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追溯到1976年秋。 十月的大凉山已经有了冬天的样子,寒风凛冽,草木凋零,厚厚的积雪掩盖了大面积的山体。

  一条狭长的山谷里面,一位身着考古工作服的老者,正神色焦急的在指挥着工人们干活。

  他就是这次大梁山考古行动的负责人,我的爷爷,国家一级考古工作者——曾公北老先生。

  在进行这次大凉山考古之前,爷爷已经参加并指挥了无数次国内进行的重大考古活动。

  因为经验丰富,阅历之高,多被同行所称赞,可以说是当时全中国考古界里面当之无愧的泰斗。

  本来这次大凉山考古之行,人员名单是确定好的,爷爷并不在其中。

  因为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需要他去处理。

  山西省境内发现了一座汉代古墓,考古历史价值极高,受到了当地政府的极大重视。

  但当时山西省组建的考古队伍,无论从技术、人才、还是设备等方面相对来讲都不过关,没有办法,时任山西省文化局局长的任时出老先生,一通电话打到了北京,希望上级有关部门能够派遣一支有能力,有经验的考古队赴晋进行考古活动。

  爷爷各方面专业技术过硬,无疑是最佳人选。

  但就在爷爷率队准备出发的第二天,大凉山地区发过来一通电报,让他不得不放弃这次山西之行,率队赶往大凉山。

  大凉山位于我国西部。在四川西南凉山彝族自治州内,是昆仑雪山的支脉,属东北西南走向,海拔高,气候多变,山地西侧美姑、昭觉一带为山原,丘陵起伏,顶部浑圆平坦,东南侧为金沙江谷地,河谷深切,地面破碎。

  电报之中所提内容关乎到考古界的一个惊天秘闻,这个谜团对于整个历史进程来说,都是一个不解之谜,至于其中的具体内容到底是什么,爷爷的笔记中没有详细说明,只是简单的写下了三个字,但就是这三个字,也足矣让世人为之一颤——曹墓。

  我曾经多次翻阅爷爷的笔记,也没有从中寻得任何有关“这个谜团“的线索。但有一点我还是要说明,就是爷爷在记录这一篇内容的时候,显然是经过了多次删改,因为这篇笔记的前后的纸张有明显的人为拆删过的痕迹,爷爷这么做,似乎是要刻意的掩盖一些东西。

  爷爷带领的考古队队于第三天中午到达了大凉山。顾不得休整,就立刻动身去了考古现场。

  古墓位于大凉山西部的一片密林中,十分隐蔽,如果不是一位猎户在打猎时无意间踩塌了一间堆满白骨的耳室,人们也许永远都发现不了这座古墓。

  爷爷简单的询问了一下此时的情况,又亲自下到现场考察了一般,之后老人的脸上升起了一团复杂的神色,直觉告诉他,电报之中所言非虚。

  但爷爷素来以严谨务实作为自己的行为准则,此事关系重大,不得不谨慎,唯今之际只能先将古墓挖开,找到可以证明墓主人身份的东西,进而推断这件事情的真伪,在此之前,所有的猜测、假设,只能起到参考的作用,不能作为结论来使用。

  眼前这座墓葬的规模十分庞大,一时半刻根本无法将其清理出来,然而大凉山的气候多变,等不得人,考古队在到来之前,并不了解这里的具体情况,短时间内无法适应多变的天气状况,队员们穿着单薄的衣物,寒气入体,被冻得瑟瑟发抖。

  如果说这些身体上的困难,咬咬牙可以挺过去的话,那么接下来所面对的事情,就不是人力可以轻易克服的了。

  大凉山常年笼罩在积雪之下,地表被冻得坚硬无比,凭借手中这些简单的考古器材,队员们根本无法破开坚如磐石的土层,一时间考古工作也陷入了僵局。

  就在众人一筹莫展之际,爷爷一个青海籍的学生提出了一个想法。

  青海属冰川区,山体常年被冰雪覆盖,人们为了生存,不得不想办法破冰,这就需要用到姜汁,坚固的冰层遇到姜汁以后会变得如豆腐一般,一砸一个窟窿,十分易破。

  ”只是不知这个办法用在这里是否行得通。”

  爷爷对他说:年轻人,你说的这个办法,我以前也听说过,可以试一试。不过,要到哪里去搞姜汁嘛,这是个问题,没有姜汁,想法再好,也只是纸上谈兵。

  年轻人恭敬的说道:教授,这点您不用担心,姜汁的问题我来解决,不过……我还是想冒昧的问您一句,您估计这座墓的规模到底有多大,我们到底需要多少姜汁。这样我也好组织人员下山去收购生姜。

  ”这个……爷爷严肃的说”说实话,我现在也搞不清楚眼前这座古墓的规摸,不过从我多年的考古经验上来看,只怕不会很小。在生姜的采购上,依我看”韩信点兵——多多益善,做好充足的准备,总是好的。

  年轻人点点头,把曾公北的话与当地一位负责这次考古后勤工作的干部说了,那干部听后,拍着胸脯保证,这个你放心,俺们这里别的东西没得,但要说这生姜啰,哪家哪户不得备上几箩筐噻,就指望着它御寒呢。

  ”那就多麻烦您了。”

  酷`匠y(网G永-w久P免T5费d@看小+说3$

  ”这说的是甚话,支持你们的工作是俺分内的事情嘛,你放心,俺这就组织人手,争取在天黑之前把这生姜给它背上来,保证不耽误你们的工作。

  时间转瞬来到第二天清晨,说来也怪,近日来大凉山的天气状况都以晴朗、干旱作为主色调,但今天的天色却出奇的阴暗潮湿,天边出现了一团巨大的黑云,给整个大凉山区扣上了一顶黑色的帽子,气氛说不出来的压抑沉闷。

  吃过早饭以后,队员们的身体渐渐暖了起来,把熬制好的姜汁灌进军用水壶中,取了考古器材,在爷爷的指挥下,蹋上了考撅古墓的道路。

  姜汁虽然在破冰方面堪称利器,但在对付这种冻僵的土层时就打了一个大大的折扣,一壶姜汁灌下去也只能融化巴掌般大小的地方,队员们看后直摇头,考古工作被迫再次停了下来。

  在队员们破土的同时,爷爷也没闲着,他细心的观察着土层中每一个细微变化,终于让他想出了一个好的办法。

  通过观察,爷爷发现,有一个地方的土质不同于别地,不像是自然形成的,到像是后天人为加上去的,多年的基层考古经验告诉它,这里……很有可能就是这个古墓的入口处。

  在爷爷的指挥下,众人把姜汁集中到一起,浇灌在了一片暗黑色的土层上,果不其然,大量的姜汁浇上去以后,过了大概一盏茶的功夫,地面就起了明显的变化,黑色的土层上冒出缕缕白烟,其中还掺杂着难闻的腐臭。

  就在众人顶住鼻息之际,那地面上又起了明显的变化,白烟消失后,取而代之的是一声沉闷的响动,还没等众人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一连串的坍塌声就接踵而至,队员们都被惊了一惊,脚下不由得向后退了几步,只有爷爷不为所动,依旧站在原地,老人家的脸上并没有显现出任何的惊慌,相反却升起了一丝喜悦。

  那响动来得急,去得也快,片刻后就隐匿不见了,白雾下面的土层中出现了一个黑漆漆的大洞,外面的强风灌进去与地表形成了一股强烈的压强差,洞中不断有“呜呜呜”的声音传出来。

  爷爷十分兴奋的说道:如果不出意外,想必这里就是古墓的入口了。

  众人听后一阵热议,片刻后一人开口问道:曾老,现在怎么办?我们总不能钻到这个地洞里面进行考古吧,这种地下的考古方式,以前没有过先例,同志们都无从下手,您看……?

  ”这个问题提得好,年轻人有这样的想法很正常,就眼下的形势来说,我们以前所用的考古方式恐怕不能胜任,想要解开这座古墓的神秘面纱,必须尝试地下考古。

  ”地下考古?”众人听后眉头一皱”但教授说的话,大家也不好反驳,只能硬着头皮上了,说实话,面对这种赶鸭子上架的考古方式,众人的心里都没底。

  爷爷年岁毕竟大了,比不了这些年轻力壮的小伙子。古墓中阴晦潮湿,寒气逼人,队员们纷纷劝阻爷爷留在上面坐镇指挥。

  爷爷听后一阵感动:你们的好意我心领了,但这次地下考古工作的难度不小,恐怕你们不能胜任,虽说我的考古生涯中,这种在地下古墓中进行工作的经历还是一片空白,但眼下也顾不得这许多了,只能凭借多年积赞下的经验,试上一试。

  队员们听后刚要继续劝阻,爷爷挥手制止了,转而说”告诉大家准备一下,十分钟以后进墓,另外把全队可以照明的东西集中到一起,在幽暗的地下进行考古,没有光源,寸步难行。再者进到墓中以后,千万不要擅自行动,这些埋在地下的宫殿,那都是古代文明的象征,古人为了防止被盗墓贼倒撅,通常都设有十分厉害的机关,一但不小心触发,后果将是致命的,我是领队,必须要对你们的生命负责。

  十分钟后,在爷爷的指挥下,队员们纷纷向古墓中爬去,所有人的行动进行得有条不紊,井然有序,就在一切看起来很顺利的时候,爬在最前面的队员嘴里突然间发出一声惨叫,惨叫过后,手电筒的光芒也消失不见了,就在大家感到诡异不解之时,黑暗中突然窜出来一道黑色的影子,那影子所到之处,飘起来阵阵血雾,被袭击的队员还没来得及喊叫,身子便一软,倒在地上没了动静。

  事情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队员根本没有反应的时间,就失去了生命,剩下的队员纷纷惊恐的向后面退去……但洞中空间实在有限,容不下这么多人一起行动,大家身体拥在了一起,紧紧地贴在墓道的边缘,心里万分着急,脚下却动不得分毫,只能等待着死神的降临……

  爷爷是最后一个下到古墓中的人,他见墓道中队员表现得如此的惊恐,虽然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敏锐的直觉告诉他”出事了。”想到这里,爷爷急忙喊道:同志们,不要……这个“慌”字还没来得及喊出口,口鼻中便被墓道中传来的血腥味填满了。

  就在这时,爷爷觉得眼前一混,似乎有什么东西到了身边,他抬起头,只见一张血肉模糊的怪脸,露出两只没有瞳孔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他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青花古瓷说:

  求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