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把钱接住之后,愣了好一会儿,说话都吞吞吐吐的,问我还有多少钱,我说就只有几百了,她说几百块能做什么。听她那话的语气,还真是打算要我这钱了。我让她别担心,我一个人几百块够用到下个月发工资了。

  更%$新q最#E快上p酷{●匠{e网

  她把钱放在床上,突然感叹了起来,说如果她最先遇到的是我的话,或许我们已经结婚了,就不会有这么多事端了,我说没事,我会等她。

  她巴拉巴拉说了很多伤感的话。

  其实,我最怕的就是她说好话、她服软。如果她一开始就大大方方承认她和眼镜男的关系,然后好好跟我说话,向我道歉什么的,或许我报复的欲望就不会那么强烈,甚至舍不得有报复的念头,因为我曾经真的爱她。可惜,她并没有,她只是一味的顾着那个眼镜男,甚至都不正眼看我一下。

  就像她现在这样,很感伤,这就让我内心很纠结,下不去手。我甚至会自己鄙视自己,为什么会这么恶心,这么变态,为什么我就不能大度一点?心胸宽广一点?

  就在她伤感,我纠结的时候,突然她的电话响了,她看了眼电话,让我别说话,还告诉我那电话是眼镜男打来的。

  她接通电话之后,和眼镜男对话的那语气,甜的像狗吃到了屎一样,让我觉得恶心。

  你们知道吗,在那一刻,我所有的纠结全部压了下去,心中全是报复的欲望!

  你们知道吗,我当时真想抢过电话,然后告诉眼镜男,她的炮友现在正和我在干着炮!

  我看着她那幸福的表情,让我突然想起了之前看到的日记,想起了她在医院等待人流时紧紧抱着眼镜男的画面。

  我憋着心中的怒火,暗自发誓,她欺骗了我这么多年,这个仇,我要是不报,我她妈就是畜生变的!

  我故意走近,看能不能听见眼镜男说了些什么。

  不过从她的回答来看,眼镜男应该是在问她在干什么,忙不忙。

  她见我往她身边移动,就不停的给我比划,示意我别过去。她一边比划还要一边应付眼镜男,真是够委屈她了。

  我也给她比划,意思是说,我不会说话。

  我刚比划完,就听见她电话里传来眼镜男愤怒的声音,虽然有点小,但还是勉强能听清。

  眼镜男说,你到底和谁一起回去的?

  她微微一笑,说我一个人回来的呀,怎么啦?

  我不得不佩服她的演技,那那表情,那语气,真的,太逼真了。只可惜,眼镜男看不见。

  眼镜男似乎比刚才还要气愤,声音也大了一些,说你还要骗我是不是?我感觉眼镜男都快把嗓子给吼破了。

  我静静的听着她和眼镜男的对话,眼镜男是全程高能,每句话几乎都是吼着出来的,所以我也是听的相当清楚。

  原来眼镜男有朋友在航空公司上班,然后眼镜男就托他朋友查了一下那天的航班情况,结果把我查出来了,还把我是那个航班,几点的飞机都统统说了一遍。我们暂且不说航空公司允不允许这样,但我只知道结果,眼镜男报的那些信息确实是真的。

  看来这个眼镜男也不是一个省油的灯。

  你们知道吗,她其实也是防了一招的,应该也是怕眼镜男起疑心。

  我和她坐的都不是同一班航班,她让我先走,她晚两个小时再走。我也不傻,知道她这么做的目的无非就是怕被眼镜男看见。我也不知道我当时是怎么想的,还真就按照她说的做了。

  继续回到她和眼镜男打电话的场景。

  眼镜男把她揭穿之后,她又开始解释,那演技、那说辞,我真的是佩服得五体投地。她说我是她妈的干儿子,她妈临走前想见我一面,她也没办法,她其实也不想让我去。她还给眼镜男再三保证,现在心里只有眼镜男,再也容不下第二个人了。她还说,她已经把她和眼镜男的关系告诉她爸了,而且还说了,再等一段时间就结婚,她爸同意了。

  我听着这些话,气的头都快炸了。

  心中默默的念着:婊子配狗,永远不会太长地久。

  我当时心中只有一个想法,我等会非得要干死她。

  眼镜男还不甘心,问她有没有和我做什么出格的事,她对天发誓,说没有,平时和我都刻意保持了一段距离。还说什么之所以她不和我坐同一班航班,就是不想见到我。她也不想骗眼镜男,但就是怕眼镜男不高兴,这是善意的谎言。

  好一个善意的谎言!

  不过她说这些话的时候,又是给我做表情,又是给我比划,意思就是说,让我别往心里去。

  和她相处这七年的时间里,我从没见她如此般装过。看来我真的不了解她,虽然我和她一起了七年!

  眼镜男骂了几句脏话之后,我就听不见电话里的声音了,不过她嘴上一直嗯嗯啊啊的应答着,最后竟然还哭了起来,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可能在别人眼里,是惹人怜爱,但在我眼里,是恶心反胃。

  又说了会儿,她终于把电话挂了。

  我赶紧过去安慰她,不过安慰的时候我都会把金钱夹带进去,因为我觉得她似乎对金钱的欲望更大一些,我光是嘴上说得甜蜜,不能打动她的心。

  钱的力量真的不能小觑。

  我也是装的够下贱的,说什么如果眼镜男给不了她和孩子的幸福,我愿意接受她娘俩。

  我见她的情绪差不多了,就去搂着她腰,这一次,她没有像之前那样强烈的推开我,只是稍稍退了一下,然后就由着我搂着她的腰。

  我觉得时机已经差不多了,然后就掏出手机边说边往电视机的位置走。她可能还在情绪之中,脸上的表情有些复杂。估计心里在想,到底要不要和我上床,上了床这一万块就到手了,不上床可能也能到手,但面子却又过意不去。

  我把手机里的录像打开,然后把手机放在放电视机的木桌上,手机后面放了一个水杯来支撑,使手机不会倒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