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总让我等会到了医院就跟着那漂亮女人走就是了,我问是办什么事,副总也不说,只是叫我跟着那漂亮女人走。

  更新i-最快O0上{酷…4匠网1

  那女人也他妈日火,屁都不放一个,就那么翘着二郎腿坐在车上,偶尔还抽支烟。说实话,我有点反感。

  到了医院,我就按着副总说的做,跟着那女的走,副总连车都没下。

  我就问那女人来医院干什么,那女人很高冷,有点瞧不起人的意思,说你们老总私底下没和你说吗?我说没,那女人直接不鸟我了。

  后来我才发现,这女人是他妈来做人流的。

  我当时心里就骂娘了,然后给副总打电话,副总就一个劲的给我说好话,左一个兄弟右一个兄弟的叫,还给我诉苦,说什么他怀疑他老婆跟踪他,他不敢太露面了,让我帮他一下,也就是手术做完的时候,如果那女人晕倒,到时候我扶一下就行了,如果没有犯晕的话,我站一边看着就行了。

  这他妈都是什么事啊?我心里是非常非常拒绝的,但最后还是答应了。

  我不知道大家遇到这种事会怎么选择?前提是那人是你领导,而且还给你说了很多软话。

  我也不知道那女的是怎么想的,竟然同意让一个陌生男人陪她做这种事。人的思想真的是千奇百怪。

  我就保持着一定的距离跟着那女的。

  该检查的都检查完了,就等着手术了。手术是在三楼。

  手术室是在一个很大的大厅里面,大厅里放着几十张床位,是供给那些手术完的人休息的。当然,手术室肯定是隔开了的。

  每做完一个手术,医生就会在手术室门口叫患者的名字,意思是让患者家属去搀扶。家属把患者扶走之后,医生又会叫下一个患者的名字进去做手术。

  医院的生意还不错,床上躺着一些人,凳子上还坐着一些人在等候。

  我哪好意思进去,大部分时间都是在走廊上,偶尔在门口看一下。

  过了一会儿,我就听着医生叫了一个我非常非常熟悉的名字,女友的名字。

  我当时是站在门口的,背靠在墙上,一听着这名字,瞬间打了个激灵,下意识的就往大厅里看。

  不过第一时间没有看到太刺眼的事,只是见角落尽头一个女的死死抱着一个眼镜男,眼镜男是正面对着我,那女的是背面对着我。

  我也得为自己强行扳回一波,看来我也并不是真的爱她,竟然连她的背影都认不出来。

  眼镜男看上去斯斯文文的,用手顶了下眼镜,然后又轻轻拍着那女的头顶,嘴唇一动一动,应该是在说些什么安慰的话语。

  其实多看了几秒之后,我也感觉出来那是女友了,只是我不太愿意相信,我抱着侥幸心理。

  医生似乎也等不及了,催促起来。

  就在那对狗男女松开怀抱,她转过身来的时候,我他妈彻底崩溃了。她也看见我了,相信她也没料到我会在这个时候出现。我这才回想了一下,难怪她今天打了好几个电话问我的情况,这一刻,我算是大彻大悟了。

  我情不自禁的回忆起之前看过的那些日记,再加上此刻看到的一切,两者合并,我……我说我真的有杀人的冲动,你们是不是会觉得我变态?

  变态就变态吧,无所谓了!

  没人能明白我当时的心情,我他妈就像那手术室里刚出来的患者,两腿突然发软,有那么一瞬间,头顶黑压压一片。

  医生又不耐烦了,开始催促。

  我想忍住,让自己不要爆发,毕竟这场合不太合适,闹起来太丢人了,但我他妈也忍不了,忍不了啊,真的忍不了……

  我爆了句粗口,大概说的就是,你他妈个贱人之类的话,声音特别大。我没注意到旁边的人是用什么眼光在看我,我就那么咬牙切齿的死死盯着女友。

  我不知道副总那个小三是眼瞎还是怎么回事,本来她是坐着的,突然刷的下就站了起来,特别生气,说你骂谁呢?

  我没理副总小三,直接冲女友的位置跑了过去。我当时真的很想打人,但还是忍住了没动手,只是砸了几拳旁边的空床。

  在上次日记事件之后,女友觉得我很可怕,说我发起火很吓人,让她没有安全感,她担心我要是再发火会杀了她。然后我就发誓,以后我无论再生气,无论她做了什么,我绝对不会再动手打她。

  我就是因为心中那份执念,所以才没下的了手。

  我内心的痛苦,真的是无法用言语来表达。我一只手抓着那床位的护栏,死死的拽着,死死的拽着,我怕我一松手,我整个人就会散架,软瘫在地上,永世起不了身。

  她现在连看我一眼的勇气都没有,头扭到一边,始终一言不发,我不知道她心中有没有觉得一丝的羞愧。

  我没想过她会解释什么,不过就算她会解释,我这次是绝对不会相信了。

  这是什么地方?这他妈是医院,而且还是人流……问题是陪她一起来做手术的人还是个男人,她就在我的眼皮底下抱着那个男人,两人是那么的亲密无间,还有什么可解释的?

  眼镜男看着自己的心爱的女人……她算的上是他心爱的女人吗?我想算不上吧,我觉得用炮友来形容更贴切一点。

  眼镜男见自己的炮友被另外一个男人凶,估计心里不太舒服,冲我凶,冲我吼,还他妈想宣誓主权不成?我当时真的是想都没想,感觉就是条件反射般,顺手就给了眼镜男一耳光,就跟我当初咂电脑时的心情一样,我有多愤怒,扇那耳光时我就下了有多重的力度。

  原来我才发现,我松开那床位的护栏,并不会倒下,我依然屹立不倒,我还是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脆弱。

  眼镜男的眼镜都被我给扇掉了,不过他并没有弯腰去捡,而是爆着粗口想回击我,我又是狠狠几耳光扇了过去,边扇边说,你他妈是个什么东西,有你说话的份吗?你他妈说一个字,老子就扇你一耳光。

  眼镜男这次学聪明了,我一个耳光都没扇到他脸上,全被挡住了。

  女友嚎了,又是推我,又是吼我,好像眼镜男才是她真正的伴侣,而我……我也不知道我是个什么东西。

  在那一刻,我已经清楚的知道,我在她心中,一文不值,就像屎一样让她觉得恶心。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