎的人,就算没有这次事件,我想他也会想办法制造出一些事情的。

  曾公北说:你说他到底是为了什么?

  “这个问题我们已经讨论过很多次了,都没有答案,他背后的秘密已经随着他和叶翰林的死亡永远的埋在了地下。”

  曾公北说,真希望能回到从前,他还是那个善良、淳朴的老康。

  我说,我心里又何尝不是这么想的,但世事的结果往往就是这么的出人意料,我们只是一些被动的执行者,改变不了什么,也就无需在这里杞人忧天。

  曾公北说,你跟我说句实话,在这件事情上,你的想法究竟是什么?如果你认为……我们可以继续……

  我知道曾公北在这件事上很不甘心,但我还是打断了他的话“我怎么想的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这件事情已经结束了,我们没有必要在追查下去了,因为不会有结果的。”

  曾公北说,你以前不是这样的一个人,究竟是什么让你变得这么懦弱?

  我说,我也不清楚,只是知道自己现在很累,发自内心的疲惫。如果说非要让我找一个人理由的话,我只能说是:时间!“是他改变了我,改变了你,改变了老康。”

  曾公北说,不管你是怎么想的,但我在这件事情上的立场是坚定的,我一定会查个水落石出的。

  我没有回答曾公北的话,因为我实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如果说不的话,他一定会骂我软弱,如果说对的话,他一定说我虚伪,所以我觉得眼下最好的回答方式就是沉默。

  我选择沉默,并不是因为我的懦弱,也不是我不想继续在追查这件事情,而是此刻我的心里明白了一个道理,这个道理还是那位高官教育我的,在这件事情面前,我们显得很渺小,就是最后查出了什么,也不会有什么结果的,我们根本就没有向公众开口的机会,因为任何一个权利机关都不会希望有人把他的言论推翻,即使这个言论是错误的。与其这样,倒不如选择放手,至少这样我们不会因为最后查出了什么讲不出口而感到懊悔。

  我和曾公北的这次谈话不欢而散,说实话,我早就料到了会有这样的结果,因为曾公北的性子我了解,他不是一个轻言放弃的人,只是他还没有领会到这其中的深意罢了,但我相信总有一天他会明白的。

  这之后大家各奔东西,曾公北去了北京的考古队,在那里他的才能得到了充分的发挥,真正的找到了理想的归宿,我则回到了老家,做起了生意,但那时政策并不好,我也没什么成就,直到改革开放以后,才是我真正起步的时候,经过这么多年的努力,我虽然不能说自己是大富大贵,但也已经可以了。

  我和曾公北虽然在那件事情上的立场不一,但它却丝毫没有影响到我们之间的关系,这么多年来,我们每年都是要见上一面,说说自己此刻的现状。

  这个习惯一直保持到了今年,我没有见到他的人,却见到了他的尸体。“说道这里老人的心情很不好。”

  听了他的讲述,说实话,我的心里震惊极了,这件事情太复杂了,我们之前都猜错了,原来幕后的真凶有两个人,一个是竟然是假死的老康,另一个才是叶翰林。

  我对老人说,那这么说来,您就是那个老吴了?

  他旁边的一个大汗对我说:你放尊重些!

  老人示意他没有关系,同时对我说:现在你已经知道我是谁了,是不是很惊讶?

  我说,确实是这样!

  老人问我为什么?

  我说,不瞒您说,我之前以为那个幕后真凶可能就是你。

  老人说,这不怪你,换成是我,我也会这么想。

  我点了点头,对他说:你知不知道叶翰林并没有死。

  老人说,在老曾出事之前,我是不知道的,不过现在我已经知道了,而且我们已经见过面了。

  “什么?你们见过面了?”

  老人点了点头,你就是我在他手上救下来的。

  我听了老人的话,突然想起我之前与叶翔和倩倩在那座地下墓室中经历的事情,对他点头表示了谢意。

  我看着窗外迅速飞过的树木,突然想起我此刻正在奔驰的火车上,那么大牙、倩倩和叶翔怎么样了,他们有没有危险?我把我的疑虑对老人讲了一遍,他听后示意我放心。

  这件事说来也是一个巧合,我和倩倩之前在叶翔的帮助下通过他的手机,定位到了他的位置,但因为怕被警队的工作人员发现,所以我们走得很匆忙,就是这个匆忙救下了倩倩和大牙的命。

  倩倩在找到大牙的位置后,因为急于离开,所以就没有关闭机房的电脑,工作人员回来以后发现了这件事情,她很气氛,就给叶翔打电话询问他是怎么回事?但叶翔的电话一直没有人接听,她在看看我们定位的地方,突然就觉得事情不对了,当下就报告给了局领导,领导也很重视,在询问了值班民警后,他敏锐的意识到这很可能是一起性质严重的绑架案,当下便组织警力对手机出现的地方进行了大规模的搜捕,就在这个时候救下了已经昏迷的倩倩和大牙,但那些人绑架大牙的人,已经不见了踪迹。

  我听到大牙和倩倩没有事情,心里松了口气,对老人说:那叶翔呢,他怎么样了?

  老人说,这个孩子的背景很不简单啊,你不用担心他,他是你们之中第一个脱险的。

  我这时猛然想起之前在墓室中,那个诡异的老者对他的态度。

  难道正如叶翔所说的那样,这个人就是他失踪已久的二叔,也就是叶翰林!!!

  我就问老人,那个老头是不是叶翰林?

  老人点了点头:确实是她,虽然过去了这么多年,但是他那张脸,我一辈子也不会忘记。

  说道这里,综合了金五爷和和老人的讲述,我有一个问题很不解。

  老人问我是什么?

  我所爷爷的心里早就知道那个凶手是叶翰林,为什么还要与他一起去夹子沟进行考古活动?而且从金五爷的讲述上看,爷爷似乎并不知道他就是叶翰林,也就是那个凶手。

  老人说,之前老曾也与我谈起过这个问题,他说自己遇到了一个与老康长相极为相似的人。

  我听后也很惊讶,就对他说:还有这样的奇事?这个人是干什么的?

  老曾说:是我考古队里面一起工作的同事!

  我听到这点,不由得就想起了以前的那些惨痛经历,就对他说:这个人有没有可能就是叶翰林?他还有没死!

  老曾说:这可巧了,这个人也叫叶翰林!

  “什么!叶翰林!!!”我对这个名字有一种莫名的恐惧感。

  老曾笑我太过多虑了:这个叶翰林,并不是之前的那个叶翰林,而且他比我进考古队的时间还要早,我也曾怀疑过这一点,就秘密的查过他的情况,这个人祖籍是陕北的,家里祖祖辈辈的老实的农户。并且通过平日里的观察,我发现这个人除了有些爱钻牛角尖外,并没有什么特别大的毛病,对工作也是兢兢业业。

  我对曾公北说,这世界上没有什么绝对的事情,你还是小心为好。

  曾公北很不耐烦“我知道了!”

  我也就没在说什么。

  直到后来的有一次的惨痛经历,才验证了我的猜测,也就是你说得那次寻找麒麟的经历。

  这件事情以后,曾公北才肯相信,这个人就是当年的那个叶翰林,我们通过关系找出了他的档案,你知道他的档案上面写的是谁的名字吗?

  老人沉着的说道:康文!!!

  老人继续说:他可能早就料到了会有这么一天,于是就和康文互换了身份,因为他们的长相极为相似,所以不会被人发现。

  而且在外人的眼里,他已经死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