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爷爷”雪儿挣开了蔡川的手,哭着向那边跑去,蔡川追上,反手一拍,用灵力将她定住,“还是迟了”蔡川将雪儿挡在身后悲伤道,他带着雪儿一边后退,一边紧紧盯着那怪物,他要先将雪儿送到安全地带。

  突然他发现了一件奇怪的事,那怪物竟站在老人尸体旁边一动不动,神情悲慽。

  突然间,那怪物动了,却并没有冲向他们,反而是一拳砸向他自己,将自己抡倒。

  之后他双眼中的赤红渐渐消退,那些锐利的长发和指甲也开始变回正常,远远看去他那肩膀一耸一耸,一颗颗豆大的泪珠不停地从他那还有些幼稚的脸上滑落。

  “不对,那孩子的意识恐怕还有一些残存,在此刻都爆发了出来,唉!亲眼看着自己杀死爷爷,对他是多么的悲哀啊”蔡川看了十分难受。

  接着那孩子跪了下来,抱着老人还尚有余温的尸体,久久不语。

  突然间那孩子的脸疯狂扭曲,全身开始颤抖,獠牙,利爪时长时缩,蔡川的内心开始不安起来,他知道不能再等了。

  手心吞吐出神光化作一柄天弓,二指搭上,缓缓拉开,接引那九天之上的星力在指尖凝聚,一根弓箭的雏形慢慢形成,凝实。

  这一刻他是前世面对猎物时那冷酷无情的猎人,心中没有半点杂念,全心全意地进行着对他而言最神圣的杀戮。

  “不够强,还是不够强”蔡川皱着眉头说道,看着那慢慢变回的狰狞怪物,蔡川心中焦急,他一发狠,强行使用了尚未完全领悟的秘术--汇元天地。

  蔡川咬破舌尖,喷出一口极其粘稠且红亮的心头血,以血为介质,以身体为烘炉汇聚四方灵气。

  而后接引的极其庞大的灵力从他的丹田逆行而上强行破开他的经脉传入手心,他手臂上的血管一条条破裂,连带着衣服也碎成了残片,这衣服不一会儿却又完好了。

  这根融入了庞大灵气的箭,一次次的充满、压缩、充满、压缩,渐渐地变得朴实无华,当达到顶点时,这根光亮无比的箭竟变得通体漆黑。

  在这时,伴着一声声无形的尖啸,这些散落各处的人煞似乎懂得了什么,狂暴地向这边涌来,纷纷地缠绕在箭身上,想要和箭一起射入怪物的体内杀死他!蔡川感到有些掌控不住了,索性就松了手。

  “咻!”这支凝聚着他全部力量的愤怒之箭,这支缠绕着无尽怨念的复仇之箭,就这样带着无比凌厉的气势呼啸着射向祭坛。

  在这个千钧一发的时刻里,蔡川的瞳孔却猛然睁大,那本该在他背后被他好好保护的美丽人儿此刻却静静地躺在那祭坛上。

  祭坛上方大坑中的血水上,一只磨盘大小的血眼浮现而出,饶有兴趣的看着蔡川那张惊恐、绝望的面容。那根被无尽阴气掩藏的箭身上,竟然也出现了一个小小的血眼。

  “不”蔡川下意识的向前扑去,欲抓住那射出的箭,可惜这是徒劳的。

  “轰隆——!!”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过后,一朵蘑菇云冉冉升起,灼热的气浪扩散而出,将挺拔的大树、惊慌逃跑的动物一起冲倒、焚烧,冲天的火光,映得整座大山通红一片,几千里外也能看到。

  中心地区,刚刚清醒的蔡川还未醒悟过来想一想这是怎么回事,便觉得大地在摇晃,天空在颤抖,然后热浪和刺眼的火光迎面扑来,强大的冲击波顿时使他失去了知觉。

  “啊…”当他苏醒过来后,一跃而起,不顾全身的疼痛,疯了一样的跑向雪儿所在的地方。

  方圆百米都被移成了平地,整个山谷内壁一片漆黑,但奇怪的是那血水竟尚未干涸。

  U酷匠p网a6首H发r◎

  蔡川走到了血水边上,向着原本雪儿躺的地方看了一眼,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看到了一具干尸,一具漆黑的娇小干尸。

  “怪我,都怪我!若不是我自作主张将她带了回来,她就不会横死了”蔡川疯魔般的捶打着地面,血肉模糊了也不知道。

  “还有那只血眼,无论上天入地,我一定会找出你的,将你拨皮扒骨,令你永世不得超生。”蔡川仰天怒吼,这长长地怒啸在空旷的山谷间回荡,令人心生悲慽。

  良久,他才晃悠悠的站起来,没走多远,就感到眼前一黑,视线开始模糊,身体不自觉的向后退,不一会儿就晕倒在地。

  “这是哪里?我又是谁?”

  “哦,我是蔡川,我晕倒了”

  “该醒来了吗?”

  “呜呜,我不醒,我不醒!”

  “为什么不醒,好像是因为雪儿”

  “雪儿是谁?雪…雪儿…霁雪月,好熟悉啊!”

  “她好像死了,呜呜,为什么我感觉好心痛好难受啊!”

  “嗯,反正我不醒!”

  “嗯?来了一个长得很大的鬼,眼睛就像个红红的大灯笼,好像在哪里见过,不过我为什么要管他?我要去找雪儿”

  “他说可以救活雪儿,不过他说需要我把灵魂给他,好啊,你要就拿去了,虽然我知道他是骗子。”

  “咦?哪来的鱼把鬼给拍死了,不过又关我什么事,我要去找雪儿,嗯,雪儿!”

  ……

  “小子,醒醒,醒醒!”

  蔡川茫然地睁开眼睛,终于他将一切都想起来了,神情木然向这苍天大喊道:“为什么,为什么还要叫醒我,为什么!”

  “你就这样颓废下去了吗,小子,你可是被我们选中要去打破…,难道就因为个女人,你就这样!”一个声音从蔡川的脑海中传来。

  蔡川一听到这声音,如同抓住了救命稻草,激动道:“鲲鹏大哥,快,快救雪儿。”

  “你难道忘了我之前说的话了吗?”

  “求你了,就这一次,这一次!”蔡川苦苦哀求道“你自己信吗?我说过,对你来说时间才是你永远的伴侣,它会向你证明在它面前,一切都是虚假的。”

  “真的就这一次,这一次!““你别忘了还有一个小凤凰,若是那个女人将来也变成这样你难道不会去求我,更何况这个女人与你相处时间不长,你就如此。

  若是与你相处了千千万万年的人逝去了,你还有勇气去承受吗?

  是的,再重的伤我都能治,甚至死了,我也可以给你招魂救回去,但唯有时间的创伤,我无法治愈。

  那些天地奇珍到最后也没多大意义,唯有不断的进步才能够摆脱时间的影响。

  蔡川颓然地倒下,却听见脑中传来一声叹息“她其实还没有死,虽然你这一箭被那小魔头弄得威力大了点,但那死去的老头用自己的灵魂保护了这小姑娘,他自己却魂飞魄散了。

  这先天级别的灵魂虽然不能完全防住实质的冲击,但还是能够吊住那小姑娘的命,你那次元印记不是连着那个次位面吗,而里面不是有很多好东西。”

  蔡川无光的双目中骤然焕发出无限的光芒,他张开右手,感受着说着手心里的印记,将意识凝结钻了进去,真龙尸体,不行!秘银宝山,没用!先明水,不是!到底在哪里呢?

  那是什么,十万年参祖,没错就是它了,蔡川看着小山般大小的人参点了点头,然而当他想走过去弄断一根参须移出去时,那人参突然就站了起来,然后朝着蔡川一个飞扑,天黑了,然后蔡川这一丝意识就没有然后了。

  “再来!”蔡川摇了摇有些胀痛的脑袋,再度凝结意识,钻了进去,一次两次……终于蔡川在快要晕厥前他拿到了一块……指甲盖大小的漆黑的参皮。

  “先喂她吃,等一下再去”蔡川用参皮用混合灵气,送入了雪儿的嘴里。

  仅过瞬间,雪儿干瘪的身体就迅速珠圆玉润起来,身上的死皮也开始一块一块掉落,露出了白玉般的肌肤。

  蔡川看着那完全****的美丽胴体,咽了口口水,开始心猿意起来,却没有注意到雪儿的眼睛开始微张微合。

  “啊!”天地间想起了一声尖叫。

  “你快转过去,不要看我啊!”雪儿惊叫道蔡川吓了一跳,连忙转过身道:“我不是故意的,只是你太美了,让我移不开眼睛。”

  雪儿羞涩的说:“不要再说了,你赶快想想怎么办。”

  蔡川在次元印记中东找西找,终于拿出了两大片叶子,他尴尬的想到,要是递过去会不会被打死啊!

  也只能这样了,蔡川三两下地扒下他那件永不损坏的衣服丢了过去,然后再用浓郁的灵力覆盖全身。

  蔡川听着身后唏唏嗦嗦,心头仿佛有着无数只猫爪在挠,想转又不敢转,过了好一会儿,才等到一声“好了”。

  当两人平静下来后,气氛又变得极为沉默,经过了这么多事,雪儿也学会了控制悲伤,不再哭得要死要活。

  蔡川却明白这样对她更不好,可是又不知道怎么劝,只得轻轻地说一句:“我们走吧!”

  却在这时响起了一个意外的声音“站住!”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