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我当时是第一次做那事,所以对于女性那地方的松紧程度,我也不了解。不过我觉得还是挺紧的,就一直没有怀疑过什么,全当她说的都是实话。

  我话刚一说完,她啪的一巴掌扇了过来,来的太突然,让我措手不及,活生生接了这一耳光。她说她没想到我是这种人,竟然会那样侮辱她。她本来想着的是好聚好散,之所以不告诉我实情,是觉得还不是时候。

  好一个好聚好散,不是时候。七年,这个时候还真不是一般的长啊!

  她说这些话的时候,我特别愤怒,我问她是什么时候和那眼镜男又好上的,她没说。

  我琢磨着,孕都怀上了,至少也有一个多月了吧?再一回想那日记,她当时有记载,说眼镜男回来了,但具体没说从那里回来。估计那个时候,她就开始在盘算和眼镜男幽会的事了吧!

  我一想着她和眼镜男上床,一想着她写的那些日记,一想着她对我的态度,我心里就揪心的痛。

  我其实真的想动手打她,但一想着那誓言,我就下不去手。我不是怕违背誓言遭到什么报应,而是觉得,我向她承诺了……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反正就是有一种下不去手的感觉。

  她说这些鞋子衣服她不要了,最后就只要那车和五千块钱。那车是在她名下的,我已经按揭完了。

  你们不知道她当时说这话时的语气,好像觉得她吃了很大一个亏,她只要五千块钱和一辆车是对我莫大的恩赐了。

  我真的当时就笑了,我觉得她真的是又欠打又欠日。

  我说你有脸要吗?你要真有脸要,那我给你,不过你现在得让我狠狠干一次,你要配合的好,我再给你五千。

  她穿的是裙子,连衣裙,裙子的长度很适中,在膝盖上面一点点。她这身穿着,办起事来很方便。她其实不太喜欢裙子,平时都穿裤子,可能想着手术的时候方便点吧!

  我是不是很变态?无所谓了,变态就变态吧!

  当我说完这些话之后,我才发现,我竟然不知道我银行卡在哪儿!

  我平时不喜欢掌管经济,也没那习惯,没钱了,我找她拿。

  我一共就两张银行卡,一张工资卡,另外一张卡平时也没怎么用。没有任何信用卡,倒是经常遇见推销信用卡的,但我觉得那玩意对我没什么用处。

  每次发了工资,她就会把钱转到另外一张卡上,她自己办的卡,她的理由是工资卡不安全。当然,那卡的密码我是知道的。可能很多人不理解,为什么会同意把钱放在她卡上,其实我觉得这真的没什么,可能是我奇葩吧!

  她可能觉得自己受到了侮辱,又扇了我一耳光,骂我变态,还说自己看走了眼,以前还觉得我这个人不错,没想到真实内心是这样的。

  我说我就是变态,可我变态是谁逼的?

  我没给她反驳的机会,强行把她拽进了卧室,推到在了床上。

  我坐在她身上,撕扯着她的裙子,狠狠的一统乱撕,料子比较薄,没撕几下就撕烂了,内衣因为有扣子扣着的,扯不掉,我就给它往上翻。

  我知道这种行为很变态,但我就是控制不住。

  我难道想这样对待她吗?我这样做难道我心里好受吗?其实我越是这样,我心里越痛苦,可我就是控制不住。

  她不停的挣扎,还威胁我,说我这是在犯罪,我要是敢把她怎么样,她会报警,她会告我。

  我怕吗?真的,我当时其实一点也不怕,我心中只有愤怒。

  她越是挣扎,越是不想让我碰她,越是威胁我,我就越是气愤,越是想对她施暴。

  如果人生可以重来,我希望我和她不会有任何的交集。

  我这才发现,强奸一个人不是那么容易的,当然,前提是那个人得反抗,只要一直反抗,真的很难下手。

  我最后把她裙子撕烂脱了下来,内裤也给扒了,她开始哭,哇哇哇的大哭……

  看着她几乎赤裸的身体,我是又气又恨,曾经多少个日夜,我就这样压在她身上,当时是幸福的,再看如今,我却要用这种方式才能解开她的衣,压住她的身。

  她求我,让我别碰她,她现在还怀着孕。

  她要好好给我说,我兴许还会放过她,但她偏偏给我提怀孕这事。我气的牙痒痒,问她眼镜男干她的时候是不是很爽,我干她是不是让她觉得恶心?

  自打大学那次意外怀孕之后,我们每次都要戴套。她对眼镜男倒是好,直接就来了。

  我记不清后来还说了些什么了,只记得她一直在哭,还说了一些什么就算我得到了她的身体,也得不到她的心,我这样做,只会让她更厌恶我……

  她还是不停的拼命挣扎,不让我碰她。我就威胁她,她要再这样,我就弄死她,然后我再从楼上跳下去,自杀!

  ^更5新d最(O快上/=酷|q匠网(

  她可能是被吓着了,立马老实了,躺着一动不动,只是那眼神里充满了怨恨。我没想那么多,脱了衣服裤子,压在了她身上。

  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一次比以往的任何一次都久,没有想射的欲望。

  期间她电话想了几次,因为距离有点远,就没有搭理。

  她依然是一动不动的躺着,我累了,趴在她身上休息一下,然后又继续。

  安静了好一阵之后,我看着她,忍不住问她,我和那眼镜男比,我到底输哪儿了?这七年来,我付出了这么多,难道还不足以感化她吗?

  她不说话,一副很委屈的表情。

  我心里憋屈,就一直逼叨逼叨,她至始至终不说一句话。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她终于开口了,她说她痛。

  我又磨了一会儿,终于完事了。她洗都没洗,直接找了套衣服就穿上了。

  我问她银行卡在哪儿,她给我来一句:不知道。

  我说你什么意思,她反问我刚才是什么意思。

  我说银行卡拿出来,一万块和车是你的,你要现在不拿,一分钱都别想要。

  我本来还想把寄给她妈那五万块的事说出来,但忍了,我觉得一码归一码,我恨的是她,和她家人没有关系。

  她犹豫了下,然后就在衣柜里把银行卡翻了出来。

  我按照之前说的,把车和一万块钱给她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