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剑机缘池中陷,怨气聚结魔性显。

  鱼游湖底托剑起,世间浩劫再难免。

  剑锋所向具难全,业障皆由心魔传。

  宏图霸业终成空,剑毁人亡徒兴叹?

   ——引子

  相传三国时期曹操有两把宝剑一曰倚天,一曰青缸,倚天剑曹操自己佩戴,青釭剑由近身将军夏侯恩佩戴,据传青釭剑削铁如泥,剑柄上有金镶青釭二字,《三国演义》中刘备携民渡江时夏侯恩在后追赶,被迎面而来的赵云一枪刺于马下,从此青釭剑归赵云所有,追随赵云征战沙场,

  民间传说,关羽之女关银屏与李恢之子李蔚成婚之时,青釭剑被赵云当做贺礼赠与关银屏,平南蛮时银屏常背负此剑出战。关银屏死后青釭剑也与张飞所赠宝珠一起埋葬在银屏墓附近。后来青釭剑与宝珠被盗贼偷走。盗贼离开俞元的时候不敢走陆路,因为出俞元的每个关口都有关银屏的弟弟关索的庙宇。盗贼忌惮关索只能走水路,结果中途翻船,盗贼被淹死,两件宝物也沉入湖中。

  薛飞,传言可以潜入水中一炷香的时间,故江湖人称“赛鱼儿”专门从事水下寻宝,薛飞是一赌徒,嗜赌如命,可偏偏衰神附体,逢赌必输,这些年他从水下捞起了不少宝物,全让他在赌桌上打了水漂,赌坊里认识他的人戏称其为“瞎白闹”,每当从水里捞到宝物他都会来赌坊里,输光了之后继续下水寻宝,然后继续输。

  这日,薛飞又在赌坊里输了个精光,这次玩的有点大,还欠了刀疤二百两银子,刀疤,专门在赌坊里放银收取高额利息,此人心狠手辣,手下养着一群打手个个都曾作奸犯科,刀疤势力遍布官府,塞了点银子把他们打点出来,以为己用。

  刀疤:“老弟今天借我二百两了,不是小数目啊。”

  酷5匠网%x永久、h免n;费看ys小说5+

  薛飞出赌坊时刀疤堵在了门口。

  薛飞:“手气不顺。”

  薛飞无奈的摇摇头

  刀疤:“老弟我这银子,你看啥时能还呀。”

  薛飞:“刀疤哥,你放心,我薛飞在江湖上怎么也算有头有脸的人,你这银子,我肯定换,可是这次真有点多,得多容我几天。”

  薛飞满脸堆笑看着刀疤

  刀疤知道薛飞有水中取宝的绝活,不怕他不还

  刀疤:“老弟咱都是敞亮人,七天,七天之内还上银子咱都好说,还不上,后果你应该知道的。”

  刀疤拍了拍薛飞的肩膀,薛飞赶紧陪笑“知道,知道,你放心,七天后连本带利一并还你”

  从赌坊出来薛飞有点懊恼。

  薛飞心想:“今天怎太背了输这么多,还是借刀疤的,真还不上可就惨了,刀疤那人什么事做不出来,可是这么大笔钱从哪弄呀”

  于是又打起了水的主意,可是是这么些年来,大湖小泊都被他搜刮的差不多了,里面没什么像样的宝物了,这时他想起了城外西南方向的大池,据说大池极深,水底散落无数奇珍异宝,但池里住着水妖,所有下水的人都有去无回,所以薛飞也不敢轻易下水,这次没办法了,他决定再赌一把大的,拿命赌。

  来到大池后他感到挺意外的,池水幽兰清澈,水面就想翡翠一样,根本不像有水妖的样子,薛飞喝了口酒壮了壮胆跳了下去,下去后薛飞真切感受到了湖水之深,湖上层很宽敞,越往下感觉越窄,而且感觉水也越来越凉,刺骨的凉,薛飞咬着牙游到了水底,并没有发现传说中的奇珍异宝,他有些失望的在水底游着,忽然他发现了什么,在这幽暗的水底他发现了有亮光。

  “肯定是宝物”他心里琢磨着,奋力向亮光出游去,眼前的东西没让他失望,是一颗硕大的宝珠

  “二百两肯定值了,说不定多了的还够赌一把的呢”他在心里盘算着

  下到水底拿起宝珠他发现旁边还有一把剑

  “在这么大的宝珠旁边,这把剑肯定也值不少钱”他拿起剑和宝珠往四周游想看看还有没有别的宝物,这时他发现有东西在靠近,渐渐清晰了,是人!怎么会有人呢!这么深的湖底怎么会,薛飞感到一阵恐惧,不只是一个,一群人靠了过来,不是人,是尸体,薛飞看的真真切切,尸体前后摇晃着像活的一样,薛飞拼命往上游,但好像有什么在往下拽他,他咬紧牙拼命挣扎,终于他游了上来,他筋疲力竭的躺在岸边惊魂未定,慢慢的平复下来他发现那颗宝珠消失了,什么时候脱手的他也不知道,想想刚才的情景也不敢再下去找了,他看了看这把差点赔上性命捞上来的剑,整个剑身裹满了青苔,薛飞小心的靠近水面,用水将青苔荡去,剑身锈迹斑驳,薛飞看这这把剑,满眼尽是失望,这就是用命换回来的宝物,他想把它扔回湖底,这时他发现了剑柄上金镶的字

  “青釭?”薛飞仔细端详着这把剑,“居然用黄金镶字,肯定是吧宝剑,这下赚大了”薛飞暗自高兴,急忙赶回城中。

  翌日,正午,醉仙楼

  刀疤:“老弟,银子带来了?”

  薛飞:“那道没有,不过我在大池中寻得一件宝物想献给刀疤哥抵账。”

  刀疤:“大池?我听说那地方有去无回呀,老弟身手果然了得”

  薛飞:“我可是用命换回来的”

  刀疤:“是吗!那我可得好好看看。”

  薛飞把剑放在了桌子上,来之前他用红布把剑裹了起来

  薛飞:“这可是把绝世好剑”

  薛飞边说边打开红布,刀疤和他的手下都凑了过来,看到的却是一把锈迹斑斑的剑。

  刀疤大怒:“薛飞耍我是吧”

  刀疤睁大了双眼瞪着薛飞

  薛飞急忙解释“谁敢耍你啊,这真是绝世好剑,你看剑柄上有金镶青釭二字”

  刀疤瞄了一眼剑柄“那也不值二百两啊,别找把破剑糊弄我,赶紧拿银子来”

  刀疤瞪着薛飞,刀疤的手下也过来将薛飞围住。

  刀疤:“老弟咱俩认识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我刀疤做事你应该清楚,现在七天的期限到了,要么你把银子还上,要么就留下你一条腿”

  薛飞:“刀疤哥,有事好商量,你看这样行不,我先把剑放你这,你再给我七天时间,我再去大池走一趟,里面有一颗很大的宝珠,我给你看上来,那个绝对价值连城。”

  刀疤:“老弟啊,我给过你机会了,你就拿这么块废铁来糊弄我,你让我怎么相信你,我今天放你走了就是破坏了规矩,我以后还怎么在道上混。”

  薛飞:“可是刀疤哥,我现在真的拿不出那么多银子来”

  刀疤:“那就别怪我了,给我打”

  刀疤的手下围了过来,薛飞虽然水中功夫了得,但拳脚功夫缺只知皮毛,单挑尚能勉强应付,一群人围过来只有挨打的份了,刀疤的手下个个都是亡命之徒,三拳两脚就把薛飞打趴在地,血顺着嘴角流下。

  “好了,住手,别打死,我还等他还银子呢”刀疤喊停了手下,走到薛飞面前蹲下“老弟,今天给你个小小的教训,再给你三天时间,把银子给我凑齐了,下次就不只是这样就算了”说完站起来,一群人走了出去。

  薛飞坐了起来,擦掉嘴角的鲜血,捡起青釭剑来到了街上,边走边想如何凑够银子还给刀疤,再去大池把那宝珠寻回来?可是大池下的情形想想都感觉头皮发麻,可是不去那又有什么办法呢,正想着,被一白发苍苍的老头打断了思路

  “年轻人,这剑从何而来”

  薛飞打量了下对面的老头,鹤发童颜,穿着讲究,颇有几分仙风道骨的感觉

  薛飞:“城外西南方向大池。”

  老者一听大池脸色一变

  “可否借于老朽一看”

  薛飞将剑递了过去,老者仔细的端详着

  “果然是青釭剑,天意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