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脖女见我没说话,又继续说,我都向你坦诚了,那你能不能说说你心中藏着的事?其实很多事你说出来之后你会觉得变轻松,你要一直藏在心里反倒会更难受。

  我这才被围脖女这话点醒,我被点醒并不是因为觉得她这话说的在理,而是觉得她刚才说的事不靠谱。我心中暗想,她既然是收钱答应了别人要我的命,那为什么又要告诉我这些?她不怕我离开之后暴露她的身份吗?她不怕我报警吗?你妈,就算是写小说也不会有作者写这样的傻逼脑残情节。因为根本就不符合情理。

  _/酷)√匠P'网首"Q发0

  我看着围脖女的双眼,她的眼神中似乎没有欺骗。我以前一直深信一个人的眼神是骗不了人的。可当我遭遇到小贱人那事之后,我才发现,什么狗屁眼神,那都是假的。

  我没有回答围脖女,反倒是问她为什么告诉我这些,如果她真想杀我,那昨晚为什么不杀我。她就不怕我从这儿离开之后报警吗?

  我这时已经清醒了不少,杀人,这可不是一件开玩笑的事,不是说我今天想杀谁,然后拿着工具就去把对方杀了就行了。所以,我又开始怀疑围脖女所说的一切。可就在我怀疑的那一瞬间,脑子里莫名其妙的出现了一个词‘暗网’,同时脑子还有一些模糊的记忆,我似乎在什么网站上看过直播杀人,而且手段极其残忍,我是怎么进的那网站没任何印象了,只记得那网站用一般的搜索引擎是搜不到的。我脑中的画面开始越来越清晰,我胃里突然阵阵恶心,开始翻江倒海,差一点就吐出来了,我不停的拍着着胸口往下顺。那画面不仅暴力血腥,而且还非常非常变态,一般人的心理素质肯定是接受不了,因为那画面感实在是太真实了,仿佛就呈现在我眼前一样。

  围脖女本来正准备回答我刚才问的问题,但突然见我这样,赶紧问我怎么了。声音特别大。

  听着围脖女这话,我有一种原本在地狱遭遇磨难,但却突然被她拽回了人间脱离了苦海的感觉,而我记忆中的画面就像一面镜子被摔碎了一样,变得零零散散,不过又能从那细小的碎片中看到一些画面,只是没有之前那般完整。

  我摇了摇头,表示没事,但胃里还是感觉一阵一阵的恶心,只是没有之前强烈。

  我缓了缓,然后又把之前问的事重新说了一遍。

  围脖女回答得非常敷衍,说什么就是突然不想对我动手了。至于暴露她身份什么的,她觉得我不会那样做,因为我要真的报了警,对我只会有害,不会有利。

  这就让我更起疑了,让我觉得她的话中都是破绽。

  难道杀人还看她心情不成?

  我深信凡事总有一个理由,假设她之前说的都是真的,那她也算是别人花钱雇佣的‘杀手’,我和她没有任何关系,她怎么可能就突然放过我?觉得我长得帅看上我了?呵呵,傻逼才会信。当然,还有一个更大的可能性,那就是她在撒谎,所说的这一切全是在骗我。就算我报了警,相信也没什么卵用,因为警察根本不会信。

  围脖女坚持不懈,又问我心中到藏着什么事,让我说出来,或许她能帮我。

  其实围脖女有些话还是说得很对,心中藏着事无处宣泄,确实让人很痛苦。

  我心想,虽然围脖女是小贱人叫来的人,但无所谓了。

  关于我和小贱人之间的事,我不愿意和身边熟悉的人谈起,或许是觉得没有面子、丢人的缘故吧!

  我把我和小贱人的事说给围脖女听了。不过只讲了一部分,有些事还是没说,比如说我强暴小贱人的事就只字未提。

  我告诉微博女,我和一个谈了七年的女友分手了。在这七年里,女友心里一直惦记着她出国的初恋,而且还用日记的方式记录下来对她初恋的思念。女友初恋回国之后,女友就跟她初恋好上了。

  可能是因为我说的太简洁了,围脖女似乎有些偏向小贱人,说就因为这事你就恨你前女友,所以说你心里的仇人就是你这个前女友?

  我点头,没说话。

  围脖女‘呵呵’了一声,然后摇头笑了笑,说七年了,你前女友都还惦记着她的初恋,那证明你对她不怎样啊!心里有个人也还算好吧。

  我气得直拍茶几,说我他妈对她不好,她能跟我七年?

  然后,我巴拉巴拉开始演讲,就像曾经小贱人欺骗我时一样,一个人一口气说了很多很多,只是,小贱人曾经说的是谎言,而我现在说的是事实。

  我先是把我记忆中对小贱人好的事统统列举了出来,然后又把小贱人伤害我的事也说了出来。

  围脖女听我说完之后,久久不说话了。她要是当时再偏袒小贱人,我估计我就会杀她了。

  我和围脖女就静静的坐着。突然发现,虽然说这些事的时候我很气愤,心里也很难受,就像把还没愈合好的旧伤疤狠狠撕开一样,一片血淋淋,但是一说完之后,整个人确实感觉轻松了不少。

  过了好一阵,围脖女才开口说话,说:所以你觉得是你前女友买通了我?

  我点头,说难道不是吗?

  围脖女摇头,说不是。然后还说她只看见过小贱人一次,就上次在酒店门口外,小贱人和那个开奥迪的秃胖子。当时我也在场的。除此之外,围脖女没再见过小贱人,和小贱人完全不认识。

  我整个人又懵了,不是小贱人那还是会是谁?除了小贱人外,谁还会对我有这么大的深仇大恨,恨不得我去死?

  难道是眼镜男?

  我赶紧问围脖女那是谁想要我命?然后我又把眼镜男的名字说了出来,问是不是这个人,围脖女也不回答,只是让我别乱想了,很多事并不是我想的那么复杂。

  这都关系到我的性命了,我他妈能不多想吗?可无论我怎么问,围脖女就是不愿意再多透露,嘴严得很。她还说什么有些事,我不知道更好,如果知道了或许更接受不了。

  我仔细琢磨着,我的仇人只有小贱人和眼镜男。如果围脖女说的是真的,不是小贱人想害我,那只能是眼镜男了。

  我回想着我曾经和眼镜男发生的矛盾,我当着很多人的面打过他,我拿我和小贱人做的羞羞事刺激过他。难道就是因为这些让眼镜男一直怀恨在心,即使我冤枉坐了一年的牢也不能解他心头之恨,所以才找了围脖女,要我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过鲁黄说:

  新来的朋友都注册个号支持一下,投投推荐票和挖掘机,这对我很重要!大家可以下载酷匠APP,这样看书就更方便了,还可以免费获得20台挖掘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