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着走着,蔡川意识到了一丝不对,于是对着心灵之海问道“你不是只是一个传承,只是亿万岁月消磨后的一丝意识投影。怎么能蹦出来打我。”

  “这不是很正常,真正的顶级传承都融有自己的伟力,比如你那星辰传承全力出手时,就相当于一尊圣王”鲲鹏道。

  “哦,原来是这样。嗯?还是不对。首先,星辰传承是因为由天上那遮天大阵的一角所化,才会有如此伟力,可你,只是一丝意识的投影。

  最关键的是你怎会如此活跃,像它们一样做个安静的美男子不好吗?”蔡川指着心灵荒野中的弓之传承和星辰传承道。

  “第一,那小姑娘不是说过我很强,强到离谱吗。第二,这无数岁月中,便只有那小姑娘在几百万年前跟我谈了一会儿话,这么多时间的孤独差点把我逼疯,时间果然是无敌的。”鲲鹏道。

  “你真的这么强吗?”蔡川问“你不信?”鲲鹏反问道。

  “不是不信,只不过神王说你所处宇宙的本质比这个宇宙要弱一些,却为何会诞生你这种强大存在。”蔡川挠挠头道。

  “机缘,机缘,机缘”鲲鹏强调。

  `U更新{最快上》酷…$匠●网

  “怎么总感觉不对?哦,是了,你一个绝世强者,怎么会这么话唠,难道只是因为孤独?”蔡川疑惑道。

  “你怎么那么多问题,就算我骗你,难道那小姑娘也会骗你吗?”鲲鹏有些恼怒。

  蔡川苦笑道:“你不要总说什么小姑娘什么小姑娘的,她都已经上亿岁,甚至还大。”

  “呵呵!”鲲鹏傲然不语。

  蔡川无语道:“好吧,我错了,您老都不知道多少岁了,话说该不会比我们这个宇宙还老吧。”

  然后便不再说话,向东行去,闷声不语。

  “你怎么不说了?”鲲鹏道。

  “你应该还有很多疑问啊!”鲲鹏追问。

  “你不想知道我的年龄吗?”鲲鹏继续道。

  “你不想要我没有给你的鲲鹏大术吗?”鲲鹏又道。

  ……

  “你难道不想知道真相了吗?”鲲鹏道。

  “什么真相?”蔡川立刻追问。

  “好吧,终于被你发现了,我原来其实并没有那么强,只是比你说的那个上古生灵强上那么一个档次。”鲲鹏道。

  蔡川心道是你自己想说的,而且这已经是强的离谱了,嘴上却说:“那神王”

  未待蔡川说完,鲲鹏便插嘴道:“我骗了小姑娘,也不应该说骗,其实我最后间接的告诉了她,本来以她的绝顶才智一定会猜到的,可惜那时她一心扑在那小娃娃上,也就是‘你’,哈哈,这事情真有趣。”

  蔡川不想在这个问题上纠结,立刻道:“那你说的都是假的?”

  “不,我就只在一个地方骗了那小姑娘,就是我不是凭自己的实力扛过一次次的最终大劫”鲲鹏道。

  “那你是怎么扛过的。”蔡川好奇道,毕竟最终大却是那么的厉害。

  鲲鹏讪讪说:“我找到了一个依附于那个宇宙却不受影响的的一个小空间,按你的说法就是虚拟次元,然后我每次都在最终大劫来临前躲了进去。”

  “原来如此。”蔡川一脸就知道如此的表情。

  “啍,你以为这样就不需要代价吗。要是没有代价,就算是一只死乌鸦活过了万古都能称霸万维,更何况是我,血脉高贵的鲲鹏。”鲲鹏愤愤道。

  鲲鹏继续道:“你不是去过星空吗,那你有没有看到那轮炎阳。”

  蔡川回忆了一下道:“奇怪,竟然真的没有,甚至连一点迹象也无。”

  “你当然看不到,这个宇宙所有位面的炎阳都是创生之柱映射的投影,所以他才会被称之为‘光与热之源’。”鲲鹏淡淡道。

  “有阴谋。”蔡川抚着下巴道。

  “阴谋个鬼哦,他扛过了最终大劫,却逃不过原罪之罚,他身上那股源自上古的气息,若是被原罪发现那就像狗嗅到了屎,逃遍宇宙都没用,所以他才会做这吃力不讨好的事,用来积累功德,遮掩和抵消那股气息。”鲲鹏揣测道。

  “哈哈!这真是死罪可免活罪难逃。”蔡川幸灾乐祸道。

  “啍,你笑个鬼,上古的‘你’也是因为硬扛了两份原罪之罚,再加上道之伤爆发,才最终陨落。”鲲鹏鄙夷道。

  蔡川的笑容一下子顿住,却仿佛想到了什么,贼笑道:“那你岂不是被狗追了上万次?”

  “你以为,我会同你那么笨吗?那个虚拟次元实在是太弱太小了,我本来根本挤不过,所以我本着宁可把力量浪费也不给狗的原则,每次都将大半力量都用来巩固和扩大那个空间,剩下的用来净化自己的气息,只留下不被原罪注意的力量。”鲲鹏骄傲道。

  蔡川恍然大悟道:“怪不得那个宇宙会毁灭,原来都是你干的。”

  鲲鹏若有所悟“好像还真的是我将宇宙毁灭提前了。”

  蔡川:“……”

  鲲鹏突然严肃道:“不讲这些了,不过有一点你要注意,除非你有性命危险,否则我不会出手助你。”

  蔡川的脸色也变得凝重道:“也就是说,以后与我亲近的人有危险你也不会出手,为什么?”

  鲲鹏认真道:“除了超越不朽,世间便再也没有了哪种力量可以承受时光的沉重。回顾我的一生,当初那些热血、感动和仇恨都被那漫长到无边无际的岁月淹没,只剩下空洞。”

  他顿了顿继续道:“而你的未来将不可限量,除非与你有一样的逆天机缘的人,否则到最后你只会一个人去面对那无边的空洞,而我所做的便是帮你慢慢的熟悉这种空洞。”

  “不是还有你们吗?”蔡川道。

  “其实我和那个小姑娘都差不多,只是一缕残魂,只能永远停留在本尊当时的层次。甚至会随着岁月流逝,心智不断退化。”鲲鹏伤感道。

  “什么?”蔡川震惊。

  “你也不用多想,如果我们要退化到你这么笨,还是需要很久很久的。”鲲鹏道。

  蔡川无言以对。

  “好了,这一缕意识投影本身并没有力量也没有神智,只是一个让你进入我眼中万古和我意识降临的媒介,它无法承受我的力量太久,所以我要回去了,再见。”鲲鹏说完,就此陷入沉默。

  蔡川向前走去,一天两天,终于在第四天天黑之前,到达了目的地――黑玉城,慢慢的走过去,一道延伸百里的雄伟城墙露出了峥嵘一角。

  走到城门前,轻轻推开城门,便见无尽的黑暗在你面前流动,那是一种令人仿佛要永远沉沦的黑,外面的阳光透过来,却被这黑暗无情地吞噬。

  这便是黑玉城,一个永远黑暗的地方。

  传说,万族大战时,由于血污、怨念、邪渍等极端污秽的东西大量的出现,整个位面发生了不可知的变异。

  而在这片土地上表面,爬出了一只只诡异的血纹虫,这种虫子刀枪不入、水火不惧,喜欢大片大片聚集起来,随着本能四处横扫,那遮天蔽日的景象,随处可见。而它们的所经之处皆是一片浩劫。

  最后经光明使者探究,它们是一种变异的暗元素,白天化虫,夜里归元,而诱因便是足够强的光亮。

  并且它们具有逐光性,会本能的追逐更强的光。根据这一特点,当时的人便想到了针对它的方法,那便是制造黑玉城。

  黑玉,是一种随处可见却又极其怪异的石头,平常它会将所有照在它表面的光吸收,远远的看去就像一个漆黑的无底洞,但当它达到光饱和的那一刻,储存在它里面的无比强烈的光,便会瞬间放出。

  就在那个夜晚,五位天尊疯狂的向这已经建好的黑玉城输能,整整五炷香之后,这吸收了五位天尊近乎全部能量的城池,轰然爆发出无匹的光亮,犹如一轮煌煌炎阳,将整片天地照亮。

  所有的血纹虫都仿佛嗅到了绝顶美味,疯狂的涌向黑玉城,仅仅一瞬间黑玉城便被密密麻麻的虫子挤满。

  而在数十个呼吸后,这光亮便戛然而止,天地又陷入了无边的黑暗,而几乎全部血纹虫都被永禁在这片无光之地。

  这就是黑玉城的来由。

  蔡川感慨了一下,沿着它的城墙向东走去,据说,这旁边还有着守护它的部落,蔡川准备先到那里过夜。

  “怎会没有人?”蔡川疑惑道,明明这一路上还有许多人为的东西,可是却一个人影也没。

  很快,蔡川远远地看到了一个矮小的土城,他快步走上去,扣了扣木制的城门道:“有人吗?”。

  一阵冷风吹过,四周一片寂静。

  蔡川不由得心里发毛,强忍不适又大喊了几声“有人吗?有人吗?有人吗?”

  “吱!”城门被慢慢的打开了一条缝,一只颤颤巍巍,布满老茧的手从中伸出,向着他摆了摆,蔡川被吓了一跳,后退了几步。

  这时,从城门里传出一个苍老的声音“老朽无力推门,客人自己推”蔡川走上前推开了城门,闪身进入,便看到一个老人慢慢的将打开的城门关闭,似乎因为过度用力而不停咳嗽,开始很费力的喘气。

  蔡川看见,立刻帮忙将门关上,关切道:“大爷,你没事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