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说林云自玄铁门禁地药池修炼后,一连打通四条正经之脉,一跃至四阶斗气圣天之力。已如当初十六岁那年一般,成为斗界一等一的高手。

  但……

  林云清楚,若要敌对慕容峰此等斗界帝王之人,却还甚是有些距离。故而也并未因此感到满足,一如既往的在药池中继续修炼。

  只是……

  因四阶斗气过于强悍,这玄铁门禁地药池药水的功效,自然也大不如当初二阶斗气那般强烈了。

  因斗气护体,药池药水带来的烫疼之感,明显大不如之前那般剧烈。药水抚遍全身穴位的那一股舒爽,自然也明显不再那么强烈。

  当然不久前还在服用的“百炼凝魂散”,自然也是没了什么用处了。

  “云,如何?”

  见林云下身药池中药浴,闭目而下面色却略有一分不甘,嫣儿忍不住蹲身在一旁问着。

  轻柔一个睁眼,只听林云小着声回:“不行,药浴之感已大不如之前那般剧烈了。看来,这座药池也只能助我恢复至四阶斗气了。”

  “那怎么办?要知道,斗气越上一阶就越难以操持。之后进阶至五阶六阶,应是相当困难才对!如今这药池没了功效,要该怎么办?”

  猝然一个皱眉,只见林云面色略有了些惆怅。

  正如嫣儿所说,这斗气越上一阶就越难以操持。要进阶至五阶六阶,可没那么容易。但是一想到万肆山庄覆灭一事还未调查,这林云就只觉心急。

  然而无奈药池没了功效,也只得无奈走出药池。

  轻然一个动作披上衣衫,只听他淡着声道……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既然药池没了功效,那我也只能继续自己修炼了。”

  “可是,那要修炼到什么时候啊?”

  “不知道,顺其自然吧。好了,既然这药池已经对我没有了什么功效,那我们也不必留在这里了。还是先回去看看吧。”

  “嗯,好。”

  说罢,二人便一同离去禁地。

  然而这大修有成之人,岂止林云一人?

  殊不知后山那头正闭关修炼的慕容峰,多多少少也有了些“结果”。

  此刻,只见他站身闭目,全神贯注于林间。猝然一个瞪眼,还不待微风拂过枝柯凌乱有所平静,便迅速打出一套凌厉掌法。

  真气纵横而出,犹如刀锋剑身一般锐利,直削周遭树木。

  刹然一个收手,只见他停下步子在原地,仰天而去还不待一个片刻,便听他嘶声怒喝道……

  “寒玄真气·九天之怒!哈!”

  猝然,只见道道漆黑真气破地而出。犹如狂风席卷一般大肆周遭一切景物。只一个眨眼的工夫,便搅得整个林子飞沙走石般的不得安宁。

  片刻,待斗气略有平静后,放眼而去才发现,这慕容峰身旁周遭竟乍然成了荒地?更有数棵树木经不住斗气蛮横,而被连根拔起倒塌在草丛之中。

  莫不让人好生惊愕!

  “好,好!”

  见自身斗气竟如此强横,比起当日比武招亲与林云一战时,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没能忍过一个大喜的慕容峰,大笑着声自言道……

  “太好了,终于让我练成了。哼……”说到这,只听慕容峰冷笑一声。随后撇了个阴森眼色后,才又继续自言道:“之后继续深炼,想必定能脱胎换骨,更上一层。纵然上官云赤火神诀雄霸天下,又能奈我何?哈哈哈哈,上官,我们就走着瞧吧?”

  话说那林云夫妻二人离去禁地药池后,已归回玄铁门。可却始终未见慕容峰的身影。

  生性好玩的嫣儿,见林云暂时无事,哪里还能坐得住?

  上前一个动作挽住了林云的手臂后,便娇柔声着说:“云,我们出去走走吧?”

  林云本想拒绝,但一见嫣儿神情妩媚,直让人好生不忍拒绝,便只得低着声回:“好吧,反正斗气已达四阶,暂时也不必那么焦急了。那就陪你好好逛逛。”

  “我就知道,云是最好的。”

  “呵呵,好了,走吧?”

  说罢,便牵着手带着嫣儿欲以离去。

  却不料就在这时,慕容峰竟从后山归了来?

  “爹爹?”

  见是慕容峰归来,嫣儿不禁赶忙松开了林云的手臂走近身去……

  “爹爹,您回来了?”

  “嗯。”

  ~+看N正版%章W…节“$上y酷匠网M

  “岳父大人。”一同走近身去的林云,携着礼数向慕容峰问候。

  “哦,林云啊。”

  “岳父大人突然回来,想必定是大修有成了吧?”

  “哈哈哈,谈不上什么大修有成,只是对于斗气的修为,又稍稍有了些感悟而已。对了林云,前些日子还赶不及向你和嫣儿交代一下,便就自己一个人去了后山,你该不会生我这个岳父大人的气吧?”

  “呵呵,怎么会呢。”

  见两人有说有笑,只好似父子一般,这嫣儿站于一旁,倒是不禁在冥冥间有了些“醋意”。本想调皮的带走自己的夫君林云,然而还赶不及一个行动,却乍然想起了那万肆天决丢失一事。

  而后不等二人有所继续交谈,便乍然窜进了话道……

  “爹。”

  “嗯?”见嫣儿神色浮有一丝冷峻,忍不过诧闷的慕容峰轻着声问:“怎么了嫣儿?”

  “爹,前些日子您不在的时候,有个蒙面黑衣人盗走了林云家传的内功心法,万肆天决……”

  “什么?”猝然一个面色惊愕,慕容峰不禁愣住了神情。

  想自己是何等人物?竟有人敢如此胆大包天,潜入玄铁门来偷东西?

  忍不过惊讶的慕容峰,连忙撇过了脸色向一旁的林云道:“林云,嫣儿说的可是真的?”

  “嗯,是的岳父大人,嫣儿所说不假。”

  “出了这么大的事,为什么不去后山告诉我?”

  “那人武功高强,我和嫣儿联手也都不敌,纵是追了上去,恐也拿不回万肆天决。岳父大人您闭关修炼于后山,小婿想着不便打扰,好在那万肆天决的内功心法,我早已倒背如流。因此便心想着算了。”

  慕容峰也觉林云言之有理。毕竟林云和嫣儿都没见到那黑衣人的长相,要找出这么一个人,实在是比登天还难!

  可是……

  那厮竟敢在太岁头上动土,这慕容峰岂能放得下脸面?

  故而迟疑了片刻后,便向着林云回道:“不管怎么样,那人竟敢来我玄铁门偷盗,我就一定不能放过他。你且放心,我会吩咐下去,尽全力探查。”

  “那,小婿就先谢过岳父大人了。”

  “哎,这是哪的话?你既已是嫣儿的夫君,也就是我的女婿。你的事,自然就是我的事。”

  一听慕容峰这么说起来,顿然没能忍过一个羞涩的嫣儿,急忙挽住了林云的胳膊道……

  “爹,您说完了吗?”

  “呵呵,怎么?你想怎样?”

  “你也说了,他是嫣儿的夫君。你不要老是‘霸占’着他好不好?”

  听嫣儿口无遮拦,没能忍过一个无奈的慕容峰,摇着头道:“你这丫头……好吧,那既然没什么事了,你们俩就自己出去走走吧。”

  “嗯,好。”

  说罢,嫣儿便兴奋着一脸的面色,挽着林云的胳膊直向着堂外走。

  可……

  还没等走上几步,这林云却是不禁停下了步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