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无边无际,无始无终的空间,整个空间都是炙热、沸腾、翻涌的混沌之气,就像一团浓雾,但明亮耀眼。

  不知过了多久,浓雾散去,在超乎人类想象的绚烂过后,整个空间陷入了深不可测的渊深黢黑。

  又不知过了多少岁月,在黑暗的最浓郁之处,第一缕光被衍化而出,从中走出了一个无比伟岸的人。

  犹如蝼蚁仰望苍天巨树般,那一眼望不到尽头的浩瀚令人窒息。她低下头,上方和前面的空间因无法承受这个动作而自我崩解,化作了比黑更深的渊。

  那一束目光化开了重重深渊,直抵掌心那半片彩羽上承载的凤血。

  血液中铭刻的无限符文被目光中蕴含的神光点燃,化作了一团沸腾的火,一股无比微弱却始终不屈的意志从中慢慢苏醒过来。

  “你醒了”一个柔和的声音唤回了尚未完全苏醒的蔡川。

  %酷√}匠bB网首X发${

  他茫然道“你是谁?这是哪里?”

  那声音跳过了前一个问题道:“起源,每一尊不朽都是一个宇宙的开创者,而这里是最初的奇点,它包含了一切的源”

  蔡川灵魂微颤,“什么起源?不朽?你……你是暗古神王!”

  “是,也不是,我只是她承载因果的一缕残魂而已。”

  “什么因果?”话一出口,蔡川就后悔了,这不是他该问的。

  神王却出乎意外的回了“你,你们,他的众多之一。”蔡川不解静待下文。

  “你知道古吗?那些人族宣称要镇压万古,真是可笑,虽然我知道他们说的古只是指一纪,而古包括了数万纪元,一个纪元又有万世,一世为百年,到如今也不过是新古的第四纪元。”

  “这么说,一古为几百亿年”

  “这只是凡人的看法,古就是古,它代表了时间的起始与终结。古之末,一切都将毁灭。

  虽然在上古有三个存在躲过了这劫,但这是万古不可复制的奇迹。在连天道都被拆分重组的最终之劫中。无论什么样的禁忌存在都挡不了那种恐怖,要知道,如我那样的不朽都称不上禁忌。”

  蔡川倒吸了口气,听她接着道:“可能你还没法体会那种强大,怎么说,其中一个活下的生灵虽然遭受重创,只剩下一个主干和一截分枝,但如今他们却分别化作了创生之柱和深渊。”

  蔡川瞪大眼睛一脸不可置信,要知道,深渊乃是五大至高位面之一,不断地孕育出伟大的物种。

  而创生之柱更是这个宇宙最超然的存在,光与热之源、万物之主、位面制造机。但即使是最崇高的称号也表达不了他的伟大。

  而他们却仅仅是那个上古生灵的残躯,太可怕了。

  “我也是那三个生灵之一,但即使是现在的我也无力抵抗最终之劫,我之所以能活下来皆是因为他。

  万古以来,他是唯一一个仅凭一人一弓便赢得了一个世纪的男人。

  上古最末纪元‘仙之纪元’中的那一仙便是他,他一人便是一个种族、一种无敌、一条大道、一片天地,大千世界因有他璀璨。”

  暗古神王顿了顿,接着道:“但他死了,他将它给了我让我活着,他却受了道之伤,我本以为,我本以为……我不甘,我要破开一切,布下遮天大阵,我要”

  话未说完,整个空间开始震颤,蔡川的内心升起了一股极度危险的感觉,无法想象的恐怖杀机直指灵魂。

  “滚!贼老天,虽然我真身离去,但它还在,你若敢伤他一毫,我便终结了今古,让你也尝尝崩裂的滋味。”

  神王的一声大喝,竟震开了蔡川的灵魂第二层,无穷尽的魂力冲天而起,在凤血上方形成了一枚灵魂之眼。

  他向上看,只见无限远处数以千万道雷电划破漆黑,在那一道道血红的裂缝中,一颗颗硫黄的闪电从中显露。

  散发出无比肆虐的毁灭气息,而他的危机正是来自这些闪电。在被神王威胁之后,这些闪电微微颤抖,似要缩回裂缝,却突然向他劈落。

  与此同时,空间的深处伸出一只无法想象的巨掌,将闪电连同裂缝一同拍灭。

  面前一束光显现,从中走出了一个绝美的女人,“神女”除了这个词,再无其它能配。

  与她相比,火儿的灵动之美只是凡尘之美,而她那绝世容颜却已跨过了种族、空间、时间,仿若万古不朽,她粲然一笑,整个空间都变得明亮。

  “既然贼老天不想让你听到这些万年烂账,那我们就说说其它更为绝密的事情,正因为过于绝密,所以贼老天无法管,也管不了。

  我本以为世界之藤是凭借着强大的实力扛过大劫,但我错了,一个生灵再强,也强不过整个宇宙。而这秘密唯一的可能就在‘虚’,但自古以来还没有哪个存在在踏入‘虚’后还能够回来的。”

  这时她停下,诡异的笑了笑问:“你认为我们眼中的宇宙就是全部吗?或者说‘虚’在我们的宇宙吗?

  不,我们这个宇宙并不是无限延伸的,而是一个局限在三维之间,与法则大道相契合,运行在一条时间轨迹上的次元,宇宙之外便是‘虚’,而‘虚’却不仅仅只有这些维,它包括了你无法想象的所有。我们这个宇宙可能仅仅是一个高维世界的投影,或是一个平行世界的镜中花。

  在不知哪个角落可能就有你的一个片面,或者你就是别人的一个片面,这可能就是这个宇宙最残酷的绝密。”

  蔡川的灵魂陷入了恍惚,他在小山村时只以为身处的这片山脉便是整个世界。而火儿却告诉他,这山脉外还有着更广大的世界,那里充满了危险与恐怖,却又丰富多彩,令人向往。

  那段时间的他每时每刻都在幻想着外面世界的精彩,然而他还未走出这山脉,便一步踏入了更加辽阔的星空,那震撼心灵的美丽与深邃使他如痴如醉。

  但如今他知晓了最为辽阔,浩瀚的“虚”,他却陷入了极度的惊恐。

  正如一条生活在水洼中的鱼,它眼中的辽阔是河,心中的浩瀚是湖。但若有一天有人告诉它,万里之外有着海,而海的无限是它竭尽一生也游不出起点的广大,它会如何呢!

  可能正如现在的我,陷入了无止境的绝望。心中的无限一再被压缩,那无限中的自己呢!是一块斑点,一点墨迹,亦或是一粒尘埃。

  凤血中的灵魂变得暗淡,却在暗的极致焕发出最璀璨的光华。

  “不,我眼中的辽阔已是别人一生都难以企及的,而心中的浩瀚却连自己也觉得惊恐,那这所谓的无限就让它永远无限下去吧!我只争自己的一亩三分地。”

  神王赞赏地笑了笑,继续道“‘虚’中有不朽的传承,有记载着永不磨灭的记忆的粒子,有庞大无匹的无主能量,所以吸引万古以来无数强大存在前赴后继。

  但即使他们在那时都称天霸地,声名赫赫,只要进入‘虚’他一切浅薄的踪迹都会彻底消失,只有不朽级别的人物才能保留关于那些人的记忆。

  幸好后来,我得到了一块从‘虚’中坠落的物质,那是经过无数最终之劫耗尽了潜力的天地残骸。

  它的本质虽然比我们这个宇宙弱,但在其中却诞生了一个极其强大的存在,真正的不朽神兽――鲲鹏。

  即使是宇宙毁灭,它依然保持着自己的残躯不灭,甚至还存留着自己的薪火,这是一种无法想象的无敌。

  我花了一个纪元,从中领悟了一丝秘密,那便是鲲鹏,世界之藤和他都得到了宇宙外的无上传承,也因此会变得如此强大。

  而它便是他得到的传承,我花了很长时间才领悟它的奥义,用它布下了一个绝世阵图。

  这里面包含了我的道,他的道,鲲鹏残骸中的神秘物质和它的一部分。甚至当这阵图全力输出时,连他在全盛之时也不敢掠其锋芒。

  我将他的灵魂颗粒分成四十九份,放入阵图的核心星辰蕴养。

  之后再让他们化作不同生灵,待其成长为圣人之后归位,最后一举合并,成就最强的他。

  然而,在这遮天大阵的背后,却有着贼老天和世界之藤觊觎,他们以我的阵布局,想要一举恢复力量。

  虽然最后我看穿了他们的阴谋,并为之抗衡,令他们失败。但他永远无法再生,我本想与他同去。

  但此时,你出现了――一个他灵魂中最奇特的粒子,我寻遍宇宙也始终无法找到的,却自己借助第二代的挣扎重生为人。

  我在你身上明白了一些道理,所以我恢复了道心,借助它和阵图的力量,我本尊带着回收的灵魂粒子去了其他维的天地去看看是否能复活他”

  “你本尊去其他维度,不是需要经过‘虚’吗?而‘虚’不是极度危险吗?

  “不错,如果进入虚,那是九死一生,而我真身是通过它接引了一条维度,那维度与我们这个宇宙有一点交叉。在特殊的某刻,才能用逆天手段进入。”

  “给你这个,这是它的一部分,能帮你摆脱一切甚至包括我也无法摆脱的命运,不过代价就是你一定是你也一定不是你,你想好了吗?”

  颤了颤灵魂表示同意,蔡川便看到一块洁白物质从她的手上坠入了凤血之中。

  随后,蔡川感到一个熟悉而陌生的灵魂从中飘出,融入了自己的灵魂,强忍着灵魂的本能悸动,任由这个极其弱小的灵魂一点点同化的自己的一切。

  蔡川微微皱眉,这就是另一个“我”吗?

  “去吧,回到自己的归属之地,四十九代的‘你’在等你。”

  (本书以后的时间按照人族历史为标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新菜一族说:

推荐一本书《圣尊凌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