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她父王本想把她许配给公孙相国的孙子,但她与他相处了一段时间后发现那小子只会无病乱呻吟,还经常给她写什么狗屁的诗词歌赋。

  最让她受不了的是他家的功法是什么观想意像、画画作诗、提高心境,所以那小子还经常和一堆白面书生去青楼妓院开什么文人会,还美名曰修炼。

  若是蔡川知道,就会明白这是一种极为高明的精神修炼功法。

  一次她被他骗去花船参加什么游湖诗会,她本以为妓院都是一座大院,那时她又无聊,也就随他去了,但当她看到船头那些抹着浓妆,举止轻浮,只穿着几块布片女人后,她把他了个半死,还差点废了他的子孙根!

  这事以后,亲事也就黄了,自然也没几人敢向她爹提亲。

  在十六岁后,她对她父王死缠烂打,就跟着她的几个哥哥来到了西南军历练,她现在职位反比她的哥哥还高,要知道这是完全凭借军功。

  所以她只对蔡川笑了笑,没有说什么。

  她的心中却不以为然,只有弱者才哭才需要安慰。

  蔡川看得出她不想讲,就转了个话题,疑惑问“为什么你们不去救这些村人。”

  旁边的雪儿也认真的竖耳听着。

  “我们西南军的占星师的确是占卜到了上古残灵,但因为几个月前,西边的迷失山脉在每天凌晨都会被星光柱轰击,再者在几周前那一下午整个荒漠都好像被一种极其恐怖的不祥所笼罩,所以我们不敢贸然出兵,而且这些恐怕都是你的家族甚至可以说是你造成的吧。”岑水淡淡道

  身旁的雪儿却是一脸的不解。

  岑水笑着道:“我们莫雷皇室和他们家族定下了法则契约,一些关键的词语都会被天道所掩埋,所以你听不懂最好不要强行听。”

  接着又道:“而我们这次来,是因为有魔神降临,这个级别的强者,即使是分身也是极为可怕的,所以我们带着先皇法旨过来灭杀,看到那个祭坛了吗,那就是上古残灵用来祭祀的,他应该是被你消灭了,你要小心,他可能会在你身上留下了印记。”

  蔡川有些牙疼,没想到是由于自己的原因。

  不过对于魔神印记,蔡川无所谓,如果那魔神的真身赶来,那就不要想逃掉,他最怕的就是追杀他的是那些比他强不了多少的小喽啰,那样鲲鹏和神王恐怕就不会出手了。

  时光总在不经意间流逝,一会儿两天过去了,一行人终于来到了这地域的边界。

  岑水指着面前那巨大无比的石碑骄傲地说:”这是人族的界限碑,长千丈宽百丈高万丈,每一块都是神匠用仙玉石通体塑造,圣人亲自把关,无数大能赋法,一共三万八千块,分布于人族各边境线。

  每一块不仅自成体系,还能互相呼应联结,组成了一个覆盖整个人族边境线的超级恐怖大阵,不仅能够时时刻刻监察着异族的出入,甚至还能够在百万里外给入侵的异族以致命一击。

  雪儿听后倒吸了一口冷气,震惊道:“如小山般大小的仙玉石!圣人把关!这是多么伟大的手笔啊!”

  要知道仙玉石极为珍贵,它的形成是以万年为单位的,仅仅一小拇指大小的仙玉石的价值就差不多相当于一座大型的凡人城镇。

  蔡川,摸了摸她的头道:“你要的话,我也可以给你啊!不过太大你又拿不了,那就一串仙玉石项链吧!”

  雪儿白了他一眼道:“就会吹牛,你知道仙玉石多么贵吗?”

  “雪儿,他没有开玩笑,别说仙玉石,恐怕就连仙玉他也拿得出来”岑水一脸期盼的看着蔡川道。

  她对于玉石不感兴趣,但一块能够洗髓伐骨,提高境界,加快修炼速度,甚至能够增加成圣成功率的仙玉对于任何人都是致命的。

  “仙…仙玉,怎么可能,你一定是在开玩笑,整个衡天大陆也就只有那几个神境强者才可能收藏吧,我的蔡,怎么可能有呢!”雪儿颤声道。

  蔡川听到岑水的话时,吓了一跳,他还真有,不过他怎么可能在这种场合拿出来,甚至承认都会招致灾难,再说他和岑水还没有熟到这种地步。

  在听到雪儿的话后,他连忙否认道:“对啊,我怎么可能有!”

  “好啦,我相信你没有。”岑水虽然失望,但也知道现在谈论这种事不合适,于是转移话题道:“你们走出边境线看看,会有惊喜哦!”

  “什么东西?那你呢?”蔡川问道

  “对你们是惊喜,对我可就是惊吓了,我和三千黑甲士在这界碑下面躲躲。”岑水淡淡道。

  “为什么…”蔡川刚想问就被雪儿一把拉走,“好了,走吧,我相信岑水姐不会害我们的。”

  蔡川白了白眼,这才两天这妮子就被岑水收买了,看来我该振一振夫纲,顺便连那妮子也收了。

  “想什么,快走!”雪儿对一脸猪哥像的蔡川说。

  在他们走后,一个淡淡的青色身影出现在了岑水身边,恭敬地说:“小姐,难道你认为他们能够引发天地洗礼,即使能,我们站那么远,是否太过夸张,要知道连荒帝都只是激起了…”

  “不用说了,站一边好好看看吧,雪儿不一定能,但蔡川一定可以,也必须可以,还有你似乎想干扰我的想法嘛。”岑水打断了那人的话,冷冷道。

  “属下不敢,不敢”那人身形一滞,差点显露真身,慌忙道。

  看‘d正Bm版9章节上酷匠L网S

  “这一次也就算了,再有下一次,你就不用来保护我了”岑水不容置疑的说。

  “是!”

  那人毛骨发寒,他知道若是被换下去,就不是的换个主子那么简单了,就可能永远无法看到天日了。

  当蔡川携手雪儿跨过界线后,一轮灿烂生辉的清月从西边升起与炙热的炎阳遥遥呼应,洒落的清辉与璀璨的金芒相互缠绕,在平地凭空升起一大一小两道巨大龙卷。

  巨大龙卷内,日月当空照耀之下,蔡川的血肉喷薄出漫天神辉,神辉之中一道道符文幻化为一头头恐怖巨兽真龙、犷犼、朱雀、貔貅仰天嘶吼。

  时间一点点流逝,日月更加璀璨,大片大片霞光洒落而下,在龙卷内部形成一尊炙热的烘炉,一条条神辉在他的体内来回洗礼,每一次都带出黑色的污秽。

  他的血肉变得洁白而晶莹,血肉里的一条条脉络流动着金色的流光,骨头一层层符文密密麻麻的浮现而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