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玄铁门后山之上有一禁地。嫣儿说,禁地之处有一天然“药池”。下身药浴之人,当药池之水融汇于全身穴位时,斗气的修炼便可事半功倍。

  不过……

  虽能有助于斗气修炼,但那药水温度颇高!并还有一定的蚀性。故而因此百年来一直都被玄铁门历代门主设为禁地。

  纵然是慕容嫣,也都鲜有机会能够进入。

  嫣儿说,她以前曾陪同过慕容峰一起去过禁地几次,但却从未下过药池。尽管那药池之水有助于斗气修炼,然而常人却也难以忍受,故而因此慕容峰从不允许她进入。

  嫣儿心想着,林云既已成自己的夫君,那也便是爹爹的女婿了。况且爹爹一向喜爱他,如今亲上加亲,带他前来应也无妨?

  “嫣儿,你所说之处,既是你们玄铁门的禁地,那你不向你爹他请示一下就带我去,真的好吗?”

  走着路,却始终觉得有些不妥的林云,忍不住低声向着嫣儿问。

  “云,不必想太多。你我既已成为夫妻,你也自然就是爹爹他老人家的乘龙快婿了。虽说是百年禁地,不过我想若是你的话,爹他应该不会有什么反对吧?再说了,爹他老人家不是一向都很喜爱你的吗?所以啊,你就用不着担忧了。”

  “嗯,那好吧。”

  “不过,云……”

  “嗯?”见嫣儿猝然一个皱眉,面色略有严峻,林云忍不过一个疑惑道:“怎么了?”

  “其实我倒不担心爹爹他是不是会允许你下身药池……”

  “那嫣儿你担心何事?”

  “我只是担心,你能否忍受的了那药池药浴之苦?”说到这,嫣儿急忙撇过了脸向林云道:“想当初爹爹下身药浴时,每每回到门内不是全身酸疼就是精疲力尽。更还有好几次,都还反倒被那药池之水所蚀,而弄得全身上下都是伤。若不是你急着想要恢复以往,说真话,嫣儿真不想带你过去。”

  之前林云还有在怀疑,怀疑这慕容嫣是不是迫于无奈自己比武招亲的约定,所以才下嫁给自己。

  然而如今却想不到她会说出这样的话,如此的担心自己。不由得让他觉得,这慕容嫣是真爱上了自己。

  见她眼神略有颤动,颇似担忧,林云忍不住停下了身在路上。

  “怎么了?”

  见林云突然停下步伐,嫣儿忍不过疑惑的问。

  却没想到……

  猝然一个淡笑,林云却是不禁伸手在自己的头顶上,轻柔抚摸着道:“没事的嫣儿,放心吧。”

  “好了好了,知道了。那我们现在就去。”

  “嗯……”

  后山之上,林海苍莽,斑驳阳光作证。古朴风情,松涛相伴。华章绵延绿荫下,鸟鸣一声声如旋律。芳草深浅绿如茵,野花簇簇争芳开。

  若非嫣儿所说,林云恐怕永远也想不到,这美妙景色之地,竟会暗藏有助于修炼的好地方?

  然而走过了一会后,林云却突然发觉,方才还阵阵弥漫在空际的花香,顿然便就散了去。代替而来的,是一股淡淡的“怪味”?

  “你闻到了?”见林云乍然有了些不一样,嫣儿忍不过淡着声问了一句。

  “到了?”

  “嗯,这就是药池之水的药味。就快到了。”

  而后,两人便继续一同向着林间深处走去。

  直至终于去到那药池旁后,林云才忍不住一个瞪眼惊诧了起来!这才明白为什么嫣儿会说它是天然药池了。

  只见这药池好似一颇小的小湖般坐落在林间深处。东南西北四方还各长有一棵参天大树!远超周遭一般树木好一大截。

  乍一看,简直就像是上天刻意安排在此的一座好似温泉般的药池一样。而那四方参天大树,更像是守卫在此的四方将领一般。倒也难怪嫣儿会说它是天然药池了。

  只是……

  “这就是药池?”药池旁,浓郁药味之下,林云却没能忍过一个惊诧。

  谁能想到,这药池之水竟是一片深红?乍一看,只好似一集流而成的血池一般骇人。

  “对,这就是药池。因它颜色过红,因此爹爹也常把它叫做‘血池’。”

  “只要下身药浴其中就可,是吗?”

  “嗯。你下身药浴后,药池之水便会自行流遍你全身穴位,与你身躯斗气融为一体,以此增强你斗气威力。只是云,你真的想好了要下身于此吗?”

  “放心吧嫣儿,我林云可不是什么一般人,你这个做妻子的很清楚不是吗?没事的,区区药池,还奈何不了我。”

  说罢,只见林云蓦地一个动作褪去了上衣后,便光着膀子向着血红药池走去。

  想这林云是何等人物?堂堂天帝,岂会被这区区药池所吓住?但话说回来,林云心中却也确是有些不安。

  只因当初自己在万肆山庄时,从未曾接触过这样的修炼方法。也不知这药池,究竟是否真能如嫣儿所说那般,能迅速增强自身斗气?若真能如此,纵然身处地狱而走一遭,那又有何妨?

  猝然一个挺胸,只见林云深吸了口气后,便大步迈入血池之中。

  刹然,便只觉皮肤一阵烫疼。继之而后,便就是一阵药水大肆侵蚀的锥心之痛。难怪嫣儿会说,慕容峰每每从这归去后,不是全身酸疼就是精疲力尽。

  若没有坚定的毅力,在这样一个只好似滚烫狱火般的地方修炼,还真是比登天都难!恐怕常人连片刻也会支持不住。

  不过……

  这林云是什么人?堂堂万肆山庄庄主,曾贵为“天帝”,又怎会被这区区小酸小疼而吓住?

  只见林云强忍疼痛,坚持向着池中央走去。待走入中央后,几乎大半个身子都泡在了药池之中。

  然而就在这时……

  突袭而来的一股莫名直感,却是不禁惊呆了林云!

  当药池之水,轻柔抚过全身穴位时,林云只觉整个身子都瞬间舒爽了起来。

  只可惜……

  还没舒适上一个工夫,便又乍然疼痛了起来。

  想必,这就是玄铁门禁地药池所谓的“功效作用”了吧?

  “怎么样?云?”

  见林云药浴其中,面色略有痛楚,却又时不时的还有一分松散,忍不过担忧的嫣儿,连忙在药池旁问着。

  “还好,感觉还不错。正如嫣儿你所说,我感觉到药池之水,正缓缓抚遍我全身的每一个穴位。”

  更》新=最6快;3上I酷D匠网(

  “是吗?”听林云这么一说,嫣儿才总算是放下了心。只见她猝然一个淡笑道:“既是如此,那你就好好修炼吧。我且回去打点一下,帮你做好了饭菜后再回来。”

  “嗯,去吧……”

  说罢,嫣儿便轻笑着一脸的愉悦离了去在林间。留下林云一人还药浴在血池之中。

  想不到这玄铁门,竟还暗藏着这样一个可供修炼的好地方?虽说区区一血池绝不可能让林云就此恢复以往“天帝”之时的厉害。

  但若要斗气进阶至三阶四阶,想也应该没什么困难才对。

  想到这,林云就忍不住好生的欢喜。哪里还记的得这药池药水的滚烫疼痛之感?

  这之后,少了一家三口的玄铁门,猝然便就变得有些冷清了起来。

  慕容峰在山的那头独身修炼,林云则在山这头禁地之处的药池中修炼。而慕容嫣,则每日都会来到药池,悉心照顾林云的饮食。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