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随手捡起了一个铁棒,虽然我知道在面对那些盗墓贼时,可能一点用处都没有,但心里上的作用,还是迫使我这样做。

  这个盗洞挖的很深,直立下去的部分大约有六七米,我们费了很大力气才下到这里。

  我喘了一口气,向前看了看,眼前这条道横着挖开的盗洞挖的就更深了,手电照进去就是一个光点。

  而且盗洞里面很窄,我都担心除了倩倩以外我和叶翔能不能爬过去。

  叶翔听了我的担心后说,那没办法,眼下就是这么个情况,你要是没自信就回去吧。“叶翔的心里始终觉得,跟一个普通人一起执行任务很不自在。”

  我说,这点自信还是有的,想当年我……我刚要说自己当年爬楼进洞维修空调的经历时,只听倩倩说:你们听,前面是不是有什么动静?

  酷。匠;网O唯R*一=正q:版。,◇其他都》是盗版◇

  我由于被倩倩打断了话,就随口说道:动静?哪里有什么动静,我看你是听……后面的字还卡在嗓子眼的时候,我突然就听到了,盗洞深处,好像确实有动静发出来,那动静听起来好像是有人在呼救。

  叶翔说,我们快过去看看,出了什么事情?

  我们越爬,那个声音就越清晰,可以确定的是,这个声音确实是一个人发出来的,他应该很痛苦,此刻在呼喊救命。

  但渐渐的,他的声音又消失不见了,盗洞里面又恢复了平静,静的就好像这个声音从来没有出现过。

  我们感到不解的同时,不免加快了脚下的动作,向声音的发出地爬去。

  就在我们即将爬到声源处时,最前面的倩倩突然发出一声惊呼,她的声音很恐惧,似乎见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

  我问她,怎么了?前面发生了什么?

  “前面,前面,有一个死人。”这时,倩倩虽然在努力的调整自己的情绪,但从她说话的语调上看,似乎还是心有余悸。

  我和叶翔闻言一惊。但由于盗洞狭窄的原因,无法上前查看情况。

  叶翔问倩倩说,他是怎么死的?

  倩倩看了一下说,他的致命伤在胸口,被某种利器贯穿而过,而且他的面色发黑,似乎是这件利器上面有毒。

  倩倩接着说,他的血液还带有一丝余温,我想他死亡的时间不会超过一个小时。

  我说,刚刚我们听到的呼救声音,会不会是这个人发出来的?

  倩倩说,不会,因为从刚刚那个声音上判断,那个人受伤的部位如果在胸前的话,就像这个人,他说话的时候一定会伴随着大量的血液,绝不会有那样的清晰度。

  我说,照你这莫说,这里最少还有一个人不知生死。

  倩倩说,应该是这个样子。

  叶翔让我和倩倩绕过尸体,他爬到尸体面前看了一会说,你们看这个人胸部的伤口,非常的小,但造成的伤害却很大,而且从他嘴上吐出来的血沫上看,这个人的五脏六腑都已经碎了,到底是什么东西能够造成这么大的伤害?而且上面还含有剧毒。

  我几乎没有思索的,就脱口而出“弓箭呗。”

  我话音刚落,叶翔就把目光仅仅的投向了我,似乎要我给他一个这么说的理由。

  我就说,以往电影中不就是这么演的吗,一伙盗墓贼去盗墓,触碰到了里面的机关,结果万箭齐发,这些人就死得死伤的伤,剩下那些没射中要害的,却因为箭上有毒,最后也逃不过一死。

  叶翔一副沉思的样子,似乎在很认真的思考着我刚刚说的话。

  我对他说,这是我胡说的,你不会当真了吧,要是这样,那剧情也太狗血了。

  叶翔突然抬头说,这种可能是存在的。你别忘了这是哪里?

  我下意识的说“哪里?”

  叶翔一字一句的说道,“古墓”。

  的确,他说的不无道理,古代王朝的古墓,墓主人为了死后防止自己的墓室被盗掘,是会利用一些机关的,毒箭就是其中的一种。

  我说,我们再到前面看看,按照倩倩的猜测,这里似乎还有一个中箭的人,或许他还没有死。

  叶翔说,目前也只能先这样了,但这里发现了死尸,这件事情的性质就升级了,我们必须通知警队里面的领导,一方面是为死者负责,即使他是一个盗墓贼。另一方面也是请求支援,因为我们不知道里面还有多少盗墓贼,会不会对我们造成威胁,更主要的是,保护这座古墓里面的文物。

  话语间,叶翔拿出了自己的手机,他试着打了几个电话,但因为没有信号的缘故,无法通知局里的领导.。“叶翔叹了口气,没办法了,只能我们自己处理了,这具死尸就让他保持原状吧,以便日后相关人员来的时候,能有一个完整的现场。

  打定注意以后,我们绕过这具死尸,继续向盗洞深处爬去,渐渐的盗洞里面变得宽阔了起来,四周出现了砖石构成的墓墙,我们知道这是进入了这座古墓的墓道中了。

  于是,我们开始变得异常小心起来,因为不知道四周是否存在机关,一旦触发,结果就将是致命的。

  在墓道中走了大概几十米的时候,四周开始出现了一些零星的断箭,我们拿起来看了看,这些断箭虽然历经千百年,但箭头还是锋利,按照一定的初速度发射出来,在顷刻间的确可以取人性命,因为怕上面有毒液,所以我们握箭的时候还是很小心。

  越往前走,断箭越是多,墓道中,墓墙上随处可见,最主要的是,我们又见到了三具死尸,他们几乎都是被一箭穿心而亡,而且死前还保持着那一脸惊恐的表情。看着这些人的死状,我不由得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叶翔和倩倩可能是出于职业习惯,跑到那几具死尸前查看情况去了,我也不好打扰他们,就跑到墓道的一侧看了起来,因为我发现了一张壁画,上面画的东西不是别物,正是一直以来都十分敏感的麒麟,我看着眼前的这只麒麟,不知为什么,心里生出一种特殊的感觉,这种感觉很奇妙,就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我的手中,而我却抓不住,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它溜走。

  就在我胡思乱想之际,突然感觉背后有人拍了我一下,我以为是倩倩或者叶翔其中的一人,头也没回的说道:你们处理完了,有什么发现没有?对了,你看这壁画画的真是绝了,就好像是活的……

  要是按照以往,他们早应该说话了,但一直等到我的这几句话讲完了,他也没有打断我,我觉得有些异样,就慢慢的转过头来。

  这一看,我觉得脑袋翁就是一下子,因为没有心理准备,我被吓得后退了几步,嘴里叫道:你是……谁?

  这个人面色发黑,眼神呆滞,已经快要讲不出话了,我看了一眼他的腿上插着一支断箭,我断定这个人一定是中毒了。

  他的嘴里一直重复着一句话,我听了几遍才听清楚,他是再说:快……救救我。

  叶翔和倩倩也注意到了这个人,他们跑到我的身边,注视着这个人。

  倩倩问他,你是谁?这里之前发生了什么?

  这个人的面部表情显示,他想说明这一切,但因被毒素麻痹神经的缘故,张着嘴却讲不出口。

  叶翔说,你不要着急,我问你几个问题,你只需要点头或者摇头就行了。

  这个人没点头也没摇头,就这么看着叶翔,似乎再说你是谁?凭什么问我问题。

  叶翔看出了他的顾虑,出示了一下自己的警官证。

  那个人看后,才点了点头,示意叶翔可以问了。

  叶翔说,你们是不是来这里盗墓的?

  那个人先是点了点头,随后又摇了摇头。

  叶翔说,点头代表他们是一伙盗墓贼,可是他为什么又要摇头呢?

  我说,这还不简单,他是想逃避责任呗。

  叶翔说,不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