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晨之刻,霜月淡去,炎阳复苏,栖息于大地的万千生灵突然全身颤栗,血流涌动。猛然抬头,群星隐蔽的天穹之上,一颗极其耀目的星辰从中跃出。

  银白的星辉自天际蔓延,将整个天空遮盖,星华垂落如同万丈天河倾泻而下。星光笼罩下的无尽山脉,一座拔地数万仞的通天巨塔爆发出一条条银色的流光,形成一个个奇异的符文。8它们飞扬起来,纷纷钻入塔顶悬浮的少年躯体,融入其中的符文裂开了皮肤,化作一个个颤动不已的漩涡。

  当最后一个符文变化漩涡之时,无尽的星华开始聚拢,形成一道无比粗壮的星光柱,贯穿天地的始终,直落而下,星光柱中少年皮肤上无数的漩涡开始疯狂转动,吞噬每一缕星光。

  一刻两刻,炎阳完全显露之刻,一个个旋涡仿佛再也承受不了这无匹的星力纷纷消散,从中流出一滴滴银白的星华,一滴两滴,越来越多,直到将整具身躯覆盖,一切才归于平静。

  在接下来每一天的晨昏交际之刻,都会有一颗星辰跃出为他洗礼。直到七七四十九天之后,四十九颗星辰同时跃出,星光甚至透亮了整个位面。

  当一切彻底归于平静,当那用天地来承载的星华都被尽数纳入那具身体时,那具躯体才终于有了动静。

  塔顶躺着的少年悠悠地睁开了双眼,无限的慵懒中却透出令人无法直视的锋芒,双世的智慧、三大顶级传承、天地塑造的躯体,纵观九天十地,他的未来,已无人可与之匹敌。

  他早已经醒了,之前只不过是在回忆过去和接受传承,他唯一没想到的是那个“他”太弱了,非但没有趁机吞噬他,反而在记忆中彻底迷失自己。

  他沉下心,与那个“他”融合,不过是一世的记忆,还能同这些传承相比。

  灵魂轮转,沦落前世的泥沼。――从远古深海中的那一枚生灵始祖到遍布地球的万千踪迹;从拋向半空的尖利石锥到落地时毁灭一切的死神之弹。从触手可及的现实到虚妄广阔的次元,承载着善恶轮回的字符在魂海上空开出了一朵绚烂的烟花。

  四散的信息洪流向八方铺展开来,佛道儒法神,一尊尊圣贤诵读着百家的争鸣;正与邪的交锋,一帧帧画面中流淌着鲜血与欢乐。

  生与死,荣与辱,从狮子向羚羊的最后一扑到将相群臣决断帝国命运的那一议,都仅仅是辽阔历史上激起的一朵浪花而己。

  人类窥探太空,在上帝视角之下:镶嵌着蓝绿黄三色的地球,在独属于它的轨道上孤独旋转。而在它之外的无限中,我们眼中的辽阔却只不过是狭隘的一隅。

  大小,长短,男女,人神,天地,这一切的一切在这朵开满灵魂的烟花上幻化而出。两极的秘密被命运衔接,而本该主宰这一切的王却依然在其中沉沦。

  一轮无上的帝星在他背后显现,垂落下来的星华溶解了一切的繁琐。

  蔡川浑身一震苏醒过来,微微苦笑,那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世界?如此的无限,怪不得会让“他”迷失。幸好最终还是让两个世界的记忆成功融合,他相信那个世界的一切一定会是他以后的助力。

  他站起身望向四周,在这万仞塔顶的视野中竟还有数十山峰紧紧相随,只是略矮一筹。

  而在无限远处无数座大大小小的山峰竟以一种奇异的排列将这座巨塔团团围绕,占据着每个视角。你无论看向哪边,上下左右,每个视角的尽头必定是一座山峰,连天也不可见。

  惟有在晨昏交替之刻才会在正上方,显现出四十九颗星辰,这是,家族的根基,以一整片连绵的山脉布局的绝世大阵。

  他一跃而下,感受着风在他耳边吹拂的声音,越来越快,就在坠地的那一瞬,他消失了,出现在巨塔地下万米深处,在那里一只巨大的七指断掌撑起了头顶的万顷土石,在其掌心处,竖立着一道奇异的门户。

  这似乎只是一片薄薄的光幕,蔡川轻轻用手接触光幕,却在这时他手心幻化出仙之一字,随后一股沛然巨力将他推入门户之中。

  眼前的一切开始清晰,万物显露出自己的轮廓,大地、炎阳、山川无一不有,谁能想到这是一片仿造的天地。

  不过,即使这一切再新奇,蔡川的目光也始终死死地盯着面前,那一束血脉相连的流光。那是他的本命之器,用最暗的能留住的古老晨光。

  划破手掌,让血液浸染仙之烙印,直至将它完全覆盖,手心内凹,化出一个无比漆黑的洞。远处的流光微微颤动,在它的表面一个仙字被缓缓勾勒而出。

  当最后一笔完成时,流光條地一声消失了,同时掌心吞吐出无尽的神光,化作一柄剑。他凝神游览了一遍“流光”反馈的信息,眼中露出了一丝失望。

  这本命之器绝世难寻,但只有你到达一定境界时,它才会展示了无尽的威力,而以他现在的境界,这“流光”恐怕还不及凡兵锋利。

  在他准备将它雪藏一段时间时,他的心脏极速跳动,一股熟悉的波动逆着血脉流转到了手心,手中的光剑从中间裂开,两边剧烈拉伸变形为一把弓。

  蔡川眼皮一跳“金刚?”

  果然,从中传出一股“喜悦”,还有一段话“天弓复位,弓魂相随,天弓秘境,传承合一”

  蔡川沉默了一下,随后默默发誓“金刚,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我要超越先辈,将控弓一道带入新的高度。”

  将弓收回,蔡川看着眼前这片新天地,心道“还是先看看星辰传承。”

  他沉下心内视灵魂,每个人的灵魂都不一样,他的灵魂像一颗星星,占大部分体积的大气是魂力屏障,其中坚硬的星核便是它的核心。

  酷8@匠网-首发&

  而灵魂核心分为四层,每一层都是一片新天地。大多数生灵只开发了灵魂第一层,能破开第二层的便已是绝世天才。

  而他被神王的一喝破开了他的灵魂第一层,也算大气运之人,更是得神王相助,将他的真实记忆和传承引入了第二层,并在一二层分界处设下了重重封禁。

  穿过封禁,便来到了灵魂第二层――心灵荒野,这是一个博大而纷繁的世界。

  在这空旷的大地之上,一柄铭刻着万物斑纹的流紫天弓静静地悬浮,似满月般拉开的弓弦纵纵铮铮,欲射出那支直指苍穹的箭矢。

  箭的表面精光四焕,令整片天地都充斥着锋利箭芒,令人如同置身血肉战场,数千万枚箭矢带着必杀的决心遮天蔽日的压来,将身体的每一处贯穿。

  顺着箭身向上看,天地正义与尊严之气带着肃杀的心性扑面而来,蔡川顶着沉重的压力艰难抬头,便见一个无比浩瀚,玄奇的绝世阵图带着无尽的威压凌立九天,无双的伟力震颤心神。

  将心神融入天弓,从中浮现出一尊无比崇敬的人,他闭上眼,天地都显得昏暗,他睁开眼,目光便仿佛要照透九幽之下的黑暗。

  看不清面容,仿佛无比古老又无比年轻,他缓缓地开口,未有声音,四周便传来瑟瑟之音应和。

  “我是第四十八代,也是家族历史上唯二的人族。除了你,我们皆为命运的木偶,在一步步强大中觉醒了自己却也沦丧了命运。

  我不甘心于是用了无上秘法将自己的所有一分为二,想要用一半承载命运,用另一半脱离一切。

  在那个小山村,你的父亲、祖父每一代其实都是另一半我,在命运的捉弄下不断被病痛折磨死去重生而回,不断在一个更小的轮回川苦苦挣扎。

  我知道我的挣扎最终只是一场徒劳,却没想到引出了第五十代――你。

  我本以为家族的命运会因为我而不断轮回,幸好你终于摆脱了这纠缠了近十万年的家族宿命,我很欣慰。”他说完,朝天一指。

  那四十九颗硕大的暗星逐一亮起,向中央的帝星发出四十九道光,帝星轰然亮起,一道粗壮的光柱以浩大气势直贯而下,源源不断的洗涤着蔡川的身心。

  “这是四十九代先辈给你的礼物,可以给你无穷的力量,而且这星力品质始终略高于一般人在你达境界的灵力品质。

  虽然星辰体所需要灵力品质要比一般人高出数十倍,虽然你依旧需要靠自己每日提纯星力,但这是为了让你不依靠它,将来能跨上更高的境界。

  好了,再见吧!少年,你若是不知去哪儿,可以考虑一下我曾待过的莫雷帝国。给,这是我的这是我的身份木牌和一套衣服,希望对你有用。”

  蔡川望着消失的先辈,心中有着无限的疑惑,虽然从暗古神王和传承中得到了不少信息,但他知道他只是看到了其中的九牛一毛。

  比如这个以整个大地山川作为阵基的绝世大阵是谁创的,各代先辈似乎有些不甘自己的命运,他相信绝对不只是第四十八先辈一人采取反抗命运的措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