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她妈说了很多很多,但一点也没影响到我对她的恨,也许这不是恨,只是一种因为爱的太深,而没有得到,不甘心罢了!当然,这只是理智时候的一种解答,其实我真的恨她。

  她父母让我晚上就住在她家,我肯定是拒绝了。

  我在外面找了一个宾馆住下,她说别让她父母起疑,于是就和我一起出来了,她自己开了一间房。

  我夜里睡不着,就出去走了走。

  她家是在一个小县城里,一两个小时可能就能走遍通城。

  虽然说是小县城,但我来她家的次数屈指可数,很多地方还是很陌生,但唯独一个地方,我这辈子也忘不了。

  走着走着,我就走到了那个我想忘记,却又永远无法忘记的地方。其实我并没有特意去那儿,可能确实是这县城太小,无论怎么走,始终会经过这儿。

  这是一座天桥,曾经我向她求过婚的地方。只是现在不像我以前求婚的时候人来人往,因为天气寒冷,天桥上空荡荡的,没有一个人。

  那次来她家待了几天,我就琢磨着给她一个惊喜,觉得那天桥上很不错,因为天桥旁边有个大屏幕,那大屏幕本来是拿来曝光一些不守信用的人用的,屏幕上面滚动的信息就是某某某因为什么事,欠了多少钱之类的信息。

  站在天桥上,可以很直观的看着那大屏幕。我当时觉得这真是一个极好的位置。

  我悄悄买好钻戒,然后找到负责那大屏幕的人,和那人谈了我的想法,最后给了三千块钱,那负责人同意了。

  我选择的时间是在晚上,因为那个时候更能清楚的看见大屏幕的画面。

  那时正是炎热季节,夜晚很多人都在天桥上乘凉。

  我故意把她引到天桥上去,当大屏幕上滚动着我两的照片时,我就掏出钻戒,单膝下跪向她求婚。

  5看正版a章_;节B上O$酷匠…网S*

  她当时很惊讶,旁边的人也很惊讶,不过旁边的人惊讶之后就开始鼓掌起哄。

  我求婚,她同意了,她更是哭的像个小孩。

  我当时觉得很幸福,可现在回想起来全是悲哀。她当时心里估计想的是,为什么向她求婚的这个男人不是她的初恋眼镜男!

  而她的泪并不是为我而流,而是为了那个埋藏在她心底的初恋,眼镜男!

  她和我在一起的那些日子,她内心的真实想法,应该就像她空间里那首歌的歌词一样。

  把昨天都作废 (你是想把我作废。)

  现在你在我眼前(我站在你眼前,眼镜男站在你心里。)

  我想爱请给我机会(你想爱,我想哭。)

  如果我错了也承担(你没错,是我错了,我这一错就错了七年。)

  认定你就是答案(你认定了,那为什么还来祸害我?你乖乖的等着你的眼镜男不行吗?)

  我不怕谁嘲笑我极端(你这脸皮当然不怕被嘲笑了。)

  相信自己的直觉(你相信什么直觉?相信眼镜男会回来找你?你牛,你还真是直觉准了。)

  顽固的人不喊累(你当然不累,我把你伺候的像老佛爷一样,能累吗?)

  爱上你我不撤退(你不撤退,就是把我当成狗腿。)

  我说过我不闪躲 (我他妈什么事都给你挡完了,你当然不用闪躲。)

  我非要这么做(你是非要这么贱!)

  讲不听也偏要爱 (哎呀,真是真爱啊!)

  更努力爱让你明白(无论你怎么努力爱,眼镜男只会明白我把你睡了七年,期间还打过一次胎。)

  没有别条路能走 (你可以选择死!)

  你决定要不要陪我(眼镜男会决定陪你的,陪你一起打炮。)

  讲不听偏爱 (哎哟,真是用情至深呐,好感动人呐!)

  靠我感觉爱(你一个感觉,害了我七年。)

  等你的依赖 (依赖眼镜男,你做梦吧!)

  对你偏爱(你就是贱。)

  痛也很愉快(我看你能愉快多久。)

  因为我本身是做设计的,所以平时也会做一些有趣的事、让她意想不到的事来逗她开心。

  呵呵……真是个笑话!

  再次看着这大屏幕的时候,上面依然滚动着那些不守信用人的名字以及照片,但我此时的内心想法已经完全变质了,我不禁心中感叹,这个大屏幕是专门来揭露那些不守信用的人,而在屏幕出现的人都是别人举报,被证实之后才放出来的,全是不守信用之人。那次求婚,想必就是老天爷给我的提示,我所谓的求婚,其实就是在举报,她就是一个欺骗者。只怪我太愚钝!

  我正站在天桥上看着那个大屏幕发呆,突然她打来电话,哭的稀里哗啦的,说她妈刚刚走了。

  我虽然知道她妈快不行了,但当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还是有些惊讶,没想到走的这么快,一两个小时前她妈还和我说东说西的,这一转眼功夫人就没了。

  我没有安慰她。我也并没有因为她妈的去世而原谅她,或许在她心里,她根本就不在乎我原不原谅她。这一次对我轻言细语的说着每一句话,只不过是为了应付她妈,让她妈在临走前没有遗憾,这样她自己心里就会好受一点。等她妈的事情一过,不知道她又会变一副什么嘴脸。

  我觉得,我还是心太软。

  接到她的消息后,我和她急忙赶去看她妈。

  她妈静静的躺着,她弟和她哭的特别伤心,她爸站在边上一言不发,满脸忧伤。

  她爸说她妈能坚持到现在完全就是因为心中一直挂念着我,想见我一面,所以那口气一直憋着,直到见到我的时候,心里才踏实了,那口气也顺了。

  可能在她妈心里,已经把我当成自己的儿子了吧!

  大家都知道,比如你的亲戚朋友家里有人去世了,都会去吃斋饭。这里的斋饭和佛教里的斋饭不是一个意思,只是同名了,地方习俗,叫法不一样。

  我其实是打算第二天就走,因为我知道,第二天她家一定会来很多亲戚朋友,而她爸也一定会给一些人介绍我是谁,我和他女儿是什么关系之类的。我可不想让她家的那些亲戚朋友误会了,这个人我可不想丢。

  我本来想的是,等她爸先缓一缓,我晚点再跟她爸说我要走的事。

  结果没想到的是……还没等我开口跟她爸说,她就把我悄悄叫到了一边,说她妈的葬礼我就不用参加了,让我明天就走,随便给她爸说个理由就行了,到时候她也会配合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