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当我看着这几百块的时候,心中全是绝望,这点钱能做什么?我有可能连饿死了都还不知道小贱人身处何方,还报什么仇?

  还好我这房租交的是一年的,要不然连住的地方都没了。

  我从牢房出来以后,以前朋友的联系方式全没了。我现在就像一个孤儿,在这个城市举目无亲。

  我正坐在床上发呆,电话突然响了,因为没有备注,也不知道是谁,接起来之后才知道,原来是gay兄。

  Gay兄问我吃饭没有,出去一起吃饭。而且gay兄还特意强调了,就是吃个饭,没别的意思。

  我这才发现,现在我身边认识的几个人就只有gay兄才是最单纯的,他顶多想的就是能和我约个炮而已,不像围脖女,是想着怎么算计我。

  我说我现在很穷,没办法请他吃饭了,gay兄很豪气,说他请我。

  l酷B"匠3网首发O/

  我突然有一种感觉,gay兄人不错。

  我觉得自己真low,一顿饭就被收买了。

  我们约好地点,然后我赶了过去。

  Gay兄似乎早已在店门外等候着,远远的我看着他双手不停的在嘴边搓着。

  我可能是因为在牢房里待过的缘故,也有可能是因为被小贱人伤得太深,虽然这是冬季,但我并未觉得有多冷,反倒还觉得这温度很适中。

  其实gay兄走在大街上,跟一般男人一样,我感觉这小子其实是攻,不过他那些化妆品……

  我们吃的是火锅,这比较符合我的口味。

  吃饭的时候,我看着gay那张脸,好像没有化妆的痕迹,我就问他出门不化妆,为什么还带那么多化妆工具在身上。gay兄说平时只是在家里化化,化给自己看。

  我们坐的位置是在大厅里的窗边旁,吃的正高兴的时候,围脖女突然出现了,还过来和我打招呼,说这么巧,她正好路过,就看见我了。

  我才不相信有这么巧的事。

  简单介绍了下,围脖女就坐下来跟着我们一起吃了。

  Gay兄不知道是假装客气,还是真觉得围脖女面熟,就问围脖女,他两以前是不是在哪儿见过。围脖女说没。

  我心里一合计,难道是gay以前找小姐,或者他和他的朋友一起找小姐遇到过围脖女?

  吃完饭,我们三人就各自离开了。

  我刚上车没一会儿,gay兄就打来电话,问我和围脖女是什么关系,我说没什么关系,才认识没两天,gay就让我最好别和围脖女有来往,我问什么,gay兄他也说不上来,不过觉得围脖女不像什么好人。

  我心想,gay兄虽然是个gay,但看人还是挺有水准。

  我下了车,刚走进小区门口,竟然又他妈看见围脖女了,她坐在小区里的凳子上。

  让我感到惊讶的是,她一开口说的话竟然和gay兄一模一样,问我和gay兄是什么关系,我也像回答gay兄那样回答她,然后我又反问她,怎么了,问这个干嘛。

  围脖女一脸的严肃,说gay兄虽然是个男儿身,但阴气却很重,让我尽量不要和他来往,他接近我肯定是有什么意图。

  我心想,我他妈现在穷光蛋一个,能对我有什么意图?

  不过围脖女说gay兄阴气重,这倒是让我很意外,我问围脖女,你怎么知道他阴气重的,你是会看相还是咋的?

  围脖女也不回答我,只是让我自己要多注意,不要中了别人的圈套。

  我心想,现在要想知道小贱人的下落,只能从这围脖女身上下手了。然后我就忽悠围脖女,说我这儿房租到期了,能不能去她那儿住一段时间,反正她那房子大,空着也是空着。

  围脖女说住几天可以,常住不可能。

  我琢磨着能住几天算几天,看看情况在说。

  我装着道了几声谢,然后问围脖女今晚就过去住行不行。

  围脖女犹豫了下,不过还是答应了。

  去的路上,围脖女接了个电话,只是‘嗯嗯哦哦’了几声,也不知道是什么事。

  挂了电话,围脖女就说长发女正好出去办事了,她自己屋子太乱,今天又太累了,不想收拾,今晚就先住在长发女家里。

  估计长发女是被客人包夜了,不过我也是心里想想,没说出来。

  到了长发女家,围脖女问我睡沙发还是床,如果睡床的话,她就好去给我铺床,我说那就睡床吧!

  围脖女就进了一个房间,开始忙碌起来。

  我站在门口看着,想起了曾经我和小贱人一起的时候,我们刚搬进房子那会儿,一起打扫房间,一起铺床,是多么幸福温馨……

  我本来想去帮帮忙的,但想想还是算了,她喜欢装疯卖傻我就让她装个够。

  我转身去了卫生间,打开卫生间门的时候,一股股浓浓的血腥味,我只是觉得奇怪,并没有想太多。

  这卫生间很大,里面还放了一个浴缸。

  我心想,公共卫生间放什么浴缸啊,要放也应该放主卧室啊……我的思维还想在往下想的时候,突然停止了,瞬间神经紧绷,恐惧感油然而生。

  那浴缸里血迹斑斑,难怪刚才一开门就闻到一股血腥味,原因原来在这儿。

  我脑子里不停的问:这血是什么情况?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