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犹豫了一下,按下接听键,”您好,哪位?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中年汉子的声音,沉闷又略带嘶哑:你就是曾小伟吧,你现在什么都不要做,也不要说,就老老实实的就我讲话,你爷爷留下的那件东西应该在你的手中吧,我给你打这个电话的目的也简单,就是想要这件东西,我会给你三天时间,把它交出来,到时我会叫人去取,如果你不合作的话“电话那头冷笑了一声”我会叫你后悔。

  我刚要开口,电话里面已经传来了一串长长的嘟嘟声。

  我找到号码重新拨了过去,电话那边显示已经关机……。

  我一头雾水,东西?这个人到底是谁,他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我所认识的人中,绝对没有这样一个人,他口中的东西又是什么?我实在想不出我的身上,有什么能引人注意的东西。

  从他这几句简短的话语中我听出了一丝威胁的味道。把这几日发生的事情串联起来,突然我的脑子里面一个想法一闪而过,记得倩倩说过,爷爷生前接到了一个神秘电话,难道电话是这个人打来的,而他要找的东西,也与爷爷有关?

  爷爷临终前,不停的在我的耳边说那个“图”字,难道他想找的东西与这个”图”字有关,现在想想,这种可能性极大,但这个“图”字到底指的是什么?到现在我也没有理解,老人家要向我传达一种什么样的意思。

  晚上的时候,大牙和倩倩叫过来看我,二人拜祭完爷爷之后,我把今天电话的事情简单的对二人说了一遍。

  倩倩听后道:我市局的同学已经通过信息手段调查过爷爷生前接的那个电话了,你们知道结果是什么吗?那个机主在一年前就已经死了。

  ”什么?我和大牙同时叫到,在一年前就已经死了,那这个电话是谁打来的,难道……是鬼。

  ”你胡说什么,世界上哪里有鬼。也许是这个人生前用自己身份办理了一张电话卡,他死以后,卡并没有被注销,还在被使用。

  大牙说:倩倩说得对,这也是有可能的。至于你今天接的那个……电话。你……还记得号码吗?

  ”我拿起电话,看了一眼通话记录,指给大牙看,在这里,说着我还读了出来,可是读到一半的时候,我突然间就叫了起来,你是说…

  大牙点了点头,看来这件事情复杂了,这个号码与之前曾老接过的那个号码是同一个号,现在看来,老爷子的手里似乎存在什么东西,是这些人想要的。但这……到底是什么?记得曾老临死时跟你说的一个”图”字,这件东西会不会与这个“图”字有关,你仔细想想,曾老到底有没有跟你提过有这样一件东西?

  我摇头”这几天我把爷爷的遗物整理的也差不多了,其中并没有发现与”图”有关的东西,开始的时候我以为这个“图”指的是地图,所以我还特意的留意了这一点,但爷爷所有的物品中,并没有发现这样一张图,甚至连纸制的东西都很少,只有爷爷那本旧得已经发黄的笔记是纸做成的,别的东西除了一些衣服、日常用品外,就没有什么特别的了,说实话,我是真的不知道这件东西到底是什么。

  笔记?什么笔记?倩倩问道。

  ”那本笔记记录的都是一些爷爷生前的考古经历,比如今天在山西省发现了一座唐代的古墓,明天又在新疆考撅了一座旧朝古都,记录的都是爷爷以往的考古经历,不瞒你们说,我小时候都把这上面的内容当成故事看,而且看了不下三遍,也没觉得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不过……。

  ”不过什么?

  我把爷爷的笔记取了出来,交给大牙二人,有些事情说不清楚,你们自己看吧,我一直不确定我的想法是真的,如果这件事情是真实的,那么……就比想象中的还要严重……它背后隐藏的东西会引起巨大的震动,到时候这件屋子里面的所有人都会被卷入其中……

  大牙打了我一拳,什么事情有这么重要?

  我一摆手你自己看……

  大约过了三个时辰,二人才将笔记看完,大牙打了一个哈欠,这也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啊?你丫这危言耸听的本事见长,连我都差一点就被你虎住了。

  一旁的倩倩似乎发现了什么?她再次打开已经合上的笔记,继续读了起来,这时候她的眉毛明显变得的紧锁起来,脸色也变得十分凝重,看的我和大牙不敢大声讲话,就这么静静的在一旁”侯着”。

  终于当我把第六根烟头扔在地上踩灭的时候,倩倩才再次合上笔记,长长的吐了一口气。

  大牙急道:怎么了……有什么地方不对吗?

  倩倩道:我想我们已经找到答案了,如果我猜得不错,这个人想要的东西,只怕已经写在这本笔记上了。

  ”是什么?大牙也来了兴趣。

  倩倩果然发现了那张只写有三个字的纸页,她指给大牙看。

  大牙一字一字的读了出来曹——操——墓。接着他一捂嘴,”我操,你们的意思是说事情与曹操墓有关。如果是真的,那这可是一条大新闻,一见报,中国人还不都得疯了。大爷意淫了片刻,又恢复了平静,当然了这只是幻想,现在说它是真实的还为时过早,再说了曾老虽然是考古界的泰斗,但对于曹操墓这种敏感的话题还是谨慎点为好,没有确凿的证据千万不能胡说,并且这纸上只写着曹操墓这三个字,并不能说明什么,也许这只是曾老对曹操墓的一种美好向往。

  我打断了他的话,先不说我,就说你,爷爷在你眼里是那种开玩笑的人吗?如果这件事情不是真实的,爷爷是不会记录下来的。

  大牙点头默认,但还是说道,凭这几个字,似乎还真的不能说明什么……但曾老这么谨慎的人,又绝对不会平白无故的记录一些东西。大牙摇了摇头,表示十分的不解。

  倩倩问我说:小伟,你确定这本笔记没有其他人动过吗?换句话说,自从你看见它第一眼的时候是不是就是眼前这个样子?

  我点头,一直都是这个样子,没有别人动过,这些年甚至连爷爷都很少翻阅这本笔记。

  倩倩继续说:你在看这本笔记的时候?有没有发现什么不对的地方?比如说有些地方……被人为的删改过了。

  我说:看来我们家倩倩是真的长大了,这几年警察没白当,思维变得如此敏捷,我读了十几年才发现的东西,你只用了几个时辰,真是巾帼不让须眉,女中诸葛亮是也,就你凭你这手段,日后要是哥们犯到你手里了,你可千万得手下留情。

  *~酷!☆匠X网/唯一正el版,Y;其L他+M都《是盗●版}|

  ”你别打岔,都这时候了,还有心思说这些,快想想那些少的纸张去了哪里?

  我说不知道你们信吗?说实话,从我看到这本笔记的第一眼开始这一页就写着这几个字。一开始我没觉得有什么奇怪,但随着年龄的增长,好奇心也就跟着上来了,我发现这页纸张的前后有明显的撕痕,加上有曹操墓这几个特殊的字眼,我就更加的想知道被撕去的地方到底写的是什么?我也问过爷爷,但每当这个时候,老人家立刻就避而不谈,无论我怎么问,也绝不开口。

  大牙说,照你的说法,曾老似乎在刻意的回避着什么?

  我们试想一下,如果曾老生前真的掌握了什么秘密,并将它用文字的形势记录下来,那他又是出于什么样的原因将这几页文字扯掉?就曾老的工作而言,他是一名考古工作者,如果发现了曹操墓的线索,这无疑是一个巨大的诱惑,不用说考古人员,就是寻常老百姓听到这个消息后,也会忍不住要去看看。事实上曾老并没有去验证这条线索的真伪,而是选择了辞职,你们不觉得奇怪吗?如果我的猜测没有错,其中一定有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因为这个秘密,曾老放弃了他的工作,他的前程。同样……给曾老打电话这个人也是为了这个秘密……

  “说道这里,大牙表情严肃起来,我现在也十分的好奇,这个……秘密到底是什么?为什么曾老一直不愿意讲?

  倩倩点头说道:我想老人家一定有什么难言之隐,这个秘密既然能够让爷爷放弃这么多,那么一定非比寻常……

  ”嗡~嗡~翁”

  当三人聚精会神的讲话时,我放在桌子上面的电话响了起来。电话与木质桌面接触发出一阵刺耳的翁鸣声,此刻显得非常刺耳。

  我心说这他妈谁呀?真不会挑时候,拿起电话”喂,谁呀?我没好气的说道。

  电话那边传来一个中年男人的音色。”听了我的口气,他先是笑了笑,然后说道:您是曾小伟先生吗?年轻人这么大火气,不好,不好。

  ”我听此人的声音十分陌生,也不知道他给我打电话到底要做什么?出于礼貌,还是问道:您哪位?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