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次,电话里面传来了一个圆滑的声音:您是曾小伟先生吧,我先自我介绍一下,鄙人性胡,大号白山,你叫我老胡就行,今天给你打这个电话的目的,是想与你谈一笔生意。

  听了他的话,我有些想笑,胡先生,谈生意?我想你一定是搞错了,我一穷二白的,就是想跟你谈生意,我也没有资本啊,您那,就别跟我这打哈哈了,该干嘛干嘛去吧。说完我就要挂电话。

  电话那边的人并不着急,不紧不慢的说道:曾先生,大家都是明白人,有些事情不用说得太明白,你看这样吧,你把手中的东西转给我,三十万,怎么样?这件东西放在你手里也没有用,你把它给我,还能得到一笔钱,这样的好事,何乐而不为呢?

  说道这里,我总算是明白了,原来此人也是冲着这件东西来的,不过我也很好奇,这到底是一件什么东西?能值三十万?

  我顿了口气:胡先生,三十万确实是一个很诱人的数字,但是只怕要让你失望了,跟您说句实话,我并不知道你说得东西指的是什么?这比买卖,我看是做不成了。

  酷%r匠{。网U正版x首8f发?S

  电话那边沉默了片刻,五十五,五十五买这件东西怎么样?这个价位不少了。

  我一愣,在震惊的同时,说:胡先生,五十五,确实不少了,我就是干一辈子也赚不到这些钱。但我做人有我的原则,虽然很想跟你做这比生意,但我的手里确实没有这样一件东西,抱歉了。

  ”电话那边的人,咯咯一笑,看来曾先生是不想做这比买卖的喽。他立刻换了一副口吻,年轻人,你可要想好了,机会只有一次,我已经给你了,可是你没有把握住,那就怪不得我了……”咯咯咯……”嘟嘟嘟……

  挂断电话,我深吸了一口气,刚刚我与那位胡先生的谈话,大牙与倩倩也听了个清清楚楚,我两手一摊,又是一个想要这件东西的主?你们说现在怎么办?我是没有办法了,要是这件东西在我的手上还好说些,问题是现在我连它是什么都不知道?

  倩倩想了一下说:看来事情又变得复杂了,已经有两拨人想要得到它,这也从侧面说明了它的重要性,从我的直觉上来看,他们都不是简单的角色。倩倩看了我一眼,日后你要小心了,他们这些人往往为了达成目的,会不择手段。

  我装出一副害怕的表情,这……这样啊,那……那怎么办?我很害怕的,倩倩你身为人民警察,我遭到别人的恐吓了,你不能不管吧。

  ”当然要管了,倩倩一副认真的表情。拿出电话说,我这就给市局的同学打电话,把事情告诉他们。

  我拦住了倩倩,可别,你这电话打出去,家里来一群警察,让街坊邻居见到了,好像是我怎么着了?我就是跟你开个玩笑,有你们这些人民警察在,我有什么值得害怕的,再说了我根本就不知道他们说得东西是什么?这些人就是找到我也没用,他们在狠,也不敢要了我的命吧。这是法制社会。我把这些人的话都当成个屁,都该干嘛干嘛去吧。

  我看了看表,已经要到晚上了,二位,时候不早了,我看咱们也别跟着耗着了,这肚子早就空了,要不咱找个地,边吃边谈。

  二人点头同意,我们出了胡同口,径直去了边上的东四涮肉,现在正直晚秋,天气转凉,吃火锅的人也多了起来,店内热气腾腾,肉香四益,引得人胃口大开。

  这家的老板性赵,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汉子,为人很实在,我经常光顾它的小店,久而久之也就熟了起来。赵老板见我进来了,赶紧招呼到:哎哟,小伟,你小子可有日子没来了,最近忙啥呢?都想死老哥了。他看了看边上的大牙和倩倩”这两位是?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老哥,说实话我也想你啊,这不最近太忙,没工夫吗,今天正好过来两个朋友,想借贵宝地招待一下二位,你可得给我们安排好了啊?不然我可不买单。

  ”这话说得,你小伟的朋友那不就是我的朋友嘛,啥钱不钱的,今天这顿算我的。这边还有两桌客人要照顾,你们先上去,等我忙完手头的事,再去陪你们喝点。说着,赵老板一挥手,小李,带这几位上二楼的雅间,好好招待。

  酒菜上齐以后,我到满了一杯,对倩倩说:你看你好不容易来趟北京,却赶上这样的事情,实在对不住了,这杯酒就当陪罪了啊。说完我一抬手,一杯酒一饮而尽。

  倩倩以茶代酒:别这么说,出了这样的事情……我的心里也不好受,爷爷他老人家生前对我那么好,可现在……。倩倩叹了口气,看的出来她是真的伤心了。这到也难怪,记得小时候,倩倩的父母平日里非常的忙,根本没有时间照看她,就把她留在了祖父的身边,因为倩倩的祖父与我爷爷的关系很近,所以经常带着倩倩来我家玩。爷爷那时候已经辞职了,可倩倩的祖父还在考古队里面工作,赶上忙的时候,一连几个月甚至更长的时间都要在外面工作,倩倩还小,把她带在身边不方便。所以倩倩的祖父每次出差的的时候,就会把她放在爷爷家,可以这么说,倩倩的童年有一半的时间都是在爷爷身边度过的,所以她对爷爷的感情很深,爷爷的离世对她的打击也非常的大。

  我看气氛不对,赶紧转移话题,又跟倩倩聊起来小时候的事情,说道动情处,我们两个都被逗得哈哈大笑。

  过了一会,我看酒也喝得差不多了,故意的在桌子底下踹了大牙一脚,同时想倩倩看去,意思很明显,该你小子表白的时候了,俗话说酒壮怂人胆,我看你也喝得差不多了,有些话应该敢说出口了吧,可别让哥们瞧不起你。

  大牙先是看了我一眼,接着又把目光投到倩倩身上,憋了半天,才说道:倩倩……吃……吃菜。

  我一看,心说,你他妈怎么这么废物,我知道这小子今天又紧张的说不出来话了。我伸手一指大牙,你他妈就是个废物。

  这时,雅间的门被推开了,赵老板手里拿着两瓶酒:谁是废物啊?

  我赶紧起身陪笑道,赵哥你怎么来了?

  ”这么长时间不见你,老哥我想的慌,你们家老太爷的事情我也听说了,老哥我也不好受,这不……怕你想不开,来陪你喝两口,聊聊天。

  ”咳……不说这个了,您座。

  赵老板来以后,我把倩倩和大牙给他介绍了一下,大家都是爽快人,不到一会,就聊到了一起,酒过三旬,大牙本来也不算太能喝,已经趴在桌子上面睡着了。

  赵老板又问了问我,老爷子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老人家的身体一直很硬郎,也没听说有什么疾病。这人怎么说没就没了。我跟赵老板是多年的好朋友也就没有瞒他,一五一十的对他讲了。

  当我说到那位姓胡的人时,赵老板的反应很大,我的乖乖,你怎么惹上这个瘟神了?

  ”怎么,老哥,你认识这个人?

  ”哪呀,我怎么会认识他。赵老板看了看我的样子,说,你不会真的不知道他是谁吧?

  ”老哥,没跟你开玩笑,我确实不知道此人是谁,既然他能让你老哥这么大反应,怕也不简单吧,不知又是哪路神仙?

  赵老板叹了口气,你的岁数不够,不知道他到也不奇怪?

  说起此人,也到有些来头。

  那都是十几年前的事情了,那时候城南有个斧头帮,为首的两个人一个长得五大三粗,皮肤黑得像焦炭一样,为人心狠手辣,在黑道上有一个名字,提起来老一辈的人都知道,被称为黑头削三。此人只知道好勇斗狠,算不得真正可怕。斧头帮里面还有一个人就是这位胡白山,胡爷。此人生得白白静静,看起来斯文的很,可了解他的人都知道,此人是个笑面虎,为人阴险狡诈,为了达目的,不择手段,算是这火势力里的军师。削三的狠毒、胡白山的阴险,加上在政府里面有靠山,在四九城里面闯出了些名号,嚣张的不可一世。

  后来因为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整个斧头帮在一夜之间,全被抓紧进了号子,他们以前做得不少恶事也被查了出来。听说事还不小,杀头都够数了。最后不知道花了多少钱买通了京里的大官,免了死罪,改判无期。

  ”既然判了无期?那么现在怎么又出来了?我问道。

  赵老板拍了拍我的肩膀,老弟啊,要不说你还是太嫩,看不清楚世道的黑暗,这年头,只要有钱,黑的都可以变成白的。无期徒刑算个啥,只要你花得起钱,无期改有期,有期变出狱,不是什么难事。小伙子,这里面的道道多了去了,慢慢悟吧。

  赵老板把杯中的酒一饮而尽,不是老哥我喝多了,我得提醒你,惹上了这些人,日后可要小心了,这些畜生,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