彻夜揣测不安不定,次日,林云和嫣儿本想把那黑衣人与万肆天决丢失一事告知于慕容峰。

  慕容峰威名远播,玄铁门又势力广泛,故而因此若是禀之于他,想必定能有什么法子解决。

  可是……

  待到次日的时候,玄铁门门内却依旧不见慕容峰的身影。想必慕容峰已是练功练至激奋,故而因此才多日未归。

  一想到他与上官云一战之约,这林云和嫣儿夫妻二人,便也就没了想要去打扰他的念头。不得已,只能暂且先把万肆天决心法丢失一事放在一边。

  “云,真的没有关系吗?”

  去往禁地药池的路上,嫣儿始终有些放不下心的问。

  “没事的嫣儿,放心吧。万肆天决的内功心法,我早已倒背如流。况且,你爹和上官云之间的战约,也已是迫在眉睫。这个时候,我看我们还是不要去打扰他的为好。”

  “话说这么说没错,可是,那万肆天决可是你万肆山庄家传的无上内功心法,被他人偷了去,若是日后加以修炼,岂不凶险?”

  听嫣儿这么一说,纵然是身经百战而来的林云,也顿然忍不住了一个心生不安。

  正如嫣儿所说,那黑衣人一看便知就不是什么泛泛之辈。恐还是什么大人物也说不一定。若真是如此,待他日后修成万肆天决心法之后,还不知会掀起怎样的一阵腥风血雨?

  然而若是如此,倒也还好。林云最怕的就是,那黑衣人会不会是曾经覆灭万肆山庄的元凶或幕后黑手?

  若真如这一猜测,那恐怕对方真是冲着万肆山庄而来了。因此指不定什么时候,便就会再一次袭来。待那时,自己可就真的危险了。

  可是……

  仅管心中再怎么不安,林云也不想嫣儿为自己担忧。

  故而,便装模作样的回道:“没事的嫣儿,放心吧。你以为我们万肆山庄历代相传的无上内功心法,会是那么随随便便就能练得成的武学吗?万肆天决可是我门万肆山庄的历代祖先,费尽心血而开创出来的内功心法,是没那么容易修成的。况且万肆天决我早已倒背如流,全然已经记在了脑海之中。如今当务之急,是要赶紧进阶我的斗气。否则,即便再怎么深入修炼万肆天决,也是无用。”

  “嗯,那好,那你就好好在药池修炼,其它什么事情都不用管,我会帮你打点好一切的。”

  “嗯。”

  而后去到药池,连一个片刻停顿的工夫都赶不及,林云便就迅速褪去了上衣,光着膀子下身在药池药水之中。

  ~:酷匠|网t首}$发Q

  这血池真不愧为天然药池,露天在林间深处,温度却未有减低。一连五天药浴过后,如今下身其中,却还是一如既往的让人只觉皮肤烫疼。

  不过……

  当药池之水浸遍全身穴位时,与穴位斗气相融汇的那一股舒适,冥冥间也更甚剧烈了起来!

  林云清楚,那是因为自己的斗气,正逐渐强悍。

  好在玄铁门药房之中,有着许许多多对修炼斗气而有帮助的灵丹药草,加上林云逆天的体质和坚强的意志力,终然……

  又在药池之中,一连修炼了个好几日未曾走出。

  这一日,嫣儿又如期的带着饭菜来到了药池。

  来到之时,大半个身子药浴在药池中的林云,正闭目而全神贯注。

  心有担忧之意的嫣儿,忍不过一个担心的问:“云,如何?”

  然而闭着眼药浴其中,林云却没有回应。

  “云?”

  见林云不说话,嫣儿忍不住继续的叫唤。

  然而全神贯注之下,林云却依旧无声。

  猝然……

  就在这时,蹲身于一旁的嫣儿不禁刹然发现,林云竟微微的有了些不一样?

  只见他气宇非凡,微微散着股王者之气。安定面色之下,也暗藏一股气息凌厉,而让人好生不得不诧异。

  刹然一个瞬间,林云不禁猛的瞪大了眼。

  当药池之水完全浸入穴位,与穴位斗气融为一体后,林云顿然只觉药池的烫疼骤然有所降低。

  下一刻,还不待自己有所疑惑,便清清楚楚的感觉到,竟又有了几条经脉被打通?

  “云?”

  见林云颇为古怪,忍不过担忧的嫣儿不禁赶忙追问。

  却不料……

  “嫣儿,快躲开。”

  “嗯?”

  “快!”

  疑惑不定下,嫣儿赶忙窜过了身在一旁。

  而后,还不待嫣儿有所继续追问,便只见林云猛然一个动作,跃出药池于空际。稳落地面草丛时,只见他猛的合掌于胸前,一个气定神闲后,嘶声怒喝道:“万肆天决·斗耀八荒,哈!”

  而后一股蛮横真气便犹如呲着森森白牙的狂风一般,大肆而起在林间,顿然搅得这个林子都好生不得安宁。

  周遭枝柯尽断,叶落纷飞。然而还不待嫣儿有所惊诧,刹然,由身而出的道道蛮横真气,便化为数道飓风狂肆周遭树木。

  只一个眨眼的工夫,周遭四面八方就乍然好像荒地了一般的感觉。

  见树木尽数枯竭,只好似枯木一般。更有数棵大树耐不住斗气强悍,而尽数折断。忍不过一个心惊的嫣儿,连忙低声自言道:“云,你?”

  待真气渐然有所平静,林子也渐然恢复宁静之时,林云忍不住摊开双手在胸前看着。

  猝然一个扬嘴,林云忍不住笑出了声来。

  所谓斗气,乃蕴藏在人体内的一股蛮横精气,若能操持有度,便能以其雄浑内力数倍乃至数十倍。

  但……

  斗气也会成倍的消耗施气者的体力,同时,也极难以操持。

  让林云怎么也都想不到的是,自己在这药池之中不过才修炼了个十余日,却没想到就使方进阶到二阶灵天之力不久的斗气,又在进了阶?

  而且……

  更让人惊诧的是,林云竟一连进了两阶斗气?

  林云曾贵为“天帝”,也是斗气曾为六阶原动天之力的高手。故而对于斗气的操持,比之常人要娴熟许多。

  此刻,林云清清楚楚的感觉到,自己体内的斗气并非三阶玄天之力。而是四阶斗气圣天之力。

  方才那一招,就是他有所不敢相信而特意拿来一试的结果。但,见斗气威力竟如此凶悍,林云就确信无疑了。

  想不到这玄铁门禁地药池,竟还真有奇效?竟能让自己斗气一连进了两阶?莫不让人好生惊愕!

  “云。”见林云已非从前,仅一招就让人叹为观止,忍不住刮目相待起来的嫣儿,连忙走近了身去道:“云,你终于进阶到三阶玄天之力了,真是太好了。”

  然而……

  还赶不及嫣儿一个大喜,却只听林云小着声说:“不。”

  “嗯?”

  “嫣儿,你说错了。岂止是三阶?想不到这药池,竟还真有奇效,竟能让我一跃至四阶圣天之力。”

  “什么?”听林云这么一说,顿然没能忍过一个惊诧的嫣儿,吃惊着面色问:“你一连进了二阶?”

  “不错。我体内已经又打通了四条正经之脉。如今斗气,已达四阶圣天之力!只要不是绝顶高手,已经无人可敌。纵是整个斗界,能胜过我的人也不超十个!”

  顿然没了声,只见嫣儿不禁倾心在了一旁。

  想不到这自己的夫君林云,竟还真有些能耐?

  凭着逆天的体质,能一连在药池中药浴个好几天。如今进阶斗气,竟还一连进了二阶,莫不让人好生佩服。

  要知道,那十二正经之脉和奇经二脉,非随随便便就能打通的了。一般的高手,纵然费其一生心血,恐也都难以打通。

  如今却不料这林云,不但打通了经脉,竟还一连打通了四条?

  又怎能让嫣儿不刮目相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