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文武打开房门一看是李成正站在窗前。

“赵将军是我”李成尴尬的笑了笑。

“你什么时候过来的?站这做什么?”赵文武担心刚刚的谈话被他听到。

“刚刚过来,给天泽找吃的”李成端起了手中的餐盘示意了一下。“刚刚经过无欲大师的房间,想起之前无欲大师好像很担心华子,本来想进去劝一下,还没等进去就听到赵将军的喊声”

“无欲大师没事,放心好了”赵文武看了看李成的餐盘,“赶紧去照顾周天泽吧”

“好的”李成说完朝周天泽的房间走去。

赵文武回到屋里关好门“总感觉李成怪怪的,刚刚偷偷摸摸的偷听,不知道他听到了什么没有”

“先不管他了,赵将军有什么办法没有?怎么能支开城门的守卫?”无欲现在只担心陶华的安危。

“这事也好办”赵文武说道,“我负责京城的治安,能够调动京城的禁卫军,傍晚时分我以换岗为名,把门口的守卫全撤掉,换成我的心腹,这样就省去了很多麻烦”。

“可是放他们走了他们会放了华儿吗?”无欲还是很担心。

“这个确实不敢保证,我们可以在城门外设下伏兵,如果他们出城后要伤害华儿我们可以及时营救,如果他们释放了华儿我们也可以将他们就地拿下,做两手准备,这样的危险人物真让他们逃走了会贻害无穷的”赵文武皱了皱眉头,他现在既不想让凶手逍遥法外也不想陶华受到伤害,现在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是夜子时,云空云念带着陶华来到了城门处,他们远远的看了看是赵文武在看守城门便压着陶华走了过去。

“快把城门打开”云空走在前面对赵文武低声喊到。

“放了陶华”赵文武盯着云空说道。

“等我们安全出了城门自会放了他”云空边说边超城门走去。

赵文武看了看陶华,向他递了个眼神,告诉他找机会逃跑,陶华点点头,赵文武摆手示意开门,城门刚要打开就听有人大喊一声,“休的放走凶手”赵文武回头一看,李成周天泽正在朝城门跑过来,此时城门已经打开,云空云念趁机从城门逃了出去,

“抓住他们,不要让他们跑了”周天泽身体还是很虚弱,他跑到门口已经上气不接下气了“赵将军为什么放他们出城”

“他们挟持了陶华”赵文武说道看了看李成说道

“他们可是杀害我全家的凶手,你们就这么放他们走了?”周天泽气愤的看着赵文武。

“放心,他们跑不掉的”赵文武说道,“城门外已经设好了伏兵,只要陶华一逃离危险,立马捉拿他们”赵文武说道。

云空云念带着陶华跑了一炷香的时间,见后面并没有人追上,便停了下来,“好吧,你走吧”云念边给陶华解开绳子边说道。

“现在还不行”陶华四周看了看,“你们不觉得一切太顺利了吗?”

“确实”经陶华一说,云念立马警觉起来,“你的意思是有伏兵?”

“肯定有,我赵师叔征战沙场多年,他会那么轻易让你们跑掉?”陶华压低声音说道。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云空四周看了看问道。

“带着我,继续走”陶华说道“只要我在你们手里,他们肯定不敢轻举妄动”

云念向云空点了点头,继续带着陶华往前走“为什么要帮我们”云念压低声音说道。

“因为”陶华自己也不太清楚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做,在城门处赵文武向他递的眼神他看的明白,只要自己找机会逃脱那么这两个人绝对逃不出去,可是他不想云念受到伤害,他只是想能平安送他们离开,陶华迟疑了片刻刚要开口,突然感觉身后有一道寒光袭来,他猛地推了云念一把,云念毫无防备爬到在地上,陶华却被一只飞镖刺中,只见李成和周天泽追了过来,周天泽平日里就喜欢使用暗器,由于身体过于虚弱,这一镖虽然刺在陶华的胸口处但力量不足以致命。

“你”周天泽一脸疑惑的看着陶华。

“天泽,放他们走吧”陶华捂着胸口的伤口。

“放他们走?他们可是杀害了我的全家,你让我放他们走?”周天泽情绪变得激动起来,“只要我活着他们就别想离开这”周天泽抽出剑向云空他们劈过来,云念持剑抵挡,交手不过三招明显感到周天泽体力不支,这是周天泽左手极其隐秘的拿出一枚飞镖向云念射了出去,云念没有防到他有这么一手,眼看飞镖就要扎到云念的面门,在这电光火石之间有一枚飞镖射了过来,刚好把周天泽射出的匕首打落在地,另一枚匕首是陶华射出来的,他平日里和周天泽关系很好,他熟悉周天泽的套路,他见周天泽要打出飞镖,情急之下将插在自己身上的那枚飞镖拔了出来射了过来,刚好击中周天泽的那一枚。

“陶华”周天泽恶狠狠的瞪着陶华。

“对不起天泽,你不能伤害她,放他们走吧”陶华边说边朝云念走过去,用身体将云念挡在后面,他用手捂着刚刚的伤口,血还是止不住的往外流。

“我们这么多年的朋友,你居然帮着她?”周天泽痛苦的眼神中充满了失落。

“放他们走吧,求你了”陶华说道。

“不可能,今天不是我死就是他们亡”周天泽瞪着云念说道。

“你真要杀她的话就先杀了我吧”陶华满满的向周天泽走过去。

“你以为我不敢吗?”周天泽攥紧了手中的剑,陶华已经走到距离他不到一米的距离,

“天泽,放过”没等陶华说完,周天泽便一剑刺进了陶华的胸膛,正好是心脏的位置,陶华睁大眼睛看着周天泽,口中的鲜血止不住的往外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