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月霞再次的进入了梦境,不知今夕是何年,胡月霞躺在床上一直的在睡觉,就在水的舒服的时候。

  只听到门外一声响声,胡月霞一下子再也没有睡意了,缓缓地做了起来,可是当她睁开眼睛的时候,只看到周围有很多人都围着自己在看,像是看怪物一样的看着自己。

  周围的人没有一个人说话,都是静静的看着胡月霞,这时候胡月霞大声的说道:“你们看够了吗?要是看够了就出去,我还要睡觉,我很讨厌在睡觉的时候有人把我吵醒。”说着向周围的看去,眼光像刀子一样的扎进了每个人的心中。

  这时候这些人像是如梦初醒一样的,终于收回了刚才按呆板的眼神,这时候一个年龄稍微大的男生说道:“好了,小姐没有什么事情了,都下去吧!该忙什么就去忙什么吧!”说完其余的人离开了房间。

  “女儿你没事吧,让娘好好的看看。”说着一位妇人连忙的走到床前坐在床上亲切的问道。

  胡月霞看到这样的情景,突然间就流泪了,不是因为别人的关心,而是想起了自己那年迈的父母还在家中,每年的春节都会到村口接自己回家,当这位夫人抱住她的时候,她的内心是备受感动。晶莹的泪珠顺着脸颊留了出来。

  “娘。”这一个喊声,喊出而来胡月霞内心的心声,看着这位自己不认识的夫人,但是她知道此时我就是这个夫人的女儿。

  “女儿,都是娘不好,害你受这样的罪,娘的心好疼啊!”说着这位夫人流泪了。

  胡月霞安慰着这位夫人,看到这样的情景,胡月霞的内心是更加的激动,看着这位夫人脸颊,顿时间内心就像是被针扎了一样。

  “娘都是我不好,让您担心了,你的白发都长出来了,娘••••••”娘俩紧紧地抱住,一切语言都不能形容母爱的伟大。

  p更新最$o快上);酷:匠…网%:

  “好了,都不要哭了,有什么好苦的,我还没有死呢?”这时候站在一旁一直没有说话的那名男子开口说道。

  这时候胡母停止了哭声,说道:“你这个没有良心的,女儿醒了,你一句安慰的话没有就在这里发脾气,是不是不打算要这个女儿了,难道你忘了我们结婚的时间,你对我说的话而来吗?难道你都忘记了。”

  这名男子就是胡月霞在这个世界的父亲,那高高的个子,像泰山一样,给人一种安全的感觉,但是胡月霞从小梅那里知道就是自己的这位父亲,自己才昏迷了七天,所以一看到这名男子,心里就有一中排拆的念头。

  “好了,夫人你就不要用以前的话来压我了,我知道这样做是很对不起你,可是我能有什么办法呢?如果我不这样做,我们全家老小都要死的,你知道吗?”说完话胡父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一样,一下在坐在椅子上,眼神深深地向里面陷入,知道自己无能无力,可是却要把自己的女儿向火坑里面推,自己作为人父真的是对不起自己的女儿。

  胡月霞看到这样的情景,知道自己的父亲有很多的语言要说,但是一个男人宁愿有苦自己一个人坚持的顶住,也不愿意让自己的家人,看到自己懦弱的一面,此时的胡父一下子老了好些岁。

  “爹,这到底时候怎么回事啊!为什么回去牵着道咱们的家人的性命呢!”说着胡月霞向自己的父亲走去,她理解作为父亲的不容易。

  “月霞啊!都是爹对比起你啊!爹知道这样做愧为人父,但是爹真的有不得已的苦衷啊!”说着胡父的泪水流了出来,胡月霞看到自己的父亲流泪了,知道自己父亲的内心有多么的不愿意,但是有时那么的无奈,一个男人在自己女儿的面前流泪,那他的内心你有多大的委屈啊。

  “原来我在这里也叫月霞。”想着内心是很高兴,但是没有流露出来。接着问道:“爹到底是什么事情,非要让女儿嫁给那王家的那个瘸子啊!”

  “哎,这件事要从爹年轻的时候说起了。”说着胡父的眼神渐渐地萎靡着。

  “哈哈••••••胡中天,怎么样这一把又输了吧,还想不想继续赌啊!我可以借给你钱的哦!”说着这名男子笑了起来,胡中天看了看眼前的这名男子说道:“原来是李爷啊,小弟不借钱了,小弟该回去了,不然我爹就又该说我了,对不起啊!”说完就走了。

  “什么玩意啊!不借钱我会让你有一天后悔的。”说完这名李爷就向别的赌桌上走去。

  胡中天以来小跑但是就在拐弯处,一不小心就跌倒了,说到:“谁啊,难道没有长眼睛啊!”本来刚才输钱了,心情就不是很好。现在居然又有人来找茬。

  “年轻人,每天都在赌场过着日子,再大的家产也会被你消耗完的,年轻人应该有上进心啊!”这位老人不急不慢的说道。

  “我去不去赌场管你什么事情啊,臭要饭的,狗拿耗子多管闲事。”说着拍了拍自己身上的灰尘。

  “年轻人你这样对待老人,会遭到天打雷劈的,难道你不怕吗?”老人继续说道。

  “我为什么要怕啊!我不怕,你能把我怎么样。”胡中天趾高气昂的说道。

  “年轻人敢不敢给我打个赌,如果你输了,你必须答应我一件事情,怎么样?”老人缓缓说道。

  “行,我给你打赌,我怎么可能会输给你这个叫花子呢?”胡中天瞪着老人说道。

  “我说一下游戏吧,打赌很简单,你有三次机会,但是错过了就不会再来了,如果我输了我就送你一本书,这本书对你有很大的作用。”老人再次的说道。

  “你一个叫花子会有什么好书啊!行就这样决定吧,我倒是很好奇你会有什么样的书给我。”胡中天不屑的说道。

  “好,既然决定了就好,你看见前面了吗?那里有一座桥,名为‘八方桥’我们就在那里见面,看咱们两人先到那里怎么样年轻人?”老人笑着说道。

  “就这么简单吗,我还以为是什么赌约呢,那样我岂不是很占便宜吗?这样吧,明日正午之分为准,你可以玩半个时辰,怎么样?”胡中天带着鄙视的言语说道。

  老人不在说话,只是一直的在笑,胡中天转过身子说道:“不知道你愿意。”

  老人笑而不语,随后转身离去了,这时候胡中天是更加的不解了,说道:“真是个奇怪的老头,什么都不说,就这样答应了。算了还是回家吧!”说完转身就向家走去。

  第二天早上一直到太阳生了很高,胡中天才醒,懒懒的洗了一番,就在这时候突然想起昨天和老人打赌的事情了,这时候急忙的向外面跑去,一路的小跑,到达八方桥的时候,老人面带微笑的看着他。

  “年轻人这一次你输了,你比我晚来而来半个时辰呀!”老人依旧是笑着,好像在他的脸上没有被的表情了。

  “这一次我输了,但是后面的我不会再输给你了,我一定会胜利的。”说完恭敬地给老人做个礼就离开了。

  老人望着胡中天远去的背影,随后说到:“真像,实在是太像了。”说完老人摇了摇头就离开了。

  胡中天的内心是特别的不爽,自己居然输给一个老人,这真是一个笑话,说着就又去赌博了。

  这天晚上胡中天是怎么也不睡不着,东方的天空刚刚流出鱼肚白,胡中天就起床向八方桥走去,路上的行人很少,偶尔会有做生意的人来往。天终于亮了,可是还要等到正午时分,就在他发牢骚的时候,突然间一个熟悉的身影,是那位老人,老人看道他的时候脸上依旧是挂着笑容随后老人说道:“这一次你赢了年轻人,你还有一次机会哦,希望不要让我失望。”

  第三天胡中天依旧是早早的在桥上等着,可是很久不见老人来,快到中午的时候,一个小孩向他跑了过来说道:“你是胡中天吗?老人说今天你赢了,但是今天和你打赌的那个老人不能来了,他让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说完小孩就带着胡中天就走了,胡中天也很好奇就跟着小孩走了。没有过多久就来到一个小木屋里面,在院里面有一个女子在煎药,胡中天顿时间就停住了脚步。

  这时候已经是站在木屋门口的小孩说道:“胡公子,进来吧,老人就在里面。”

  胡中天答应了一声就就走了过去,但是那名女子好像是没有听到似的,还是在哪里煎药。

  “你来了啊!”老人说话时有点喘。

  “老人家,我来了。”胡中天恭敬地说到。

  “坐吧。”说着老人从枕头下面拿出了一本书。“打赌你赢了,这是我的承诺。”

  胡中天站了起来,双手接过书当看到书的名字的时候,书的名字《生意三十六计》胡中天双手都在颤抖,说到:“老人家,这,这,这太贵重了,我接受不了啊!”

  老人家脸上的笑容依旧在,但是没有先前的那么轻松了。

  就在此时一个女子走了进来说到:“爹,该吃药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