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翰林这一辈子都在不如意中度过,像他这样的人,一生中经历的坎坷、苦难太多,早已将生死荣辱等看物得很淡,而此刻他的情绪却产生如此大的波动。林淮海不禁想,他到底在墙壁上面看到了什么?

  此刻,叶翰林的笑声越来越大,已经接近疯癫,林淮海担心照这种情况发展下去,叶翰林真的会变成疯子,他想出来制止他,但就在这个时候,叶翰林突然的就跑进了漆黑的墓道里面,不见了踪迹。

  他的笑声也听不见了,林淮海急忙从角落里面跑出来,想要去追赶叶翰林,但就在这个时候,他突然觉得自己的背后有些不对,林淮海慢慢的转过头,突然黑暗中伸出来一双手死死的掐住了他的脖子,同时一个嘶哑的声音在他的耳边响了起来:你是谁,为什么要跟着我?

  叶翰林瞪着一双血红的双眼,直勾勾的盯着面前的林淮海。

  林淮海心里就是一惊,他没想到这个看起来弱不禁风的老头力气会这么大,掐的他几乎窒息,林淮海急忙握住了叶翰林的双手,防止他继续加大力道,不然自己就真的要被他给活活掐死。

  这时,叶翰林似乎是认出了眼前的人,他嘴里”咦”了一声,说:林老弟?”叶翰林似乎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你不是已经死了吗?叶翰林松开了自己的手。

  “咳咳”老爷子您要在不松手,我就真的会死了。

  叶翰林尴尬的笑了笑:林老弟,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这事说来话长,不是一言两语能够讲轻,到是教授你怎么会出现在我的身后,我刚刚明显看到你跑向了前面的墓道。

  “前面的墓道?”叶翰林似乎不能理解林淮海的话。”你的意思是你刚刚看到了我?

  林淮海点了点头,把自己刚刚看到的事情对叶翰林叙述了一遍,叶翰林越听越心惊。

  听完林淮海的话,叶翰林说:如果你说的是真实的,那么我可以十分肯定的告诉你,那个人绝不是我,我是刚刚才到达这里的。

  “什么?那个人不是你?但我明显看到那张脸和你一摸一样。”

  叶翰林的表情突然变得很冷漠:林老弟,你不觉你的这个谎言太过于拙劣了吗,恐怕连三岁的孩童都不会相信,你为什么要说谎,你到底想隐瞒什么。

  林淮海此刻是百口莫辩,但他相信自己的眼睛,随即心里想到:是不是叶翰林刚刚的行径被自己揭穿,此刻想通过反问自己来逃避这些事情。于是,他对叶翰林说:老爷子,不管你信也好,不信也罢,我确实看到了你。我不知道你的话想表达什么,而你为什么要怀疑我,还是你本身真的就存在问题?

  听了林淮海的话,叶翰林表现的很气愤,说:林老弟,你为什么要这么问,我有什么问题,我还没有糊涂到不清楚自己干过什么的地步。

  就在林淮海刚要继续开口解释的时候,叶翰林突然拉了他一把:嘘,别出声,你看那是谁?

  淮海抬起头,只见刚刚的墓室中,出现了一个人,正是此刻站在自己面前的叶翰林,他揉了揉眼睛,心说:这可真他妈怪了!

  叶翰林额头的汗水也流了下来,他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怎么……怎么会?这个人怎么真的是我自己?

  姚燕服下了娃娃参以后,已没有什么大碍了,虽然身体还很虚弱,但已经醒了过来,并且可以开口说话了,她问众人说:这是哪里?我是不是已经死了?

  曾公北安慰她说:孩子,说什么傻话,你没有死,活得好好的。我们现在还处在古墓里面,不过你放心,我们就快要出去了。曾公北这几句话看似在安慰姚燕,又何尝不是在对其他人说呢。

  这间诡异的地下墓室,看起来就像一个没有尽头的死亡之地,谁也不敢确定还要走多长时间,在面对生与死的考验,大家都显得是那么苍白,曾公北不禁苦笑,自己现在唯一能做的事情,也只是安抚大家的情绪而已。

  面对这诡异的一幕,二人都有些摸不着边际,这个人到底是谁?怎么会和叶翰林长得一模一样,或者说,这个人就是叶翰林。

  而且这个人的行为十分诡异,他好像在不断的重复着眼前的这一系列的动作,从二人看到他开始到现在,这已经是第三遍了。

  林淮海又抬起头看了一眼面前的叶翰林,他觉得这张苍老的面容上处处透着诡异,他不禁想起了之前的姚山,难道说这世界上也有两个叶翰林?

  就在这时,叶翰林不经意间的一个动作,引起了林淮海的注意,原来他急于想弄清楚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就悄悄的向墓室走了过去,但由于惧怕惊动墓室里面的人,他便靠在了墓室外面的墙体上,而林淮海清楚的看到,叶翰林没有影子,这世界上只有一种人没有影子,就是死人。看到这里,林淮海觉得头皮好想炸开了一样,如果自己没有看错,那么自己眼前的这个人竟然是一个死人。

  林淮海来到叶翰林身边,突然他的鼻子里面传来一股子奇怪的味道,对于长年进行盗墓活动的林淮海来说,没有比这个味道更能刺激自己的了,这是……尸臭,死人才会有的味道。

  林淮海抬起头发现叶翰林正在盯着自己,林淮海马上戒备起来,后退了一步说:你根本就不是叶翰林,你到底是谁?

  叶翰林盯着林淮海的目光,渐渐垂下,他叹了一口气:你是不是也感觉到了我身体上的变化,不错……在外人看来似乎我已经是一个死人了,我也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自从我一觉醒来,这个噩耗就已经开始了。我惊奇的发现自己的身上出现了尸斑,并且我明显的感觉自己身体上的大部分机能正在慢慢衰退,我真的不知道我的身体里发生了什么,竟然是这么的可怕。

  这还不是主要的,最为诡异的一点,我惊奇的发现,我的身体里面竟然还有一个自己,这个人就像一个邪恶的聚集体,他说起了我这些年遇到的种种不快,并声称都是因为我的软弱才会落到今天这个地步,我回想起这些年来自己的遭遇,确实正如他所说,心里的恨意就多了起来,这个时候我惊奇发现,只要心里的恨意增加一分,那个人就会长大一分,并且我有一种预感,他一定会从我的身体里面跑出来。

  酷4-匠网f^首!Q发

  我不想让这样可怕的事情发生,就极力的控制自己,但我发现这都是徒劳的,因为心魔已经产生,我根本就无法忘却那些苦难的经历,我的身体涨大得好似一个皮球,渐渐的我感觉一阵阵乏力,最后在我失去最后一丝力气的时候,随着一阵剧烈的疼痛,我的眼前就出现了一个熟悉的影子,他冲着我诡异的笑了笑,就不见了踪迹。

  等我追到这里的时候,就看见了你鬼鬼祟祟什么的蹲在这里,我知道你一定是发现了什么,就想故意的把你吓退,因为我不想让别人发现这件诡异的事情。

  林淮海思考着叶翰林的每一句话,他觉得这些东西听起来过于离奇复杂,而且叶翰林讲话时目光总是闪闪躲躲,所以林淮海认为叶翰林一定是在说谎,只是他不知道叶翰林为什么要撒这样一个弥天大谎,他这么做到底是为了什么?

  林淮海觉得在这一切没有弄清楚之前,先不要揭穿叶翰林,因为叶翰林的身体确实发生了某种微妙的变化,林淮海想了解这微妙变化背后到底发生了什么?它绝对不会像叶翰林描绘的那样简单。

  眼下最重要的事情,是弄清楚眼前这两个叶翰林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虽然不会像叶翰林说的那样,但也着实诡异,而且这个人为什么要一直在这里重复着这几个动作,他这么做到底要表达一种什么样的意思。

  这些问题都需要去解决,林淮海觉得此刻的自己好像陷入了一个很大的怪圈之中,遇到的事情都超出常理,难以理解,他不知道这一切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他感觉到自己此刻真的很无力,什么都做不了,也改变不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