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他的头顶后方,星辰的灰烬、空间的裂块、时光的碎片被一股无法想象的庞大力量聚合,化作了一轮无上的帝皇之星。

  它一出现便凌驾于一切之上,方圆亿万里的天道枷锁轰然碎裂,化为点点微光,一道道匹练从它身上挥出,化作山峰镇守四方。

  然而就在此刻,枷锁残余的堕落意志,拼尽一切冲入了蔡川身休……

  ……“这是哪里?”恢复意识的蔡川环顾四周,因为有领承着水分和尘埃的空气,远处的山脉朦朦胧胧一直淡去。

  而在另一边,广阔的海天投入到深邃之中,一切都在其中扩散而出,偃仰顾盼,阴阳起伏,这是一个极为高等的秘境。

  他看得出这并不是为了困人,但即使是这样,他也一点看不出蹊跷。苦笑着摇摇头,蔡川继续走了数十里,却依旧是这副景象。

  突然蔡川眼睛一亮,闭上眼,心神与天地契合,面前的一切变得不同:光的反复,色的逃遁,到处都是迷乱,虚假的丝线,无穷无尽的漩涡到处都有。

  这一切竟然都是虚假的?不!还有一样东西,“光!”他仰头而望,在心神的视野中,周围的一切都消失了,整个天地就只剩一把紫金神弓。

  “金刚!”蔡川看着变得巨大而华丽的旧日伙伴,试探道。

  仿佛是听到了他的声音,巨弓颤了一下,挥出一道紫光轰在了他的身上。

  心神一震,他看到了一行字:弓,万兵之主,虔诚于杀戮;箭,无形之象,无限于世间――控弓之道。

  蔡川睁开眼,一条无比广阔的“路”从无限远处延伸至脚边,它仿佛贯穿了宇宙,终结了万物,从亘古一直延续到如今。

  又仿佛代表天地的终极,从地之源头而来到天之末尾而去。

  蔡川轻轻踏上,一步步走过,面前出现了一副副画面,金银、美色、王座一道道诱惑迷人心魄;尸山、血海、骨城世间的残酷洗涤着他的心灵,心神在不知不觉中壮大。

  终于,浩瀚的传承在眼前展开。连珠箭、万箭合一、天旋之箭一个个技巧展露而出,似是而非的箭道奥义,冲破天际……

  ……不知不觉中,终于走到了尽头,面前出现了一个狰狞的绝世妖魔,人身龙首,头有独角,浑身暗青,长满倒刺。

  这便是驺乌,天生异种,因为它独有的空间神通而被先辈纳入眼中,用无上秘法将它炼成了弓奴,既是控弓人武道的护道者,又是箭道初成的殉道者。

  但于蔡川而言,他仅是救出火儿的一个工具,用手指抵住它的额头,输入刚才领悟的弓道感悟。

  它激活的瞬间,邪恶的气息扑面而来。蔡川微皱眉头,喜忧参半,传说之中唯一能脱离这种秘法的一个强大存在刚被激活时也是如此状况。

  不过不用在意,只要能救出火儿就足以抵上一个世界。

  从身上摸出那半片彩羽,放入它的鼻间,心中默念“追溯这道气息的主人所在”。

  一个响指过后,他便来到了一个房间,扑面迎来的是浓稠而火热的灵气,还有一股淡淡的清香,正是火儿的气息。

  这是火儿的房间吗?正中央摆放着一个用宝石铸就的类似迷宫的东西,旁边是燃着火焰的木床,角落上一堆堆灵石随意摆放,火儿呢?

  正想着便听见一阵戏水声,是从那宝石迷宫中传来,他邪魅一笑,闪身进入。凭着契约的指引,蔡川几个转身便找到了她。

  雾气蒸腾而上,其中一个窈窕的身影破水而出,美丽绝伦的脸庞,娇小迷人的红唇,纤长可爱的脖颈,浑圆无瑕的半球,纤细柔软的腰肢……

  ……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的令人着迷,蔡川一下子呆住,两道血红流过他的嘴角。

  似乎感到了异样,少女一下子转过头,然后眼神变得凌厉,燃着火焰的拳头向他重重轰去,急剧的高温令空气扭曲,眼前的人儿变得模糊。

  “是我!”蔡川连忙喊了一声,火儿认出他后,顿了一顿,然后脸上的红晕迅速扩大,火焰缠绕全身,遮住了迷人的春光。

  尴尬过后火儿走过来,环住他的脖子欣喜道“川,我就知道你还活着,不过你怎么来这里了,这里很危险。”

  蔡川道“我来带你走,你愿意吗?”

  火儿脱口而出“我愿意!”随后楞了一楞,红晕便从俏脸蔓延到了粉颈。

  “不好,我被发现了,火儿我们快走。弓奴,启用紧急预案,用最快的速度离开。”蔡川焦急道。

  弓奴身上印刻着符文一下子亮起,光芒一闪,三人便从房间消失。

  蔡川看着旁边不断流逝的的空间乱流,将火儿紧紧的抱住,这是最高难度的长距离传送,十分危险,只要稍不留神,便会被永远放逐。

  突然,蔡川感到背后极度的危险,他转头,便看到了一片凤羽划破万千时空,以无比凌厉的气势向他斩来。

  风羽所过之处,空间通道仿佛响起了玻璃破碎的声音,一片片银白色的“雪花”飘荡在永无边际的乱流中。“时……时空碎片”蔡川目瞪口呆。

  蔡川深吸一口气对弓奴道“快,随便破开一个空间通道。”他知道这片羽毛的主人恐怕是那凤凰圣地最强大的老祖,不这样根本逃不了。

  然而已经来不及了,那片凤羽突然加速到离他不到一丈远。在这危急时刻,弓奴向上一跃,令那片向他挥来的凤羽深深地嵌入了它的体内。

  无形的劲气在它体内四窜,令它全身龟裂,甚至四射而出,将整个空间通道变得摇摇晃晃。

  蔡川感到弓奴的力量不断的减小,但却变得更加“危险”,他正要深入思考,天地却开始翻转,不,是他们不受控制的坠入了一个未知出口。

  二人在颠簸中意外的来到了他们最初相遇的地方――蛟蟒的领地。蔡川的心情突然变得很好,便不再多想了。

  “它全身怎么都裂开了,是坏了吗?还能修好吗?”火儿担忧道。

  “不用管它,让它在这里自行修整,我们还是先想想我们的将来”

  “传说南方还有个数百万人城市,不知道百万人集聚是个什么光景,肯定很壮观。我们去那里好不好?”火儿陷入想象之中。

  “好,我们是该见识一下外面的广大天地了!我们将来”

  弓奴龟裂的身体轰然碎裂,从中涌出一团黑雾,它凶厉道“小子,别谈将来了,我们还是来谈谈过去百年囚禁的仇吧。”

  那黑雾不断的向他逼近,每进一步,威势增涨一分,待靠近他时,气焰就已经汹涌了整个天地。

  “几百年前,你的上一代将我投入火山,将我永封在寒冰,将我的血肉刮去,将我变成了这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

  几百年了,我终于挣脱出来了,你放心,当初那火炼之仇剖血之仇,我都会一一实现在你的身上。”

  感受着眼前的恐怖气息,蔡川感到一股无力,这已不是他可以对付的。

  他转头看向火儿温柔一笑,然后将她用力推开。

  他要为之拼命了,抽箭,弯弓,释放。箭却穿过了黑雾射到了空处,再抽再射,射!射!射!

  “桀桀!我乃天尊,你在我面前犹如蝼蚁,蝼蚁的攻击岂会有用,不用挣扎了,你放心,你那小女友我会考虑让她死在你的前面。”黑雾一步一步向他逼近,恐怖的气势压着他无法动弹。

  这时火儿摇身一变,化作一只火凤凰向他俯冲而来“竟然是一只纯血的神兽!桀桀,她的血肉一定十分美味。”黑雾邪恶的大笑道。

  突然蔡川的眼睛亮了起来又随即黯淡了下去,道“驺乌,你知道吗?你要死了,我也要死了。”

  “桀桀!还要挣扎吗,就凭你一个蝼蚁?还能与我同归于尽?放心,我是不会让你死的,你还没有尝够这世间的残酷。”

  蔡川深吸了口气,在火儿还没有过来之前,将手中那根祖传的箭折断。

  一时间,无与伦比的力量喷薄而出,翻涌间,融化了空间,破碎了时间,将他们两个所处的地方化作永恒禁地。

  黑雾在一瞬间便消散了,蔡川的身体也开始渐渐碎裂,痛楚地出了蹙眉头,蔡川向着火儿笑道“下一世,再见!”

  火儿被这股力量推离了数十米,然后对着蔡川吼道:“别想抛开我,我是不会让你死,我是不会让你离开我的。”

  “不朽的凤凰始祖,祈求降下血脉的无上伟力,让您的纯血后裔和她的爱人,涅槃于大地苍穹之中。

  作为您荣光的继承者,吾于此立誓,终其一生,吾之所在,吾族永垂不朽。”火儿一字一句的吐出这庄重的誓言。

  B最-新m章;i节上酷匠》w网Q

  随后,无边的火焰从她的身体喷薄而出。在那灼灼火炎之中,她那俊秀无双的凤凰本体,开始一点点消融。

  最后竟浓缩为一滴血,在一股无形力量的引导下,这滴血疯狂的蠕动、拉伸,分为两半。

  其中的一滴划破天空,向着极北之地飞去。另一滴遁入蔡川身上的那半片彩羽,其上的契约爆发出无尽力量,将蔡川灵魂拉入,随后再度遁去,不知所踪。

  极北之地,一颗古老巨树的枝桠上,莫名燃起了一团火焰,在烈焰的最浓郁之处,一颗洁白的蛋孕育而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新菜一族说:

推荐一本书《逆天黑道狂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