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把纸玫瑰摆成生日快乐几个大字,边摆边在纸玫瑰中穿上那粗细的铁丝,铁丝主要是起一个固定左右,因为餐巾纸太轻,我害怕稍微有点什么动静纸玫瑰就会乱动,会影响整体的构架。

  纸玫瑰摆好之后,我用麻绳把纸玫瑰摆成的‘生日快乐’四个大字围起来,形成一个心的模样。

  我担心过早洒汽油会挥发,过早弄火药会回潮,达不到一个好的效果,所以我就决定先缓一缓。直到十一点的时候,我才进入了下一步步骤。

  我把汽油倒在麻绳上,把火药洒在‘生日快乐’四个字的外围,一圈一圈绕成蚊香那样的螺旋状。最后还弄了一根引线,一头放在火药圈的头子上,一头放在心型麻绳上。

  一切准备就绪后,我又给围脖女打电话,我说姐,我约了一个人,你快过来,11点55之前必须赶过来。

  虽然这个时间点有些晚了,但围脖女住的那儿稍微往前走一点也算是个小夜市,很多卖夜宵的,所以不用担心打不到车。

  围脖女很疑惑,问我约了谁,我说你过来就知道了,赶快。

  然后我还骗围脖女,我说你要是11点55没有赶到我这儿来,我可能就……

  我本来想说,我可能就再也见不到你了,但突然发现这话好像很不吉利,就忍住了没说,只是故意长叹了一口气,略带点伤感。

  围脖女在电话头似乎有些急躁,问我到底怎么了。

  我依然装着要死不活的样子,说你快点过来吧,我不想在电话里说。然后我又强调了一遍,一定要在11点55之前赶到。

  围脖女急忙说了几声好,让我等着,然后又吞吞吐吐的问我,你……你是不是……是不是知道了些什么?

  我正在情绪中,也没多动脑子去理解围脖女这话的意思,轻叹了一声,嗯!

  围脖女似乎更加急了,问我,你约的那人是谁?

  我憋着心中的笑意,说你来了就知道了。

  围脖女让我别挂电话,她很快就到。

  我让围脖女等会到了直接到楼顶来,不用去我住的地方。我把那个人约在了楼顶,她很快就到了。

  围脖女比我想象中来得快,到的时候才11点40。

  我站在顶楼门口,因为顶楼的灯坏了,空间很黑,围脖女用手机电筒照了照,伸着头四处看了看,问我约了谁,人来了没?

  我故意挡着围脖女的视线,怕她看见了我为她准备的惊喜。

  我说来了。

  围脖女似乎有些紧张,反应更强烈了,问我,在哪,人呢?

  我也把手机电筒打开,然后对准我自己的下巴,故意吓她,压低了声音说就在我面前。

  围脖女还真扭着头往两边看了看,不过她立马又反应过来了,说你神经病啊?大半夜的有意思吗?我还真以为你出什么事了呢?

  围脖女说楼顶冷飕飕的,让我回屋,我自然是不同意,我说等会,这楼顶上的空气新鲜,多闻一会儿。

  楼顶的空间还算大,三个单元连接在一起的,没有隔断。

  我把围脖女往一边带,想着等到11点59再过去。

  围脖女指责我刚才开的玩笑很过分,让我以后别再开这种玩笑了,挺吓人的。

  我时刻关注着手机上的时间动态,还和围脖女手机的时间对了一下,看是不是一致的。

  我之前想了很多要种如何引燃那麻绳才显得帅气。

  我学电视里面,点燃一根烟,往下面一扔,但我剪了一小截做实验试了一下,不行,要么是扔不中,要么扔中了,不燃。我还学电视里面扔火柴,扔打火机,都不靠谱,扔下去还没落地,火柴和打火机就灭了。

  11点59的时候,我把围脖女的手机拿了过来,然后故意使其围脖女背对着那个惊喜,并转移她的视线。我指着天空,说天上有什么什么,问围脖女看见没有。

  围脖女也配合我,抬头看着天空,问我看见什么了,她怎么什么也没看见。

  我不停的忽悠她,不停的关注着手机的动态,怕错过了那个时间点。

  我从没见过围脖女这么听话,这么好骗过,也不知道她当时是怎么想的,竟然一直盯着天空看。

  我慢慢往后移,当手机时间显示00:00的时候,我用打火机快速点燃了麻绳。

  我觉得这一刻比以往任何时候还要神圣!

  轰!

  Pia!

  麻绳引燃,火焰分别从两端散开,就像两个小火人拖着幻影在赛跑一样。

  火药几乎在同一时刻被引燃,火星四溅。

  光,虽然微弱,但足以照亮‘生日快乐’四个字。

  我跟着唱起生日歌……

  围脖女回头望着这一幕,微弱的光打在她脸上,我看到她一脸的僵硬,片刻后,却又面带微笑。

  生日歌唱了几句之后,我顺势拉着围脖女的手,说快许愿!然后我把另一只空着的手立正放在她胸前,继续说,今天也是我生日,咱们一起许愿,据说这样更灵。

  许愿不是都要双手合十吗?我的意思就是,让围脖女另外一只手和我这只放在她胸前的手合十。

  围脖女一脸惊讶,说你生日今天?真的假的?

  我说假的。

  围脖女把我拉着她的那只手甩开,轻声骂道,滚!

  我嘿嘿直笑……

  围脖女轻轻拍打着我的手臂,说你神经病啊,干这个!

  我能感觉到,她心里还是挺开心。

  我说我现在穷,也只能整点这些廉价的,喜欢么?

  围脖女像一个审查官,围着麻绳绕了一圈,点了点头,说还不错。不过,你也不怕呀?

  我疑惑,说怕什么?

  围脖女指了指地上,说这是居民房,要是被人看见了,不打你才怪。

  我说现在大半夜的,又这么冷,你以为人人都像我们是夜猫子啊?人家现在做梦都不知道做了几轮了。

  围脖女笑了笑,盯着地上看。

  炸药的星光已经停止了,但麻绳上的火焰还在继续燃烧。

  围脖女开始感慨起来,说活了二十多年了,以前过生日都很随便,唯独今年这个生日很特别,她也很喜欢,然后还说了一些感谢我的话。

  我趁着围脖女还在情绪里面,然后又向她表达了爱意。

  m酷匠tu网正版*首l*发

  围脖女盯着地上看了很久,然后像一个老人安慰孩子般的语气说,你不要这样,你在我身上花费时间真的不值得,我们不合适。和你相处了有一段时间了,我觉得你挺好的,不像我以前想象的那样,但我们……真的不合适。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