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到门口的时候,大牙终于忍不住了,快步赶上我,问我说:看你情绪不对啊,出什么事了?

  $最新章ct节上W酷匠cj网$

  我尴尬的笑了笑”没……没有,我能出什么事情,这不是看倩倩来了,不知道怎么面对她吗,其实这还不是主要的,主要是老爷子那关不好过,你也知道我的情况,爷爷把我养这么大不容易,我又不能违了他老人家的意思。我两手一摊”所以我给你打电话,一方面是求救,一方面是想把事情说清楚,我本来对倩倩就没有那方面的意思,我一直把她当妹妹看。今天让你过来,就是想把话说明白,正好两家的老人也在场,你也喜欢倩倩这么长时间了,是时候向她说明你的心思了。

  ”这……这样行吗,这个?

  ”有什么不行的,看的出来倩倩不讨厌你,说实话我觉得你两挺合适的,包括工作,收入,家庭情况都十分合适,不像我要什么没什么咳……不说我了,还是想想一会该怎么开口吧,不过我可得事先嘱咐你一声,别他娘见到倩倩以后你小子又不会说话了,如果今天不说明白,也许以后就没机会了,如果我猜的不错,这件事情一定是我爷爷张罗的,他怕事情有变,毕竟我和倩倩的情况太悬殊了,说句不客气的话,那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我感觉自己都配不上她。爷爷是想在大家都没反悔之前,把这件事情确定下来,其实他这么做完全是为了我好,但我的情况你也知道,我即使跟倩倩结了婚,也不能给她一个好的生活,好的未来……

  大牙止住了我的话:我听你这意思,不是你不想娶倩倩,是因为你觉得自己配不上她,其实你心里还是喜欢她的,要是这样你就说话,哥们转头就走,绝不会破坏你的幸福。

  ”幸福,什么是幸福?我苦笑了一声。拍了拍大牙的肩膀:我不是这个意思,不然我早就下手了,还能轮到你小子,我是真心希望你和倩倩走到一起。

  大牙开口刚要说话,我的电话响了,是倩倩打来的,我看了大牙一眼,按下了接通建,电话那边传来了倩倩焦急的声音:小伟,你在那,快点来医院,爷爷出事了?倩倩急得哭了起来。

  ”什么?爷爷!!”你们在哪家医院,好……好……我马上过去。

  挂掉了电话,我急忙跑到胡同口,拦下一辆出租车飞奔而去,大牙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在车后面气喘嘘嘘的喊到:小伟……你他妈跑……跑什么?出……出了什么事情?

  我在心里不断的默念爷爷你千万不能出事,你出事了我怎么办,我在世上可就你这一个亲人了。我不断的督促司机赶快开车,司机一指脉表,这已经是最快的车速了,在加速就要被罚款了。

  我把身上仅有的几百元钱掏出来扔给司机”你放心的开,罚款我替你交……

  ”小伙子,这不是你交不交罚款的事……这是……?

  ”你他妈费什么话,让你开你就开,我已经喊了起来!!

  ”你怎么骂人,不愿意做就下车,我还不拉了呢。

  ”师傅求求您了,我爷爷进了医院,现在生死未卜,他不能出事……这是我唯一的亲人了。“此时我的眼睛已经红了,泪水不停的在眼角打转,说话的声音也有些哽咽……

  司机看了我一眼”加快了车的速度,五分钟以后,到达了爷爷所在的医院。这时大牙也到了,在后面不停的喊我,我没有理会他,快步跑进了医院。

  我跑到二楼的楼道里面时,看见倩倩在走廊尽头,正焦急的来回走动,她看见我了,赶紧喊我过去。

  来到倩倩身边,我先看了一眼病房,大门紧闭,门上两个巨大的静字,让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

  稍稍平静了一下心态,知道这时候着急也没有用,爷爷正在进行手术,我现在能做的就是等。不过有一点我十分的不解,爷爷自幼习武,虽然已经70高龄,但身体一直非常结实。而且也没发现他有什么突发性疾病,想到这里,我急忙问了问倩倩爷爷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倩倩告诉我,本来爷爷对于她的到来十分开心,亲自下厨准备了一桌子好菜,满心欢喜的等着你回来。倩倩看了看表。”大约一个小时以前,爷爷接到了一个陌生电话,开始的时候爷爷的脸上没什么表情,与寻常聊天没什么两样。但电话那头不知对爷爷说了句什么,老人家听后脸色当即就变了,突然拍案而起,喊了一句”要挟……这是要挟……。说道这里倩倩眼睛一红,然后爷爷突然一捂胸口……晕了过去。

  ”电话,谁的电话?

  ”不清楚,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爷爷与电话里面这个人应该是认识的,但从爷爷的口气上看,又不像是朋友,我想爷爷与此人之间一定存在某种纠葛,不然他的话也不会让爷爷受到如此大的震动。

  听了倩倩的话我觉得有些道理,但这个人是谁?他又对爷爷说了什么?爷爷的电话只有少数几个人知道,这个人既然知道爷爷的电话,那么至少就证明他是认识爷爷的,但我从没听爷爷提起过这样一个人,这个人到底与爷爷之间有什么关系?

  突然间一个想法从我的脑子里面一闪而过,我忽然想起来倩倩是警察,可以利用她的特殊身份,查一下这个人电话,只有能找到这个人,事情不就真相大白了。我当即把想法对倩倩说了一遍。

  倩倩听后说:按照常理来说,我们一般是没有权利来调查别人的电话,这是在侵犯公民的隐私权。不过……我们可以在暗中调查,但你也知道我不是本市区的民警,有许多事情做起来不是很方便,毕竟这不是在追捕逃犯,不能请求当地警方协助。现在也只能找人帮帮忙了……。

  倩倩答应我,这件事情她找找人帮忙,她在市局有几个警校的同学,查这点事情应该没什么问题,让我不用担心。倩倩继续说”我们也是太着急了,这调查电话的事情都是后话。等爷爷醒过来,问问他老人家,不就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

  倩倩的话不无道理,刚才自己确实是急糊涂了,脑子里面一片空白,除了担心爷爷的安危以外,真没考虑这么多。我对倩倩说,这样也好,那就先等爷爷醒过来再说。

  这时候大牙也到了,气喘嘘嘘的跑到我的身边,看了一眼倩倩,问道:怎……怎么了……你丫跑……跑什么?来……来医院干什么?

  我刚要跟大牙解释,突然手术室的大门被推开了,从里面跑出来一个护士,她摘下口罩,表情凝重的问到:你们谁是曾小伟?

  ”我……我是,护士小姐,我爷爷他……?

  护士叹了口气:你做好心里准备,老人家现在已经处于迷离状态了,不断的轻声呼唤着你的名字,好像要跟你交代什么?你抓紧时间……去见老人最后一面吧……

  听了护士的话,我急忙推开门跑进了手术室,爷爷平静的躺在病床上已经处于半昏迷状态了,我一头趴在床上,大声呼唤”爷爷……爷爷,你怎么了,我是小伟,我来了……

  这时后我明显感觉爷爷的手动了一下,老人睁开眼睛环视了身旁众人,最后将目光停在我的脸上。我紧紧地抓住祖父的手,只见老人深吸了一口气,试图讲话。一旁众人神情凄然、屏住呼吸,大伙儿都很清楚,老人要说的,恐怕是他的最后遗言了。?老人剧烈地喘息着,良久,发出了模糊不清的声音:“图……图……”我一愣,低身问道:“爷爷,您说……什么”图”?”曾老试图重复,但没有成功。我抬眼看身旁众人,大伙儿均面露疑惑,显然也没有明白老人要讲什么?

  病房内死一般的沉寂,只能听到老人剧烈的喘息声响,众人在一旁焦急等待。老人再次张开嘴,努力良久,但没再能发出任何声音。经过这一阵努力,曾老已很疲倦,他慢慢靠在枕上,闭了闭眼睛……这时候老人的心电图突然变成了一条直线。

  这一刻好像晴天霹雳!来得如此的急,我觉得心口一阵剧痛,接着眼前一黑……

  晚上的时候,我忽然觉得嗓子一咸,哇的吐出来一口鲜血,把大牙吓得不轻,赶紧叫来医生,检查之后,医生告诉我问题不大,不过是在胸口积下了闷气,刚才那口血吐出来就没事情了。接着他拍了拍我的肩膀,小伙子人死不能复生,节哀顺变。

  处理丧事的这段时间,我一直被爷爷那句遗言困惑着,其间我也分别与大牙、倩倩询问过,不过他们和我一样,两人听到的也是个“图”字。

  根据爷爷的性格来说,他在最后时刻,既然提到了这个”图”字,就说明这一定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我把这些年爷爷跟我说的话都仔细的在脑袋里面过了一遍,这几年我一直在社会上瞎混,与爷爷单独相处的时间数都数得过来,如果他特意跟我强调过有关”图”的话语,我不可记不起来。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就在这时我的电话突然响了,显示的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