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林云夫妻二人岂是什么泛泛之辈?那身影刚一晃过废墟之中,两人便就发觉。赶不及拿取灵位牌,两人急忙一个转身……

  却不料,一女子竟手持利刃突刺而来。

  “嫣儿小心!”

  好在林云身手敏捷,赶在千钧一发际推开嫣儿至一边,而后自己一个巧妙侧身,躲过这凶险万分的一劫。

  “你们是什么人?”手持利刃向林云,只见这女子一脸严峻的问。

  呼,只是让人没有想到的是……

  这女子肌肤胜雪,双目好似一泓清净清水般轻灵。顾盼严峻之下,暗有一番清雅高华的气质,颇有勾魂摄魄之态,让人好生一个不得不魂牵蒙绕。亭亭玉立之姿,比起嫣儿竟是丝毫不逊色。

  想不到竟能在这废墟之中,遇见如此绝色美女?实让人大为惊诧!

  “这句话应该我们问才对。”见这女子来历不明,林云忍不过一个疑惑的问:“你是什么人?”

  “我是什么人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们可知这里是什么地方?”

  只觉这女子好似话中有话,顿然只觉有些蹊跷的夫妻二人,忍不过悄然对视了一眼。

  见林云不说话,这女子继续说道……

  “这里是万肆山庄,不容外人随便闯入。”

  “这位姑娘,我想你是……”

  “少废话。”还不待林云解释,这女子便乍然一脸颜怒道:“看招。”

  说罢,这女子便猛然一个动作,持剑向林云攻去。

  “云?”见这女子似有杀意,忍不过担忧的嫣儿急忙动作起来,欲以联手林云。

  却不料,林云竟是一个伸手示意自己不要出手?

  这女子突然出现在万肆山庄,又不许外人闯入,恐是和万肆山庄有什么关系的人也不一定。祖宗们的灵位牌也都安放整齐,说不定也是她所为。

  故而因此林云想着她应该不是什么坏人才对。

  只是……

  这女子剑法颇妙,招招凌厉,全然不给林云解释的机会。

  “姑娘,请听在下一言。”

  “哼,休想用什么花言巧语来骗我。”

  见这女子杀气腾腾,丝毫未有收手之意。林云撇过一个无奈,轻然一个动作,终欲以出手应对。

  见林云骤然停下步子不再躲闪,直有些古怪,这女子不禁赶忙向着林云当头一剑劈去。

  却不料……

  “啪”的一声,想不到这林云竟空手接白刃,硬是接住了这一剑。

  还不赶这女子有所惊讶,林云便猛然一个用力,硬是强行折断了剑身。

  见林云竟如此厉害,顿然一个心惊不安,这女子连忙后却了脚步,与林云拉开了距离。

  “姑娘,你可知我是何人?”

  “你是什么人,我怎么会知道?”

  见这女子好是不够冷静,站于一旁的嫣儿实在有些看不了下去。悄然一个走近身,忍不住窜进声道……

  “他就是万肆山庄庄主,林云。”

  “胡说八道!”然而大叫着声,这女子却全然不理会嫣儿的话道:“你们以为这样就可以骗的了我?万肆山庄一夜覆灭,听说林云哥哥他虽侥幸逃过一劫,却也自此下落不明。更有传闻说他斗气尽失,武功尽废。若他是林云哥哥,又怎会如此厉害?”

  不知这女子究竟是什么人?听她竟一口一个林云哥哥,只好似跟林云好像很熟的样子一般,这嫣儿顿然没能忍过一个沉闷,暗生起一丝醋意来。

  “那些事说来话长,不过,我确是万肆山庄庄主林云,不管你信也好不信也好。”

  “哼,有何凭证?”

  “能证明在下身份的东西,实在太多。只不过,我又怎知姑娘你是何人呢?听你方才口气,该是认识我才对。可不知姑娘究竟是什么人?”

  %J酷F匠网‘唯一正Z版,%,^/其0"他@都是~盗版

  “若你真是林云哥哥,那你该认识我家兄长。”

  “哦?不知姑娘兄长是?”

  猝然一个眨眼,只听这女子冷着声道出两个字来:“武,吉。”

  乍然一个瞪眼,林云没能忍住一个惊愕的愣住。

  想不到这姑娘,竟是武吉之妹?

  这武家可不是什么寻常人家。有传言说他们早在一千年前就已开始侍奉起万肆山庄林家来,是林家的千年家臣。

  而这武吉,更并非只是一般的家臣。更是和林云一起从小玩到大的铁哥们。

  只是可惜……

  那一晚万肆山庄遭遇大批黑衣斗者暗袭时,林云迫于无力,没能保下庄内任何一人。武吉自然也是不例外,和庄内之人一同惨死。

  “你是武吉的妹妹?武燕?”

  “不错。”

  “那就容易了,既然你是武吉的妹妹武燕,那么看了这个,应该就能让你相信我是林云了。”

  说罢,只见林云骤然一个步子走近了身去。这女子恐林云有所诡计,故而保持着姿态欲以随时应对。

  却不料……

  这林云竟是在自己面前撩起了衣袖?裸露起手臂来给自己看?

  撩起衣袖后,只听林云淡着声问:“如何?”

  见林云并无战意,这女子才放下心来低脸去看。猝然一个瞪眼,却发现林云手臂之上竟有条长长的疤痕?

  “你……”一看到这疤痕,这女子顿然整个人都不一样了起来。只听她吞吞吐吐道:“你真是林云哥哥?”

  “都看到这个了你还不相信?”

  林云臂上的这条疤痕,乃是在很小很小的时候,与武吉兄妹二人一同在山谷间游玩时所意外留下的。故而一看到这条疤痕,这女子就相信了林云。

  而后,微微咽了口唾沫后,这女子竟乍然一个动作拥入在了林云的怀中?

  “林云哥哥……”

  然而站于一旁的嫣儿,却是不禁看的甚是有些憋屈。想不到这女子竟突然就拥入在了自己夫君的怀中,试问作为妻子的嫣儿哪里能受得了?猝然一个噘嘴,整个人都不好了起来,满肚子尽是醋味。可是却又不好说些什么,毕竟林云和她兄长有所认识。

  轻柔一个动作,林云微微推开了燕儿后,轻着声问:“对了燕儿,你不是在我六岁那年的时候,就被你爹送去了白眉山修道吗?怎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