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6、去她家

  后来我工作也丢了,因为真的没办法静下心来工作,经常性是做着东西就会走神。

  我告诉我爸妈,现在还不想结婚,结婚的事先缓一缓。我没敢告诉我爸妈实情,一是觉得丢人,二是觉得不知道怎么开口。

  我问她闺蜜关于眼镜男的事,刚开始的时候,她闺蜜给我装糊涂,说不知道眼镜男这个人,我说你们都是高中同学,你会不知道,然后我就把有些事给她闺蜜说了,她闺蜜才交代了,不过她闺蜜说很多事她也不是很清楚,只知道点皮毛。

  眼镜男是她高中同班同学,后来出国留学了,两人就分手了。前段时间,眼睛来才从国外回来。

  呵呵,刚从国外回来两人就搞在一起了。

  我也觉得我也挺卑鄙的,我让她闺蜜最好是防着点她,还把日记栽赃到她闺蜜头上的事也说了。

  这些年来,我对她怎么样,她闺蜜也知道个大概。我和她闹出这事之后,她闺蜜倒是不希望我两分手,还劝过她,也安慰过我,让我给她一点时间,说她心里其实有我,至于她对那个眼镜男的情,只是一时被蒙昏了头,相信要不了多久就会明白我对她才是真心实意的。

  我心想,我去你玛丽隔壁的真心实意,就算她真的有一天回来了,我也不可能再接受她了。

  我承认,我一时半会是没办法放下她,但再在一起,几乎是不可能了。除非是我四肢瘫痪,她还愿意来照顾我,或许我会被感化。

  那段时间,我过得非常颓废。天天在家冲钱玩快餐游戏。

  我所有的联系方式,都被她拉黑了。

  我有时候会情不自禁的幻想出她和眼镜男在一起的画面,有说有笑,搂搂抱抱,激情缠绵,裸露相见。

  我多少次想着,不能让那对狗男女就那么的逍遥快活,我要怎么拆散他们,我要怎么报复他们。但当自己冷静下来的时候,又觉得这又何必呢?

  我发现,人有时候就是在矛盾中活着。而我就是一个升级版,在矛盾中痛苦的活着。

  我曾多少次站在窗前,望着窗外,觉得我与地面的距离是那么的近在咫尺,好想就那么跳下去,我可是住在六楼啊!

  我只有在玩游戏的时候,才会偶尔感觉到放松。

  都说时间能冲淡一切,可两个月过去了,我心里还是放不下。我觉得我最多的应该是不甘心吧,我不甘心自己付出了七年却抵不过一个短暂的初恋。

  关于她的事情,我又忍不住去打听,可什么也打听不到。估计她和眼镜男正玩的热火朝天,不想被任何人打扰吧!

  就这么又过了一段时间,有一天突然有个陌生电话打来,我以为又是什么搞推销的,因为这段时间接了不少推销电话。

  我直接把电话挂了,刚挂一会儿,又打过来了,我就接了,没想到是她,她语气很温和的问我还听的出她的声音不。

  我就冷笑了,没说话,心想你就是化成灰我也认得你。

  她又说了一些什么你最近怎么样,过的好不好之类的话……

  我心里很矛盾,想和她通电话,但听着她声音又觉得厌恶,很想把电话挂了。

  我就很不耐烦的问她有什么事,她问我之前在医院那个女的是谁,就是那副总小三,我说她是谁你管不着。

  她也没过多的追问,然后开始给我发好人卡,说我这人真的挺不错的,还给我道歉。后来她问我,假如,她还特别强调了好几次,说是假如,假如有一天她回来找我,我们还有没有可能在一起。

  我当时竟然有一种幸灾乐祸的感觉,心想看来那眼镜男应该对她不怎么样吧?要不然她也不可能说这样的话。

  我说的特别慷慨,我说可能,她说真的吗?我说真的,只是这个价钱可能就不会像以前那么高了,你觉得多少钱一个晚上合适,你先报个价,看我能不能接受。

  ◇酷匠网b正》/版4◇首9发J~

  她好像也没生气,就一直在笑。后来没说几句就挂了。

  过了几天,她又给我打来电话,说她妈不行了,临走前,想见我一面。我刚开始是拒绝的,让她带眼镜男回去不就行了,但她说不行,她妈就是想见我,然后她就一直求我,让我帮她这个忙,还说什么都是她的错,不要牵连到她妈的身上,她只希望他妈能安心的走。巴拉巴拉还说了很多……

  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她越是那样低声下气的说话,我就越是讨厌她。我也听出她话里的意思了,就是不想让她妈妈在临走前留下什么遗憾,她为了让自己心里好受,让我来背这个锅。对不起,我他妈办不到!她既然那么喜欢装,行,那我也陪她装一次。

  我思想开始邪恶了,我要让她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我要让她父母知道,他们有个什么样儿的女儿,我还要让她父母知道,我曾经是怎么真心实意对他们女儿的,怎么真心实意对他们家的,我要让她父母愧疚。

  我要让她知道,她母亲如果死不瞑目,那也是她自己一手造成的,跟我没有任何关系,我只是还原了一个真相而已!

  我要当着她病重母亲的面说出她和眼镜男那段感人肺腑的浪漫爱情故事!

  钱,我可以不要,但,这口气我必须的消。这就是我那一刻的想法。

  所以,最后,我答应了,陪她一起去她老家。

  她妈是真的快不行了,病怏怏的,和我上次看到的时候完全两样。

  我看着她妈的时候,突然发现,我连我自己都快不认识自己了,现在竟然变得这么卑鄙无耻下流,为了报复,没有了下限,曾经那个看着高龄老人蹲在街边卖菜都难受的马仁去哪儿了?

  我事先想好的那些报复性的词语、句子,逐渐在脑子中消失。到最后,关于她出轨的事,我只字未提,因为我真的没办法对这样的一个病人,下那样的口。

  她妈面色苍白,但却面带微笑的和我讲着一些祝福的话,一些感激的话,一些遗憾的话。一个将死之人说的话都是发自内心的,是那么的纯粹,是那么的干净,不带一丝杂质。我看着她妈有一种亲人即将离去的感觉,忍不住眼泪直流。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