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咦,不是说这里没人了吗?”蔡川疑惑地转头看去,便看到一个浑身披着黑甲的人手里拿着一柄大朴刀,神情戒备的向他们走过来。

  蔡川转身将雪儿护在身后,厉声喝道:“你先给我站住,不然我就要动手了。”

  那黑甲死人脸色一沉,刚想要开口呵斥,又似乎想起了什么,有些忌惮的停了下来道:“我是莫雷帝国西南军的黑甲士,我奉命来此查看刚才巨响之事,你们是何人,又为何在此?”

  蔡川微微怔了怔,便听身边雪儿说:“出事后,我爷爷曾经去找过他们,但他们却以此地有不祥拒绝出兵,只表示愿意收留我们村里逃出去的人,但不知道为何此刻他们却来了。”

  蔡川十分愤怒,他本以为是因为路途遥远,他们没办法及时赶到,没想到却是因为狗屁的此地不详,连带着他看那黑甲士都不爽了。

  “雪儿,我们走!”蔡川道。

  那黑甲士有些傻眼,没想到自己自报家门反而是这结果,但看到逐渐走远的两人,他心里一急,身形暴冲而出,想要扣住蔡川肩膀。

  蔡川感受着已近咫尺的黑家士,虽然有些赞叹这黑甲军的素质,但还是不屑的摇了摇头,虽然他只是武道最初的引灵镜,比那黑甲士低上一个境界,但也不是什么人都可以侮辱的。

  果然,

  “澎!”的一声,蔡川的肩膀一紧一松,就将那黑甲士震得飞起。

  咻!

  一道模糊的身影掠过,将那飞出的黑甲士接住,那竟是一个穿着黑甲的英姿飒爽的美女,只不过她身上黑甲花纹更加的复杂,远远的看起来就像一条高贵残暴的黑龙。

  笃笃笃!

  从两出口处,无数的黑甲军迈着整齐的步伐,向他们走来,铿锵有力,抓地有声,令人感到地动山摇。

  蔡川望着将他们包围的众多黑甲军,脸色难看。

  他冷哼一声,心神连接次元印记,随时准备拿出那些个残暴的小玩意儿,这些东西他刚才不用是因为威力太大他控制不了,但此刻,他也管不了这么多了。

  那黑甲女子将手上的士兵放好,然后转身抬了一下手

  咚!

  所有的黑甲士整齐划一的跺脚停下,然后立在原地,屏息等待指令。

  她看着蔡川他们,目光森然地盯着蔡川道:“能给我个解释吗?”

  蔡川微微一笑,道:“这只是简单的回击喽!”

  那黑甲女子双眼一眯,喝道:“我是问你们为何在这?”

  “我们本是这村里幸存的人,被这里的巨大响声和冲天火光吸引过来了,到这里时,与你们一样也只看到一片焦土。”蔡川道

  身旁的雪儿伏在他耳边轻轻说:“为什么不告诉他们真相,你放心,我没事!”

  蔡川叹了口气心道:“真相关键在于我的来历,告诉他们我的来历估计也不会信,如果他们相信,那就更糟了恐怕整个衡天大陆都要来找我的麻烦,更何况你真的没事吗?

  看}正p%版章节上lg酷匠W网|

  那黑甲女子冷笑道:“这村子里的确是有这个小姑娘,但你…”

  她说着看了雪儿一眼,却突然愣住了,惊讶道“你怎么会有这件衣…”

  她说道一半就停住了,似乎明白了什么,对蔡川笑了笑说:“我相信了,跟我走吧,我们在路上说。”

  蔡川默契般地对她笑了笑,也明白了那黑龙纹章代表着什么。

  “走!”黑甲女子一声令下,一行人浩浩荡荡地走出山谷,向东走去。

  “认识一下,龙灵郡主岑水”黑甲女子边走边道

  “蔡川,天弓之子,不朽传人”蔡川望着身旁英姿飒爽的岑水道

  岑水轻笑一声道:“对你们来说,天弓之子甚至少年圣王你们都称得上,不过不朽传人就有些…,毕竟衡天大陆整个历史上就只有一位不朽,难道你们是…”

  突然,她顿了顿,取笑道:“也对,整个衡天大陆都是暗古神王创造的,自称不朽传人也没错。”

  蔡川无语为对,心道总不能告诉你,我就是不朽的分身吧。

  一旁的雪儿见到谈笑相欢的两人,却一句也听不懂,也是插不了嘴,本就有些悲伤的她顿时感到委屈,情不自禁就红了眼,偷偷的抹了抹泪,低头快步向前。

  一旁的岑水看到了,暗中戳了戳蔡川的腰,指向那边。

  蔡川点了点头,轻道一声谢谢,然后上前一把握住雪儿的手腕,从背后将她环抱,将头放在她的肩膀上,在她耳边柔声道:“你放心,你爷爷将你托付给我,我会与你同行走过今后的路”

  俏脸和耳朵被他充满男人味的气息轻轻碰触,雪儿吓了一跳,却只是微微的挣扎了一下。

  随后她的俏脸变得通红,羞恼道:“谁要与你同行。”

  说完上一句后雪儿又极其轻微的吱呜道:“只是因为爷爷吗?”说后似乎又想起了爷爷和弟弟,好不容易收住的眼泪犹如洪水通过决口的堤坝一发不可收拾。

  蔡川苦笑,恨不得抽自己一巴掌,为什么要提到她的爷爷。

  犹豫了一下,蔡川将她的身子转了过来,让她靠在他的肩膀上,轻轻地拍着她的后背,呵护道:“你爷爷和弟弟只是到了你看不到的地方,但是他们能看到你,他们肯定不希望因为他们而让你难过。

  所以越是悲伤,你就要越坚强,要让他们看到一个开心的你,幸福的你,更何况还有我呢,如果你真的受不了,想哭,就痛快去哭吧,把心中的苦闷都放出来,你要是想咬我,那也欢迎!”

  雪儿听到最后一句,破涕为笑,白了他一眼,道:“谁要咬你,我嫌脏呢!”

  蔡川见雪儿表面上已经没事了,放下了心,对着岑水笑着道:“你看这小妮子,就是只母狼,刚把她安慰好,现在又来调侃我。”

  岑水却是摇了摇头,有些不能理解蔡川为什么要安慰她。

  她哭的时候她父王是从来都是不管的,有时候被她哭烦了反而开始骂她打她,所以五岁后她就没流过一滴眼泪。

  就连母亲被其他姨娘害死,虽然那人的娘家势力很强而她母亲只是侍女,但她也没哭也没害怕,只是拿着刀去将那个人凌迟,她父王反而很欣慰,在重压之下力保了她。

  她自小就不喜欢那些个妇人做派,反而仰慕她父王在战场上穿着盔甲杀敌的那股英勇,别人送她的裙子和胭脂她从来不穿不用,几乎全都赏给了下人,她只是一心一意的修炼。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