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飞疑惑的看着老者,老者仔细打量着薛飞,并把青釭剑递还给了他老者:“天意啊,天命不可违,从此天下恐再无太平”

  薛飞:“老先生此话何解”

  老者:“此剑唤作青釭剑,为三国时期武神赵云所有,随赵云征战沙场,赵云勇猛,杀敌无数,故此剑嗜血成性,怨气极重,后落于大池之中,集结阴寒之气,原本以为青釭剑会被永世困于池底,没想到却再现世间,此剑已然成魔,持此剑之人必将为剑魔所困,天下必然会有一场浩劫,望你能心存善念,谨记”说完飘然而去薛飞听的云里雾里,但有一件事是肯定了,这的确是把宝剑,薛飞决定去当铺里试试运气,希望能换个好价钱。

  薛飞走进了当铺薛飞:“掌柜的我来当个宝物。”

  当铺老板认识薛飞,薛飞时常会把水里寻得宝物拿来当成银子。

  当铺老板:“今天是什么?”

  薛飞:“一把宝剑”

  说着把青釭剑放到了柜台上,当铺老板拿起青缸剑仔细端详着“十两”当铺老板把剑放下看着薛飞“少点了吧,这可是把宝剑啊,青釭剑,古时赵云用得”这个报价和薛飞的期望值差太远。

  当铺老板:“你这剑都锈成这样了,我也就看它有金镶青釭二字才给十两了,不能再多了”

  薛飞看着青釭剑心里想到“刚刚那老头神神秘秘说了一大通,看他的样子也不像骗我,这剑肯定是宝剑,只是他们不识货罢了,再说就算当十两,也远远不够还刀疤的”

  “不当了”薛飞抓起青釭剑转身离开了当铺薛飞盘算着“三天时间从哪凑那么多银子,到时候期限一到刀疤肯定不会善罢甘休,不如先离开这,去别的地方避一段时间。”

  注意打定薛飞急匆匆的回到住的地方,薛飞是个孤儿,他不记得父母长什么样,是一个农夫把他养大的,据农夫说,是在湖边将薛飞捡起的,当时薛飞浑身都是湿的,像是在湖里泡过一样,当时以为薛飞已经死了,但仔细一样睡着了,农夫感觉与他有缘就收留了它,农夫家境贫寒,又是孤家寡人一个,照顾薛飞多有难处,左邻右舍可怜他爷俩,多有救济,每天的温饱不成问题,农夫姓薛,希望这孩子有朝一日能像飞出湖面一样出人头地,就取名薛飞,农夫很疼爱薛飞,邻居送来的鸡蛋他从来不舍得吃,全都给薛飞吃,日子虽过的清贫但爷俩也其乐融融,但好景不长,十岁那年,一把天火将他家的茅草屋烧着了,农夫拼尽力气把薛飞扔了出来,自己却葬身火海。

  十岁的薛飞只能以乞讨为生,后被跑江湖卖艺的收留,为首的叫张昆,脾气火爆,动不动对薛飞拳打脚踢,为了有口饭吃,薛飞只能忍着,跟着张昆薛飞也多少学到了些拳脚功夫。

  转眼七年过去了,这七年里每日每夜的干着脏活累活,还要时不时的遭受张昆的毒打。

  这天晚上张昆又喝的酩酊大醉,喊薛飞赴他回屋,张昆长得膀大腰圆,一股劲全压在了薛飞身上,薛飞摇摇晃晃把他扶进了屋,快到床边时,薛飞没站稳一个趔趄摔倒了,把张昆狠狠摔倒了地上,张昆本来就脾气火爆,被摔了一下,怎能善罢甘休,借着酒劲一脚把薛飞踹出三四米,晃晃悠悠的跟过去,骑在薛飞身上就是一顿毒打,边打边说“老子把你捡回来,供你吃供你喝,现在还反了你了还敢摔老子,看老子今天不打死你”说完打得越发厉害了,打得薛飞只喊救命,外面的人虽都听见了,但没人敢进去管,薛飞被打的感觉意识开始模糊了,大口吐着血,他想今天真要被张昆打死了,绝望中他看到张昆身上的匕首,薛飞想到“他虽然收养了我但这么多年我为他当牛做马也都换够了,而且天天受他的毒打,他根本就没把我当人看,今天被他打死还不如杀了他”此时的薛飞突然感觉特别的冷静,他顺势抽出了张昆的匕首,精准的刺向了张昆的心窝,张昆惨叫一声倒在了地上。

  “大哥怎么了”外面的人听到了张昆的叫声,门外的人冲了进来,发现张昆胸口插着匕首倒在血泊里,薛飞从窗户翻了出去。

  “追!”六七个人紧跟在薛飞的后面。

  薛飞拼命的往前跑着,后面的人越来越近,薛飞渐渐感到有点体力不支了,薛飞边跑边提醒自己,不能停,一旦让他们抓到就死定了,跑着跑着薛飞发现一条大河横亘在面前,他眼中透露着愤怒与绝望。

  他心里想道“老天为什么对我这么不公平,之前一把火毁掉了我的生活,今天又要在这水中葬送了性命”

  后面的人追了上来,薛飞眼一闭跳入了河中,从有记忆以来薛飞就没下过水,他不会游泳,他在水中不断的挣扎,水从他的鼻子和嘴中灌了进去,他想喊什么但却什么都喊不出来,他感到身体在慢慢下沉,他感觉自己马上就要死了,他想起了小时候和农夫在一起生活的幸福时光,他沉到了水底,他竟然还有意识,“难道这就是死了?”他自己问自己,他感觉自己在水里可以游动,他试着往上游,真切的能感受到身体在上升,慢慢的他游出了水面,岸上已经没有人了,估计他们以为他已经淹死在河里了,薛飞爬到了岸上大口大口喘着气,他也不敢相信刚才发生的事情,他躺在岸边心情久久不能平复,慢慢的他睡着了,他梦到了自己小的时候,他欢快的蹦着跳着,农夫坐在旁边一脸幸福的看着他。

  清晨,柔和的阳光洒在薛飞的身上,薛飞揉了揉朦胧的双眼,天空特别的蓝,没有一点云彩,就想薛飞此时的心境,被张昆折磨了这么多年现在终于得到了解脱,他对杀死张昆没有一点愧疚,可是接下来他又该何去何从呢,他现在是身无分文,肚子这时也咕噜咕噜叫了起来,本来晚上就没怎么吃饭,又那么一顿折腾,只能起身找点东西吃了,之前的地方肯定不能回去了,说不定那帮人还没走呢。

  他顺着河流往下走,也不知道走了多长时间,太阳已经到了头顶正上方,强烈的阳光炙烤着大地,突然,薛飞两眼一黑瘫倒在了地上。

  当他睁开眼时发现自己躺在一张床上,他慢慢的坐起身来,环顾了下四周,屋里摆放着一些简单的家具,看上去每一件都有很多年头了。

  “你醒了?”一个六十来岁的老婆婆走了进来“喝点粥吧”老婆婆把一个餐盘放在了桌子上,餐盘上放着一碗粥三个馒头,一碟小菜“我怎么会在这里,这是哪?”布帅疑惑的看着老婆婆“我昨天傍晚去河边洗衣服,看你在河边晕倒了,我就找人帮忙把你抬到了我家,小伙子你从哪来怎么会在那晕倒?”老婆婆用和蔼的目光看着薛飞薛飞从老婆婆的目光中看到了温暖,就像当年农夫看他的目光一样,薛飞的眼眶湿润了。

  “怎么了”老婆婆关心的问“好了好了,不提也罢,赶紧吃点东西吧”

  薛飞真的很饿了,他走过去,抓起馒头狼吞虎咽的吃起来,老婆婆在一旁看着“慢点吃,慢点吃,还有”布满皱纹的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你很想我的大孙子”

  “是吗,他在哪,我看看多像”薛飞嘴里塞的满满的,随口说道老婆婆突然显得悲伤起来“五年前,一场大病”老婆婆说不下去了薛飞放下碗,想要安慰老婆婆却又不知道怎么开口“他要活着的话也得长你这么高了”

  “你愿意的话我就是你的孙子”薛飞对老婆婆说“那敢情好”老婆婆擦了擦眼泪“那你就是我的大孙子了”老人家显得格外的高兴“奶奶”

  W看W正w版章节L上酷6匠=B网

  “哎,我的乖孙子”

  一番寒暄后,薛飞别了老婆婆一个人来到了街上,薛飞在考虑以后靠什么生活,虽说认了老婆婆做奶奶,断不能真让六十多岁的老人家养自己,可是自己也没有一技之长啊,这些年基本上每天都是劈柴打水做一些杂活,虽说学到点拳脚功夫,但也就一招半式,防身都不够,正想着发现前面聚了好些人,薛飞也凑了上去,只见一人手中拿着一个花瓶形状的青铜制品,据说是千年以前的宝物,是渔夫出海打鱼是随鱼捞上来的,围观的人议论纷纷。薛飞心里想到“我咋没想到这个呢,那天我掉进那么深的水里都没事,我可以利用这个潜到水里去寻宝物然后拿回来换银子”注意打定薛飞就去了城外的大河旁,他把衣服和鞋子脱下来纵身跳进了河里,薛飞很轻松的潜到了水底,水底并没有他想象中那么多宝物,薛飞仔细搜寻着,终于他发现了一串宝珠,他捡起宝珠游到了岸边,仔细看了看宝珠,虽然他不懂,但感觉应该挺值钱,他穿好衣服回到了城中找到一家当铺走了进去。

  “掌柜的,我来当串宝珠”说着把宝珠拍在了桌子上当铺老板仔细端详着这串宝珠,然后看了看薛飞说“五两银子”

  薛飞也不知道行情,再说反正是捡来的就给当成了五两银子,薛飞回老婆婆那把银子给了老婆婆,老婆婆开始是不想收的,薛飞执意要给,老婆婆就暂且收下了,薛飞也就在老婆婆家寄住下了。

  薛飞时不时的就去水里走一遭,每次都会有些收获,后来人们知道了薛飞有这本事就送外号“赛鱼儿”,一次偶然的机会薛飞走进了赌坊,在里面一晃就是十多年,现在真到了该走的时候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