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4、这个性,我喜欢

  平头男好像松了口气,但那口气立马又提了上来,大步走到我跟前,指着长发女房子的方向,说兄弟,那屋里住的是鬼,是个女鬼。

  我感觉挺可笑,说怎么可能。

  平头男就开始给我比划,边比划边说,他刚才亲眼所见,长发女带着一个男的回来,然后在门口的时候,长发女把那男的头转了一圈。

  旁边的短发男都听不下去了,说平头男是不是平时飞机打多了,眼花。

  平头男赌咒发誓,说绝对没有,还说长发女当时还冲他招了招手,问他去不去。

  平头男和我说了一阵之后,估计是看我不相信他,然后又用着方言对着旁边的短发男巴拉巴拉的说。

  我是无神论者,所以刚才平头男说的那些话,我是一个字都不信。

  更…新K最'P快上'酷*q匠F网)i

  我也不想再听平头男唠叨,然后就离开了。

  我开门的时候,平头男畏畏缩缩的站在一边看我。

  之前我就听长发女说过,她这层楼里有个男的每天都是一副色眯眯的看着她,有时还动手动脚的。我感觉长发女说的就是这个平头男。虽然我觉得长发女不是什么好东西,但我觉得这平头男也不是什么好人。所以,就在我打开房门走进房间的时候,我突然把头伸向了门外,冲着平头男大叫了一声,平头男胆子也小,被我这一吼,吓得哇哇叫唤。

  我把客厅收拾了之后,看了会儿电视,就回围脖女住的地方了,也不知道为什么,感觉住在围脖女家里舒服一点,难道是因为有一只猫,不会让我觉得孤单的缘故?

  第二天长发女回来的时候,我把平头男的事告诉了她。看的出来,长发女确实很讨厌那平头男,还说什么,她要真是鬼的话,第一个就吓死那平头男。

  那平头男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搬走的,我见了他那一次面之后就再也没见过他了。不过那小子也挺坏,在小区下面撒播谣言,说这栋楼的顶层住着一个女鬼。

  小区门市做生意的人都知道顶楼闹鬼的事,不过都没人相信。

  在围脖女家里住了一个星期我就回自己租的房子了。

  围脖女每天晚上都会给我打一个电话,问我的情况,比如在干什么呀,有没有陌生人找啊之类的,有时隔两天会来看我一下。我有一种被监视的感觉。

  我有好几次想跟踪围脖女,但都失败了。

  日子一天一天过,钱一天一天少,虽然我用不了多少钱,但手头始终没有几个钱,而我自己又没工作,这让我很心慌。

  干老本行是不行了,因为我确实静不下来那个心了。

  后来无意间看了一个关于网络水军的帖子,那里面有招水军的。我感觉这活适合我现在这样的生活状态,不需要动脑,随便去一些论坛发点东西就行完事了。水军要做的事就是去黑一些明星,或者赞一些明星。有人会给我们水军发布任务,接到任务之后我们就开始干活,大概就这么一个流程。

  不过我还是有自己的原则,我不接黑明星的活,因为我觉得人家又没得罪我,我没必要去黑人家。

  虽然工资不高,但好歹有账进了。不过一想起曾经的成绩,再看看现在这窝囊样儿,心里就恨。

  小贱人和眼镜男还是一点消息也没有。

  我实在是忍不住了,有一天,我去了围脖女家当着她的面问她,到底认不认识小贱人,希望她给我说实话,不要再骗我了。

  我当时也是豁出去了,我说只要围脖女给我说了实话,她把我杀了都行。

  围脖女始终说她不认识小贱人,我不甘心,我把我心中的疑惑都说了出来。

  围脖女解释,说那些只不过都是巧合罢了,她那天正好在外面贴广告,谁知道怎么就遇上我了,我说你上次已经承认了,那重金求子的广告是骗人的,你贴重金求子的广告只是个敷衍我的幌子,你本来是个……你平时宣传的名片根本就不是那重金求子的名片,而那天晚上,你贴的却是重金求子的名片,而且当时你手上就只有一张,估计是你从哪里捡到的吧?正好派上用场。

  我想说她本来是个小姐,但没忍心说出口。

  围脖女也没生气,也没说话,而是直接走进了她睡的那个房间,出来之后手上拿了两盒名片递给我,问我是不是这个名片。

  我一看,全是重金求子的名片。

  在围脖女家里住的那几天,她房间我是一次也没进去过,她平时出门也是把她那屋子给锁了的。

  围脖女也很郁闷,说这人怎么疑心那么重,给我说了多少次了不认识小贱人,我为什么就是不信。

  我也被围脖女弄迷糊了,难道真的是我多想了?

  我不甘心,我又问围脖女她说的有人要我命是不是真的?

  围脖女这一次说辞又变了,说什么有人要我命,都是她以前胡编乱造骗我的,根本就没有这一回事,让我不要再多想了。

  后来我又去找了长发女,问她之前说的要废了我,是不是有人指使她要把我怎么样,长发女和围脖女就像串通好了似的,说没有,那都是气话,人生气了不都是说要弄死弄死谁吗?

  围脖女和长发女都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我也不好再多说什么了,只是心里总觉得不对劲。

  没多久我又和gay兄一起吃了一顿饭,依然是gay兄约我,gay兄请我。

  其实,我感觉gay比任何还值得信赖。所以,很多事我也愿意和他讲,我把我和小贱人的事给她说了。以前,觉得这种事丢人,不愿意向任何人说,但现在感觉多向人说一次,心里就会少一份痛苦似的。我也把我对围脖女的怀疑以及跟踪围脖女的事说了。

  我其实只是想发牢骚,找个人倾诉而已,其它没想太多,但没想到gay兄认真了,非说要帮我,问我有没有小贱人的照片,他帮我找一找,找到之后,揪出来好好收拾一顿。

  没想到gay兄也是个暴力狂,不过这个性,我喜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2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