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体有十四经脉,十二正经和奇经二脉。十四经脉上有三百六十一个穴位和四十八个经外奇穴。

  想不久前林云二度冲破玄关,已是打通了奇经二脉。比武招亲前不久,斗气进阶至二阶灵天之力时,则又打通了两条正经之脉。

  如今还剩下十条正经之脉尚未打通。

  话说回来,这玄铁门禁地之处的天然药池之水,虽滚烫略有蚀性,但对斗气增强的修炼,却也甚是有所大帮助!

  自药池之水流遍全身穴位后,便与蔓延于全身穴位的斗气而相融合。

  渐渐的,林云开始愈发的觉得自己身躯之内的斗气,愈发强劲!

  只是可惜……

  无奈这药池之水,确是让人难以忍受。

  终于……

  药浴第五日的这一天,林云始终还是忍不住了疼痛,而暂时走出了药池。

  见林云走出药池,全身都略有红肿的迹象,守在一旁忍不过担忧的嫣儿,不禁赶忙凑近了身去问:“如何?”

  “嗯,还好。我清晰的觉得,身体内的斗气开始愈发的强劲起来。这血池,果真是个修炼斗气的好地方。”

  “是吗?这就好。不过话说回来,你可真是厉害啊,云。”

  “哦?此话怎讲?”

  “你可知道,当初爹爹他老人家在此修炼的时候,最多一次也只不过才在药池里连续药浴了三天而已。想不到云你,竟然能一连五天都药浴在其中,而不处身。难怪爹爹他会对你如此钦佩了。”

  心爱的女人在自己面前如此大肆的夸赞着自己,试问又有哪一个男人不会为之自豪而动容呢?

  不过说来倒也确是如此。想那慕容峰是何等人物?当初在这药池之中药浴,最多一次也只不过才连续药浴了三天而已。

  想不到这林云竟能靠着“百炼凝魂散”,自身逆天的体质和坚强的意志力,一连药浴上五天之久!也难怪同为斗界帝王,赤帝上官云和玄帝慕容峰都会那般钦佩了。

  见嫣儿如此夸赞自己,忍不过一个自豪的林云,顿然有了些“坏”念头。只见他轻柔撇了个阴笑在嘴边道:“那是,我是谁?我可是你慕容嫣的男人啊!有这点能耐,也是理所应当的吧?”

  见林云略有些口无遮拦,只好似无赖一般的感觉,忍不过一个羞涩的嫣儿,不自禁的泛起了抹红韵在脸颊上。

  “讨厌。”

  见嫣儿娇滴滴的样子只有些可爱,林云只觉顿然的心跳加速。而后淡笑一声,还不待嫣儿回觉过神,便连忙伸手挽住了她的腰直往自己身躯搂来。

  “怎么了?”红着脸,嫣儿羞涩的问。

  “没怎么啊,搂着自己的夫人,难道还有什么不妥的吗?”

  “讨厌。”见林云只好似有些无赖一般,嫣儿忍不过更加羞涩的道:“就知道戏弄人家。”

  而后,便边说着边挣脱开自己的身子在林云怀中。

  可这林云哪里能放的过?

  这慕容嫣花容月貌,长的那是一个清纯靓丽,任任何男子看了都绝不可能不动心。再加上如今自己对她也非曾经那般,确实的已是对她有了男女之情,故而正值青春的林云,便更不可能忍受的了了。

  只见他蓦然又是一个伸手,还不待方才挣脱开的嫣儿走远几步,便就又把她重新搂回了怀中。

  轻柔一个动作,只见林云从背后紧紧的搂着嫣儿。搭放着脑袋在她肩膀上,嗅着她丝丝秀发而散的清香道:“嫣儿。”

  “嗯?怎么了?”

  “你爱我吗?”

  骤然一个瞪眼,嫣儿不禁乍然愣在了林云的怀中。她哪里能想得到,林云竟会突然向自己问出这样的问题来?

  莫不让她一个女孩子家好生羞涩。

  bs酷k匠eW网唯v一C正oW版`),/其他《x都B是X盗\版,

  “为什么突然问这个?”

  “因为我想知道,你究竟是因为爱我所以才嫁我,还是只是因为为了要履行自己比武招亲的承诺?”

  然而说到这,嫣儿却顿然没了声。只见她悄然一个面红耳赤,羞得是手足无措。

  虽说自己已和林云结为夫妻,但却不知为何,冥冥间总觉得有那么一两分别扭,致使她怎么也不敢回答林云,自己确是已经爱上了他。

  “为什么不说话?”

  “啊?”一时慌乱无主的嫣儿,不知所措的随声敷衍了下道:“那个……”

  “没事的,你如实回答就好。纵然你不爱我,我也不会怪你的。”

  这嫣儿本想就这么随声附和着敷衍过去也就算了,但一听林云这么说,并还见他微微有了松手的迹象,生怕他会有什么想法的嫣儿,便再也什么都顾不得了的急忙又拽回了他的双手在腰间道:“不是的云,我爱你,真的。我是真的因为爱上你了,所以才嫁给你的。”

  听嫣儿这么一说,这林云才不禁放下了心来。

  说来倒也奇怪,这一对金童玉女,也可真称得上是一对天生的冤家了。

  想他们二人初次见面时,谁也都不看好对方,谁也都不把彼此放在眼里。然而仅仅只隔了一两个月的工夫,这两人却就彼此浓情蜜意了起来。

  莫不让人好生诧闷,也莫不让人好生羡慕。

  “嫣儿。”紧搂着嫣儿,林云淡着声说:“这几日实在是苦了你了。不如这样吧?今日就到此为止,待明日我再继续修炼。剩下半天,我好好的陪陪你好吗?”

  “真的吗?”一听林云说要暂时放下修炼来陪自己,这嫣儿顿然便就是一个心生喜悦。

  “嗯,真的。自新婚过后这几日,我一直都忙于修炼,故而冷待了你,实在自愧。”

  “没事的云,你只是再忙正事而已,嫣儿理解的。”

  “嗯,没事,反正不管如何,这剩下半天我都不会再‘丢下’你了。”说到这,林云蓦然一个动作松开了嫣儿,而后还不待她反应,便轻柔一个动作牵住了她的手道:“走,我们去逛街。”

  “可以吗?”

  “有何不可?走,娘子。”

  因总觉有愧于嫣儿,故而这大半个天,林云都没在血池之中继续修炼。而是带着嫣儿一同去城内各地逛了一逛。

  直至天灰蒙蒙的有些暗,夕阳西下傍晚悄然来临时,两人才回到了玄铁门。

  不过……

  却依旧未见慕容峰的身影。

  “爹爹还没回来?”

  见已入夜,却还未见爹爹慕容峰归来,嫣儿忍不过一个问道。

  “嗯,想必还在后山修炼吧?”

  “爹爹他常有如此,没事。”

  因明日还要继续忙于修炼,故而逛街归来后,用过晚饭林云便带着嫣儿欲以归去那婚房之中。

  只是,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此刻婚房之中却不“宁静”。

  两人有说有笑在走廊处,正径直的向着婚房走去。

  然而……

  婚房门外,当林云轻然推开木门时,两人却是不禁一同愕然愣在了门口。

  “什么人?”

  没想到婚房之中,竟乍现一黑衣人?见他好似在翻找着什么,林云脱口便就是一个大吼!

  受其惊吓,只见他急忙揣着不知什么东西进了怀中?而后向着窗户便就是一个大跃。

  只可惜……

  “想跑?”

  怒喝一声,林云哪里能眼睁睁的看着他逃走?还不待他翻出身在窗户,便赶忙上前拦住了路。

  一旁看在眼里的嫣儿,见林云出手,哪里还能按捺得住?

  “胆大包天,竟敢来我们玄铁门偷东西?找死……”

  说罢,还不待那黑衣人有所应对,便就跟着上前出了手。只一个刹然的工夫,三人便互斗在一起。

  只是让两人没有想到的是,这黑衣人竟颇是厉害?夫妻二人联手,左右夹击之下,三十余招却都未能制服于他。莫不然人好生惊诧!

  “阁下究竟是什么人?”

  见这厮好生厉害,根本不像是一般的毛头小贼,林云忍不过一个疑惑的问。

  然而蒙面之下,黑衣这厮却无声没有应答。

  “云,别说那么多了,先拿下他再说。”

  “好。”

  轻然一个点头,而后便只见夫妻二人心有灵犀一般,一同向着那厮推去一掌。

  见形势不妙,眼前情形略有插翅难飞之意,那黑衣人一个无奈,竟不闪不躲,向着两人反推双掌?

  只听“啪”的一声巨响,却没想到……

  这林云和慕容嫣夫妻二人合力,与那厮对掌,却还一同被震退了身子?

  刹然,见两人一同没能吃住力,被震退了两三步远。抓着机会,黑衣这厮不禁赶忙一个跃起,翻出了窗户逃之夭夭。

  见那厮脱逃,没能忍过一个气愤的嫣儿,急忙窜去了身子欲以追赶。

  却不料林云竟乍然伸臂拦下了自己?

  “云?”

  “别追了嫣儿。”

  那厮掌力雄厚,独挑自己和嫣儿二人还能不落下风,林云清楚,纵然追了上去恐也难以制服他。因此拦下嫣儿不让追去。

  “那人究竟是谁?”

  “我也不知道。不过,看他掌力如此雄厚,应当不是一般的贼盗才对。”

  “既然你这么说了,那就暂且先放过他。对了云,我们还是赶紧看看丢了什么东西吧?”

  “嗯。”

  轻然一个点头后,夫妻二人便各自翻找在婚房之中。

  说来倒也奇怪,这婚房之中的一些贵重物品,全都摆放整齐,毫无一丝翻动过的痕迹。莫不然这贼盗,对这金银财宝一点意思也没有?

  然而就在林云满心诧闷之时,随后一个片刻,他却不禁愣在了床边……

  “不好。”

  轻声一个自言,林云严峻起一脸的面色。

  想不到自己安放在被褥之下的“万肆天决”心法,竟没了去?莫不然是被那贼盗所偷走?

  “怎么了云?”

  见床边林云似有异样,忍不过疑惑的嫣儿急忙问着。

  “我万肆天决的内功心法,应被那家伙偷走了。”

  “啊?万肆天决?你们万肆山庄家传的内功心法?”

  “对。这下糟了……”

  那贼盗不对金银财宝而动心,却反倒来偷万肆山庄的无上内功心法。冥冥间,只让林云好生不安与揣测。

  想他定不是一般的贼盗才对,但……

  又究竟是何方神圣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